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卅年笔耕不寻常——王方晨创作研讨会在济南召开

作者:欣文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1日  来源:作家在线  

5月8日,由中国作协创研部、山东省作协、济南市文联共同主办的王方晨创作研讨会在济南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莫言分别发来贺词。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山东省作协党组书记杨学锋、济南市文联党组书记刘溪、济南市文联主席张柯等出席,来自全国各地的省内外知名专家学者吴义勤、胡平、何向阳、施战军、王干、邱华栋、王春林、刘颋、苗长水、谭好哲、李掖平、张丽军、张艳梅、房伟、马兵等及新闻媒体代表40多人与会。

会议由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掖平做学术主持,专家学者从作品形式、内容、风格等方面,对王方晨30年的创作进行全面整体研讨,肯定了王方晨的创作成就,并对他未来的创作提出了建议。据悉,王方晨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乡土与人”三部曲《老大》《公敌》《芬芳录》、中短篇小说集《王树的大叫》《祭奠清水》等,曾获《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第16届百花文学奖、《中国作家》优秀短篇小说奖、泰山文艺奖等。作品先后荣登“全国最新文学作品排行榜”、“中国小说学会全国小说排行榜”。

作为国内活跃的60后作家,近30年来,王方晨执着于乡村文化探索,在乡土文学领域独树一帜,其所建构的文学“塔镇”世界,业已成为中国当代乡土叙事中的一方地标性艺术建筑。与此同时,他在城市文学领域的耕耘也收获颇丰,由乡而城,以人为核心,以文化为灵魂,带有很鲜明的道德倾向,唤醒的是时代日渐缺失的乡土记忆。近年,他先后创作了以《大马士革剃刀》《世界的幽微》为代表的济南老实街系列小说,以虚构的老实街映照了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所面临的困境,以开放的世界的眼光审视济南,从而赋予了济南更鲜明而具现代性的文化意味。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在贺词中说,王方晨的写作“深深植根于中国乡野,同时,又由乡野的复杂经验出发,力图抵达对人的现代、乃至后现代境遇的洞察和想象,他的乡土叙事与中国现代以来的乡土叙事传统有一种紧张关系,他独调别弹、孤身犯险,行于乡野而怀先锋之志。”

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在贺信中指出,王方晨“能够准确地把握当下农村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对新一代农村人的心理体察入微。他的小说,其实已经很难用‘乡土’限定,他写的是超越城乡的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揭示了当下中国巨大变化中人的精神的丰富层面。”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在发言中说,王方晨对文学创作的态度是纯粹的,写作就像一个长跑运动员,在青年作家里,王方晨几乎是耐力最好的运动员,他把文化的东西和人性结合起来,在作品中注入了人性内涵,使作品有了一种对人性的、对文化的理解。

山东省作协党组书记、作协副主席杨学锋认为,王方晨的作品让大家在现代城市中,重新找到亲切的村子。在王方晨这里,乡村记忆不仅存在于古老的乡村,还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城市,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小区、每一条街道、每一间办公室。

此次研讨会,既是对王方晨近30年来文学创作的梳理和总结,也是对王方晨创作前景的展望。中国作协原创研部主任胡平认为,王方晨摆脱了很多现成的观念,能够发现世界和人类生存本身的荒诞和非理性,甚至把文学作为哲学来看待,所有写作都关乎人的存在,书写人性、文化和现代人的生存困境。由于他的世界观和哲学底色,使得他由乡村题材向城市题材转变的时候毫无障碍,不需要重新适应。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说,王方晨30年来有一以贯之的东西,即对文学圣徒式的虔敬之心,她欣赏老实街系列讲古说书的风格与古典风致的句式,认为在王方晨的叙述当中齐文化、鲁文化都有所体现。王方晨对中国传统文化优秀成分的吸收,奇谲的句子和玄幻的妙想,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发表了王方晨创作“三体论”,从体量、体认、体面三个方面,细致分析了王方晨的创作30年来的变化,认为他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孩童,永远带着一种审美好奇心,这种审美好奇心使他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细节,甚至自己过去看不到的那种细节。随着年龄增长,王方晨渐渐产生了与这个世界的和解之心,由过去关门式的封闭、试探,而到现在的完全敞开,开始变得通透、苍劲,拥有了一颗宽悯之心,使得他的写作有了真正的“中国范”。

《小说选刊》副主编王干认为像王方晨这样的恒星式的既有耐力又有爆发力的作家不多,他的《大马士革剃刀》是一篇具有多重意义上的小说,把他真正变成了国内一线作家,小说的出奇之处在于,他把市井小说、一个老实街的故事放在今天城市化、国际化、现代化的进程中的大背景中进行书写。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邱华栋认为王方晨创作的张力巨大,大量地涉及到乡村、小镇和城市的作品,建立了跟中国非常传统、人文、文化、伦理的隐秘的关系,内心里有一个地域性的强大的东西在不断地生长,令人想到美国的福克纳。

山西大学教授王春林从乡村地理学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王方晨建立了塔镇和老实街两个文学根据地。评论家刘颋则认为,王方晨是一个纯粹的小说家,他的文字干净和内敛,信息密度很大,句子非常结实,感觉王方晨在写作的时候是一手拿着解剖刀,一手把着一只显微镜,呈现出了人们都没有意识到、忽视了的或者没有看到的心智、心念。

 

来自山东本土的评论家也对王方晨的创作发表了高见。青年评论家张丽军认为王方晨对生命的疼痛感、人性的黑暗、历史深处的探寻的探索,来源于中国乡土文学的传统,有很强的国民性的批判地传统。青年评论家张艳梅认为,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历史还是现实,无论是新老市民、新旧农民还是知识分子,王方晨的写作都带给我们一个对文学视野不断打开的过程。

新近调至苏州大学的青年青年评论家房伟则从王方晨的短篇小说创作进行分析,认为王方晨还是一个小说的文体家,他的老实街系列在写法上表现为先锋与传统的一个结合,在内容上实现了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的突进。青年评论家马兵主要谈了王方晨济南故事的写作,认为王方晨的老实街故事里面再次让我们看到了一座城和它的性格之间的关系。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