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崔国发:散文诗需在艺术拓展上下功夫

作者:崔国发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4日  来源:文学报  

纵观新时期散文诗坛的几次大的腾跃,越来越多的诗人,具有强烈的文体意识、创新意识和探索意识,他们一直拒绝平庸,张扬个性,孜孜不倦地追求着散文诗艺术拓展的可能性,对提高散文诗质量有诸多启示。

诗性的领悟与坚守。诗性是散文诗鲜明的标识。从文体本质特征而言,散文诗是诗的一翼,它与自由诗、格律诗共同组成诗歌大家庭。滕固说:“散文诗是诗中的一体,有独立艺术的存在,也无可疑。”(《论散文诗》)西谛也指出: “散文诗仍然保持有 ‘诗的精神’”,其“诗的情绪和想象丝毫没有消失掉”。(《论散文诗》)著名诗评家谢冕则认为:“散文诗与其说是散文的诗化,不如说是诗的变体。” (《北京书简》)这是因为它散文其外而诗其内,诗与文是貌合而神离的。当代著名散文诗人耿林莽在 《散文诗:抒情的深化》中说:“散文诗本质上是诗,是由诗所衍生的一个新的文学品种,或者说,是它的变体,因而,对于诗的若干认识,也适合于散文诗。”邹岳汉在论述散文诗的基本美学特征时指出: “判断一篇作品是不是散文诗,首先要从诗的角度着眼。因为散文诗是散文形式的诗,它的本质是诗,而非别的什么。”(《略论当代中国(大陆)散文诗的发展趋势及其审美特征》)从以上所引,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散文诗的诗性化要求是由其文本属性所规定的。因此散文诗人必须对诗性领悟与坚守。有鉴于此,“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所提倡的“大诗歌”理念,提出不要过于拘泥于以往所争论的散文诗是不是诗的身份问题,不要在意自己的散文诗是分行的写作还是不分行的写作,自由诗与散文诗都是诗的范畴。这种包容性与开放性使得散文诗的发展有了温厚的诗性土壤。

体式的创新与探索。尽管散文诗要求对其诗性的坚守,但就其艺术体式而言并非不可变易。反之,如果固守散文诗的既有模式,抱残守缺,定于一尊,将不利于适应对繁复的现代生活的把握与丰富情感的表达,不利于激发作家的创造活力与创新精神,不利于散文诗文体的优化与拓展。对散文诗新体式的探索,其作用也因此显得举足轻重。许淇就是一位执著于体式探索的散文诗大家,他创造的“词牌体散文诗”,在古典词牌中注入现代意识与现代观念,融入诗人的主体体验; 他的“城市交响”、“城市意识流”在散文诗题材的探索上具有拓荒的意义; 他的 《掀开世界画册》 在扩大散文诗艺术空间方面,亦有探石问路的作用。耿林莽的杂文反讽式散文诗,如《愚公移须》、 《“戏说”的戏说》、 《有朋……》、 《儒者小引》 等诸篇,引入杂文的因素,运用反讽或调侃的手法,在“野”的散文诗试笔上独辟蹊径。西川的随笔式散文诗(诗文录),他的长篇散文诗《致敬》、《厄运》、《鹰的话语》、《近景和远景》、《现实感》、《南疆笔记》等,在探索散文诗的可能性上可谓异军突起,别具一格,所憾的是没有引起散文诗研究者的重视。王家新也是一位散文诗体式的创新者,尽管他本人更愿意把他的散文诗叫作“诗片断”,诸如《反向》、《另一种风景》、《游动悬崖》、《变暗的镜子》,也许受到法国诗坛“居住在闪电里的诗人”勒内·夏尔的影响很深。再读读灵焚的 《意识流,在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时间与空间的自如转换,物质与精神的相互交渗,生命与存在的神圣临盆,爱情与才情的同一共生,自由与他由的形上消解,现实与梦境的率意走动,让我们在这章力作中充分领悟到思想的承载力、灵魂的感召力与艺术的创造力。灵焚先生不愧为一位散文诗变革者、维新者,从 《情人》 到 《女神》 再到这篇“意识流”,“破天荒”的新质,在一种勇敢的“尝试”中揭开了散文诗的新纪元。

异质的涉取与变奏。散文诗以小说、散文、诗歌、音乐、绘画、戏剧等艺术和现代派表现手法丰富自己,已成为散文诗作家和评论家的共识。异质的介入不仅不会引起散文诗的排异反应,文体之间有益因素的寄植所带来的创作观念、内容、语言、技巧等方面的革新,有利于营构散文诗与其他艺术门类多元共生的新格局。昌耀的诗集中有许多散文诗篇章,诸如 《街头流浪汉在落日余晖中遇挽车马队》、 《纪伯伦的小鸟》等,耿林莽先生在品评昌耀的散文诗时,指出昌耀散文诗宽松自由的独特风格,昌耀“是诗与散文诗统一论者,强调其诗性之有无而不强调形式上的差异和文体归属; 他是内容先于形式,思想重于技巧的内容形式统一论者。首先是灵魂受震动,然后才有歌吟,才有使歌吟的灵魂 ‘达到更高的审美层次’ 的追求”、“他的经验,值得某些忽视内容、忽视生活体验与思想追索,仅仅在技巧上下功夫的散文诗作者借鉴。”(《散文诗评品录》)耿老一直倾向于散文诗的多极发展,他对昌耀散文诗如此推崇,表明他对散文诗更开阔的视野的期望,以及对异质的涉取与变奏的认同,因为它从根本上有利于散文诗的健康发展。陈东东的 《词的变奏》,有99章皆从一个词·名词出发派生诗情,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新颖的意象组成,别具一格。阳飏以日记形式写出 《青藏旅行日记节录》,创设出一条散文诗的新路径。黑陶诗的散文美,阿信散文诗的牧歌意绪,均是散文家或诗人在创作散文诗时对异质的兼容与变奏,从而使散文诗凸显出更为宽广的胸襟和审美价值向度。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