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三重门 何建明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张翎:《阵痛》诠释女性的另一种“勇敢”

作者:姜潇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1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为所爱的人和事业英勇献身是一种勇敢,为所爱的人和事业卑贱地活下去,也未尝不是一种勇敢,甚至可能比前一种更需要勇气。”

▲作家张翎。(资料照片)

 

张翎笑称自己并不是很红的作家,甚至“连浅粉色都不算”;而事实上,作为为数不多的海外华文女作家之一,张翎已有多部作品在国内产生过不小影响。

2010年,冯小刚导演的灾难巨片《唐山大地震》带动新的票房奇迹,该片即改编自张翎的中篇小说《余震》,随后她又改写出版了长篇小说《唐山大地震》。

同年,张翎的另一力作、一部描写海外华工悲惨淘金生活的小说——《金山》,获得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奖,曾引起一时轰动。

近年来,张翎与另两位活跃于国内文坛的女作家严歌苓、虹影并称海外华文女作家的“三驾马车”,她的作品逐渐引起评论家的关注和读者的喜爱。

旅居加拿大近30年,今年,张翎又带来了她的新作《阵痛》,以鲜明的女性视角,讲述女性在灾难中承载的历史力量。该书一问世,因契合时代话题和历史思考,即赢得了广泛关注。

“女性”是绵延家族的精神火种

“三代女人,生在三个乱世,又在三个乱世里生下了她们的女儿。男人是她们的痛,世道是她们的痛,可是她们一生所有的疼痛叠加起来,也抵不过天塌地陷的灾祸中孤独临产的疼痛。”

小说《阵痛》,以女性在灾难中生育为隐喻,将女性的生命疼痛与历史创痛纠结在一起。小说描写了从1942年到2008年,三代身份、际遇迥异的母亲,历经了抗战、文革和“9·11”等重大历史事件的磨难,折射人世的风波险恶和生命的无常无奈,更彰显了母性洞穿一切苦难困窘的坚韧不拔。

如果说《余震》的背景是天灾,《阵痛》的背景则是人祸。和《余震》有相似之处,张翎认为,《阵痛》也在探讨人在面对灾难时的疼痛与无助感,同时,“更强调了女性视角。”

“在灾难中死了很容易,活着却很艰难。”张翎认为,“灾难面前的男人是铁,女人却是水。男人绕不过沟沟坎坎,不是断了就是碎了,女人却能把身子挤成一丝细流,穿过最狭窄的缝隙。所以,活下来的是女人。”

在以往男性作家为主导的历史题材小说中,呈现的大多是轰轰烈烈地“改造世界”或“革命史”,缺失个体精神尤其是女性的声音。而近些年,以严歌苓、张翎为代表的海外女作家,逐渐脱颖而出。从严歌苓的《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再到张翎的《阵痛》……她们跳出以往移民作家对那些异域传奇的叙述偏好,开始书写女性并解读女性,甚至深入到家族史、社会史的深处,开掘对历史与人性的思考,探索女性个体的生命轨迹。

“母亲家族的那些坚忍和勇敢的女性,充盈着我一生写作灵感的源流。”张翎告诉记者,“在《阵痛》中我颠覆了自己过去几十年里对‘勇敢’一词的定义:为所爱的人和事业英勇献身是一种勇敢,为所爱的人和事业卑贱地活下去,也未尝不是一种勇敢,甚至可能比前一种更需要勇气。《阵痛》里的女主人公引领着我进入了对这一词汇的新解读。”

张翎说,在今天,女性的社会角色和作用越来越丰富,“金丝雀”也好,“女汉子”也罢,其实都是一条长线的两个极点,而中间的宽泛地带中,还存在着千姿百态的女性生活状态,都值得作家深深地去挖掘。

“我用文字抢救记忆”

“谨将此书献给我的母亲,我母亲的故乡苍南藻溪,还有我的故乡温州——我指的是在高速公路和摩天大楼尚未盖过青石板路面时的那个温州,你们是我灵感的源头和驿站。”在《阵痛》的创作手记里,张翎写道。

故乡是很多华裔作家笔下故事的发生地,浙江温州则是张翎多部作品的灵感源泉。

如果说“乡愁”一直是海外游子的精神和情感归宿,那么今天的“乡愁”却有了不同的含义。旅居加拿大近30年,张翎感言:“如今的故乡不再是我们脚踩上去的那片土地,早已消失在现代文明的旋风之中,是一个仅存于记忆中的概念。”“作为一个小说家,我能做的就是把它以文字的方式永存下来。”

张翎说:“我写关于故土的小说,与其说是在书中消解乡愁,倒不如说是想和现代文明做着堂吉诃德似的抗争:现代化进程对人文地貌和乡情的蚕食速度太快了。也许,我只是在徒劳无益地抢救记忆。”

有人向张翎提出,她笔下的中国不像中国。张翎回应:“故土家园在每一个人心目中的轮廓和印象都是私人化的、无法复制的,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版本的家国,所谓‘像不像’其实是个伪命题。”

在吸收本土与异质文化双重养分的经历下,作为在海外用华文创作的女作家,张翎感到,她“一直处在一个‘既在场又缺席’的尴尬状态,对故土家园的观察就像用‘第三只眼’在做解读。”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