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三重门 何建明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张翎:作家有保存故土的担当

作者:路艳霞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05日  来源:北京日报  

图片1

《阵痛》 作家出版社 20143月出版

 

电影《唐山大地震》原作小说《余震》的作者张翎来北京了,此番她是因其长篇新著《阵痛》而来。张翎不像是从异国他乡赶来,来到新书发布会现场的她,更像是串门。那是一种能安静读书、淡然写作而流露出的质朴和自然。

 

如果说《余震》带给了读者一种心痛,那么《阵痛》还是写痛:家国之痛,女人之痛。这部小说描写了从1942年到2008年,三代身份、际遇迥异的母亲,经历了同一种形如铁律的宿命,由此折射并概括了历史的风云变幻,人世的风波险恶,生命的无常无奈,和足以洞穿一切苦难困窘的母性的坚忍不拔。张翎说,为了这本书,她曾在法国巴黎、中国温州采风,并花了14个月创作完成。

 

57岁的张翎,故乡在温州,这次写作对她而言就像是回到故土的历程。我外婆一生有过十一次孕育经历,最后存活的子女有十人,这在那个儿童存活率极低的年代里,几乎可以视为奇迹。作为老大的母亲和作为老幺的小姨之间年龄相差将近20岁。张翎说,她外婆的6个女儿多多少少秉承了母亲身上的坚忍,母亲家族的那些坚忍而勇敢的女性们,充盈着我一生写作灵感的源泉。

 

《阵痛》也是张翎再次为她的三重身份做出的一番独特注解。像我这个年代出生的人,肯定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老人,但肯定也不再年轻,我们这一代人被历史毫无商量余地地放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在张翎的眼中,这个位置说得好听一点,可以说承上启下,说不好听一点,就是夹心面包

 

但也正因为如此,张翎从中获得了三重身份:聆听者,亲历者,倾诉者。聆听老一辈人讲乱世,讲苦难,亲历曾经的动荡岁月,而现在她不仅是倾诉者,更将聆听者和亲历者的角色集于一身。但关于这三重身份,张翎坦率地说:我很难去写当下的生活,站在山里看不见山,还未到尘埃落定的阶段,所以总写以前一段时间的经历。就像写唐山大地震,看起来和现在隔得很近,但也有三四十年了。

 

张翎欣赏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克莱齐奥所说的一句话:离去和流浪,都是回家的一种方式。她显然是这位离开故乡而钟情于写故乡的作家的知音。离去和流浪,他是指离开故土,回家的一种方式,他是指写作。他其实是说,人回家的路途有很多种。张翎说,她印象中的故土如今已成为童年的记忆,想要回到童年记忆中的故乡,只能靠写作,我作为一个作家,有保存记忆和故土的担当,最好的方法就是写作。

1IMG_4481

张翎《阵痛》首发式现场

1IMG_4486

著名作家张翎

长篇小说《阵痛》简介:

 

《阵痛》,是电影《唐山大地震》原作小说《余震》的作者——旅居加拿大的温州女作家张翎的最新长篇力作。

 

《阵痛》描写了从1942年到2008年,三代身份、际遇迥异的母亲,经历了同一种形如铁律的宿命,由此折射并概括了历史的风云变幻,人世的风波险恶,生命的无常无奈,和足以洞穿一切苦难困窘的母性的坚忍不拔。

 

从上官吟春到孙小桃、从宋武生到杜路得,这个家族的女人,血脉里似乎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浙南藻溪乡的年青女子上官吟春,被日本鬼子凌辱后怀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十冬腊月,孩子临盆,在山洞里,上官吟春用石头砍断了胎儿的脐带,生下了孙小桃。却意外发现,孙小桃竟然是大先生的亲骨肉。孙小桃长大成人,读了大学。大学里,孙小桃爱上了越南留学生黄文灿。正值越南战争,黄文灿提前回国。时局动荡飘摇,险象环生。孙小桃和母亲躲避在家,腹中的胎儿却不合时宜要来到这个世界。母亲请人找来靠边站的右派谷医生,只来得及准备一盆开水、一把剪刀。死去活来的痛苦中,孙小桃产下私生子宋武生。长大后的宋武生到美国留学,为了生存,为了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嫁给了她并不相爱的杜克。本来不想要孩子的宋武生,意外怀孕,唤醒了她的母性。怀着一份愧疚,武生独自到巴黎度假。忽然接到杜克打来的电话,巨大怪异的噪音里,只听到杜克断断续续的声音:我这一辈子,都爱你…… 只爱过你一……晚上的电视新闻一直重复播放着:两架飞机一头扎进了纽约的世贸大楼,烈火和浓烟遮暗了曼哈顿的天空。武生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挣扎着叫了一辆出租车,裹着斑斑血迹的床单,痛苦中将这个没有了父亲的孩子,生在了路上,取名杜路得……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她们,不约而同走上同样的一条路。

 

三代母亲不同寻常的情感和孕育经历,三次传奇般的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痛苦生产磨难,串起70年人间的悲欢离合。生育的阵痛是暂时的,而苦难的时代带给生命的磨难,又让人看到生命的艰辛和柔韧,让人看到女性的隐忍以及隐忍之下的力量。

 

三代女人,三次阵痛;女人的痛,也是家国之痛。天塌地陷中,男人无处可寻,却是柔弱的小女子,跪着躺着撑起了一天一地的支离破碎。

 

三代女人,生在三个乱世,又在三个乱世里生下她们的女儿。

 

男人是她们的痛,世道也是她们的痛,可是她们一生所有的疼痛叠加起来,也抵不过在天塌地陷的灾祸中孤独临产的疼痛。男人想管,却管不了;世道想管,也管不了。不是男人和世道无情,只是他们都有各自的痛。

 

女人的反抗只有一种姿势,那就是隐忍。女人从昨日逃到今天,从故土逃到他乡,可是她们却始终无法逃脱宿命套在她们身上的镣铐,她们注定了要世世代代在孤独中经历生产的阵痛。

 

然而,上帝是公平的,给所有历经苦难而屹立不倒之人以生的希望,无论她经历了怎样的苦楚。

 

《阵痛》俨然一部女人版的《活着》、中国版的小姨多鹤

 

小说语言温婉细腻,故事曲折动人,极富感染力。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精彩之作。

 

张翎简介:

 

图片1

 

作者张翎,浙江温州人。198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后就职于煤炭部规划设计总院任英文翻译。1986年赴加拿大留学,分别在加拿大的卡尔加利大学及美国的辛辛那提大学获得英国文学硕士和听力康复学硕士学位。现定居于多伦多市,曾为注册听力康复师。

 

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在海外写作发表,代表作有《余震》《雁过藻溪》《金山》等。小说曾多次获得两岸三地重大文学奖项,入选各式转载本和年度精选本,并六次进入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其小说《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1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首。根据其小说《余震》改编的灾难巨片《唐山大地震》(冯小刚执导),获得了包括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和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在内的多个奖项。其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国际上出版发行。

 

好书抢先看,京东预订:http://item.jd.com/11410416.html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