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迟子建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周国平 可爱的骨头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何建明:我要写下真实的历史

作者:魏雯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2日  来源:沈阳晚报  

何建明:我要写下真实的历史

何建明:我要写下真实的历史

12月13日,是我国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著名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一书也于近日出版。

这部近60万字的著作是何建明用一年时间完成的。与现存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学作品相比,何建明在创作中更关注事件的全面性、客观性和分析性,既有“被害者”的亲述史,也有来自日军及“第三者”的说法。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通过邮件采访了何建明,他说:“只要没有人写它、没有人把这一历史事件的真相写好,我就必须去写。这就是我的全部写作动机和缘故。”

“没人写出真相,我就必须去写”

在何建明的创作计划中,原本没有《南京大屠杀全纪实》这部书的名字。当时,正在南京进行另一项采访工作的他,偶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朱成山希 望他能够写一写“南京大屠杀”,“之前有一些作品,但都不全面。”“如此重大事件没人全面地写过,那是绝对不行的。”何建明说,他立即更换了创作任务,全 力进入“南京大屠杀”的采访、准备与写作。

我的内心非常清晰,只要没有人写它、没有人把这一历史事件的真相写好,我就必须去写,”何建明说,“中国现在暴露出的许多复杂问题,包括国民素质的低劣、与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把真实的历史写下来或者写好。”

关注对事件本身的分析性

作为为首个国家公祭日的献礼,《南京大屠杀全纪实》较一般的报告文学作品而言担负着更为艰巨的社会责任:铭记国耻,让历史的伤痛与教训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是何建明对自己作品的要求与信心。

在此之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学作品屈指可数,有徐志耕、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哈金的《南京安魂曲》,拉贝的《拉贝日记》等,何建明认为自己的作品 与它们都不同。“我更多关注它的全面性和客观性,还有对事件本身的分析性。所谓全面性,就不能站在"被害者"一个方面的视角去看待和处理情节及内容,而我 既写了"被害者"亲述史,更多的是日军口中及"第三者"的眼见、口述及经历的"南京大屠杀"。

书中涉及大量翔实史料,包括死难者亲友的控诉“呈文”,日军当事人的日记文稿,当年南京外籍人士的报告,国际社会上的报道资料等。用多元的视角记录“南京大屠杀”,也突破了以往同类作品视角的单一性和局限性。

沈阳晚报、沈阳网:与您以往的作品不同,“南京大屠杀”不仅话题敏感,而且内容沉重,在写这部书的过程中,你都遇到过哪些困难?

何建明:我创作纪实作品已经几十年了,几乎什么样的题材都写过,创作困难对我来说基本不多。这部作品的困难,主要是时间紧和距离事件本身的时间太久远了 一些。当我下决心写这部题材重大而又很多人一直在“摆弄”的老题材时,不仅要与众不同,更需要真实地呈现当年日军侵华时如何屠杀我民众。这需要真本领。

沈阳晚报、沈阳网:《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突破了以往同类作品中视角的单一和局限性,但面对卷帙浩繁的多方历史资料,您如何取舍?

何建明:报告文学最大的文体要求,就是它所叙述的内容必须是真实的。像“南京大屠杀”这样的具有国际影响的、又一直在中日两国之间形成很不同认识的历史 重大事件,真实和客观是我需要最重视和把握的。我接触和掌握了很多日军自己口述和回忆的东西,这部分我认为是日军大屠杀最有说服力的史实,我甚至根本不想 作任何改动的想把它原封不动的搬到我书里。但不行,只能挑些“精肉”留着,“鲜活的”、“独家的”为第一选择条件。

沈阳晚报、沈阳网:每年这个时候,南京大屠杀都是热点话题,但国人对这一历史事件的真实了解其实不多。在 “普及历史,铭记国耻”这种效果上,您这部书能实现多少?我们从这一历史惨剧中应当吸取哪些教训?

何建明:告诉你一个数据,我在写“南京大屠杀”一书最后一章时,用了一万多字写了对南京大屠杀的深刻思考与分析式结尾,尤其是需要提醒当代国民和未来国民的那些带有在民族性和国民性方面需要彻底改变的“毛病”章题为“十问国人”。成书前,这部分内容发在我的博客上,当天就有75000多人次点击阅读;新浪网将这“十问国人”发在微讯上,一天中300多万人次转发和阅读。我想这就是一个说明。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会有百万册的销售量,有亿万人的读者。我相信我自己的作品的影响力。

沈阳晚报、沈阳网:您如何看待近几年国内不时掀起的“抵制日货”运动?

何建明:抵制日货一类的事,我认为并不是什么高明和聪明的做法。我并不是特别赞成,至少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最高超的方法,相反显得有些低劣和小 气。“南京大屠杀”问题上中日之间的分歧并非抵制几天日货就能解决的。让一个犯罪的国家低头,靠不买他们生产的东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沈阳晚报、沈阳网:您如何看待目前充斥电视屏幕的“抗日神剧”以及网络上对这些神剧的吐槽?

何建明:现在“抗日神剧”太多,太假。把日本人描述得个个都笨得很、凶恶得很,而中国军队、英雄们都非常了不起。如果真像电视剧上的情节安排和结果,我们的抗日战争就不需要那么持久、那么艰辛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