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余中先:等待贝克特的路上,遇见萨冈的“忧愁”

作者:傅小平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13日  来源:文学报  

 

 

 

 

余中先,1954年生,浙江宁波人。《世界文学》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毕业,曾留学法国,在巴黎第四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长年从事法国文学作品译介工作,翻译介绍奈瓦尔、克洛代尔、阿波利奈尔、贝克特、克洛德·西蒙、阿兰·罗布-格里耶、昆德拉等人的小说、戏剧作品三十多部。获法国政府授予的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余中先给自己设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一般情况下,他不做经典重译。这让他在对经典孜孜以求的法语文学翻译界显得颇为另类。你也很难把他与某位特定的法语文学大家联系起来,就像柳鸣九之于萨特、马振骋之于蒙田、周克希之于普鲁斯特、郭宏安之于波德莱尔和加缪,如果要做这样的对比,与他的名字相连的会是“新小说”派之后的作家,如果要有具体的指称,就是以知名的午夜出版社命名的“午夜”作家——菲利普·图森,让·艾什诺兹……

当然这并不是说余中先从来没有翻译过为国内读者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家的作品。实际上,在他的众多译著里,有萨缪尔·贝克特、米兰·昆德拉、阿兰·罗伯-格里耶等大作家的位置。但他翻译的这类作品,在他们的众多作品里似乎不是那么显眼。很显然,他在这一方面的翻译带有补白的性质,而他破例翻译十九世纪之前的法国经典作家,比如狄德罗和奈瓦尔,也同样是一种补白。

就像你可以猜想到的那样,余中先的“边缘”选择,关乎他独特的翻译理念。在他看来,经典作家的作品一再重复翻译是一种浪费。“依我看有四五个译本就够了。现在出版社觉得哪些书好卖就跟风翻译,很多经典作品都有十五六个译本,结果是让读者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哪个译本好。”与此同时,对已经成为经典因种种原因没能在国内走红,或尚未成为经典但非常优秀的作品,却明显翻译得不够。“只顾着重译经典而不去开拓新的领域,这使得我们对不少作品的价值判断明显有误,漏了一些该译的作品而没有译。”

这些“该译而没有译”的作品,就包括克洛代尔的《缎子鞋》。“这部作品在法国戏剧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堪与莎士比亚的剧作媲美。在法国,克洛代尔也是一位很重要的戏剧作家,他还有着深厚的中国渊源,正是他开了法国作家写中国的先河,后来的马尔罗、谢阁兰、圣·琼·佩斯等对中国有浓厚的兴趣,来到中国居住,并且在作品中写到中国,无不受到他的深刻影响。但他作为剧作家的身份,相对比较小众;他信仰的天主教,不太能得到国内读者的认可;他作为慈禧太后时期的外交官,也易于被简单理解成法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利益代表,这都注定他在中国只能是小众作家。”

因为没有已被“奉为经典”的先例可循,余中先需要放出自己的眼光去筛选、判断。“选择作品可以坚持经典的标准,也可以持畅销的标准。对我来说,主要还是遵循文学的标准。也就说,这部作品在文学的意义上好不好,有没有站得住的地方。还有就是,这部小说或这个剧本未来有没有可能进入文学史?”在余中先看来,每个时代有符合每个时代特点的作品。尽管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话题,但文字底下所包含的人对生活的认识、感悟等是共通的。“比如‘等待戈多’这样的现象,要是在18世纪,人们不会认为它是经典,等到人们进入了20世纪,经历了一战、二战,发现世界本来就很荒唐,这样的作品就自然而然成为经典了。所以,在判断作品的价值时,需要我们透过表面的东西,看到它的实质性内容,它的文学价值到底多高,这样就不至于错失可能的经典。”

事实上,余中先选择翻译萨冈的《你好,忧愁》时,就体现了精准的判断力。这是他第一部正式发表的译作。那是1988年去法国留学前,出版社找到他,问他能不能翻译萨冈的小说。“他们给了我好几部萨冈的小说,我翻了翻,就独独选择了这一本。”小说出版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引起读者的关注,近些年却渐渐被大众广泛接受,成为中国非常知名的法国文学作品。“这是一个大众接受的问题,它的作者是一位19岁的女作家,里边展现的情景在当时的中国还并不存在,或者说不是一个普遍现象,但是近些年当我们有了‘80后’、‘90后’这样的一代时,才发觉书中的很多内容都会令人感同身受。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而作品在不同的时代也会有不同的反响。”

长年译介法国当代文学,使得余中先对此有特别深入的理解。“如果是较多从事法语经典文学研究和翻译的专家,他们对法国新小说派和荒诞派之后,或说是1968年之后的法国文学就不怎么了解了。我因为做这方面的翻译,我自己任职的《世界文学》杂志,也特别关注法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进程,这样自然就多一些认识和体会。”余中先说,法国文学当前正处在一个平稳发展的阶段,“目前没有公认的大师,也不存在大的文学流派和文学运动”。

但法国作家标新立异的传统始终存在。在余中先的理解里,“标新立异”比“浪漫”更能代表法国当代文学的特点。“眼下大多数法国作家都不喜欢别人说他‘像谁’,因为他们喜欢拥有个性。有一类作家,像维勒贝克、贝格伯德等,就特别喜欢‘搞出些事儿来’,他们专挑尖锐的社会问题揭露和批判。更多的是另外一类作家,他们研究叙述过程本身。他们热衷于对于文学形式的探索,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与结构表达出对于世界独特的感受。我个人比较偏爱这一类型作家的作品,因为他们往往构成真正文学史发展意义上的坐标。”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