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韩石山:读不同版本书有助于温习旧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6日  来源:辽沈晚报 李爽  

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韩石山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他的一生,是从读书开始,也可以说是从读书中走过的,如今已是六十好几的人了,眼见得的前景,怕也会在阅读中走完生命最后的途程。

韩石山表示,人们一谈起阅读,总是说多么有益,多么愉快,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总觉得褊狭了些,事实上,不完全是这么回事。阅读有不同的层次,不同的需求,并不是所有的阅读都是有益的,所有的阅读也不必都是愉快的。
 

对于深奥有趣的书需要品读
 

韩石山说:“无益的阅读不说了,就是有益的阅读,也不能说全是愉快的。过去科举时代,小孩子背《论语》,可以说是愉快的,还有的业师,要求小孩子背《说文》,怕就不能说愉快了。就是我们大人读书,也不能说都是愉快的。比如从事研究的人,读专业书,尤其是那些过去年代的专业书,有的是文言,有的说不定还是外文,能说是愉快的吗?要说是不愉快的阅读,也可说是一种慢读,一种品读。更多的情况下,说品读,或许更容易理解些。”
 

读不同版本书有益“比较阅读”
 

韩石山说:“我读书,愿意刨根问底,竭泽而渔,还喜欢讲究个版本。举个例子吧。胡适的书和写胡适的书,都是我喜欢读的,写胡适的书里,华文出版社出版的,我最喜欢。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唐德刚著《胡适品述自传》和《胡适杂忆》一出来我就买了,也读了。那种小三十二开的本子,看着不怎么舒服。2005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的这两种书,开本大了许多,装帧设计讲究,一见就买了,内容较华文社的版本也多了些,前面有唐的题词,后面还有附录。买下又看了一遍。版本好些,看起来也舒服多了,感觉似乎也不一样了。”“前年,我随文化代表团去中国台湾,结识了一位台湾文化界的朋友,托她帮我买书,在她报来的书单里,有唐德刚在台湾远流出版公司出的《胡适口述自传》和《胡适杂忆》,我很想看看台湾版与大陆版有什么不同,便买了。这样,我的书房里,这两种书就各有了三种不同的版本。台湾出的是繁体字,内容也更详实。看繁体字的版本,感觉又会不同。”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阅读费时费功,难说多么的愉快,但韩石山却认为,读不同版本的书,对旧的知识是一个温习的过程,还可以从中获得更为深入、凝练的思考,汲取不同的营养,让人获得“比较阅读”的体验,所以对他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用“不愉快阅读”获得新的感悟
 

韩石山说:“前段时间,有本书叫《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美国学者杜易强著。过去,国内出的《西南联合大学校史》我是看过的,这回再读,我看得很慢、很严肃。一是注意史料上有什么新的发现,再就是注意,对那些我们几乎有定论的历史事件,这位美国汉学家,有什么新的看法。”

在韩石山看来,杜易强对西南联大校史的研究还是很周密的,也是相当客观的,写法上有许多独到的地方。比如他不怎么做概括的叙述,而是用生动的情节,一步一步地推进事件的发展,让事件的意义,在事实的叙述中自动地显现出来。这样的写法对于写人物传记,很有借鉴作用。

韩石山告诉记者,这些日子,他在读台湾出版的《手植桢楠已成荫——傅斯年与中研院史语所》,读得很深、很苦,甚至可以直接用不愉快来形容。两个月过去,才读了大半。

大陆出版的傅斯年的书,韩石山几乎都读过:“比较发现,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且不说对傅的评价如何,单就文风来说,差别也很大。我们的作家学者,喜欢给事情以评价,而这本书的作者,总是切实地叙事,在叙事中,足见传主的品格,亦可见作者对事情的看法。这样的写法,似乎更容易让人接受。”

韩石山感慨,阅读看似平常,却可以养心怡情,砥砺品质。阅读点亮人生这句话,我已经用大半辈子来践行了。“不愉快阅读”这个提法很好,有创建、有新意,若是可以通过阅读参透书中深意,“不愉快”一点又何妨? 记者 李爽

韩石山,当代作家,曾任《山西文学》主编,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主要成员。现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长期从事小说、散文、文学批评等门类的写作,近年来潜心于现代文学研究,有“文坛刀客”之称。

韩石山为本栏目题字。
 

读者提问“用笔来敦促阅读和思考”
 

辽沈爱书人俱乐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当下,网络和快餐文化为我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阅读平台,而对于年轻人来说,应如何安心把书读进去?

韩石山:不同的人根据阅读能力的不同,可以选择不同的阅读方式,我并不反对网络阅读,但要看读的是什么内容。有的东西可以愉快的阅读,也就是翻阅或快阅,有的则需要慢慢消化,苦读,甚至“不愉快的阅读”。若所有的书,都是大而化之地翻一下,就失去了读书的意义。另外,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无论对哪个年龄层次的人,找到自己喜爱的书,才会读得更好。

辽沈爱书人俱乐部:有些书自己知道必须要读,但就是读不进去,这样的情况如何是好?

韩石山:可适当做书评或读书笔记,用笔来敦促阅读和思考,如能形成习惯,必然奏效。

辽沈爱书人俱乐部:在您看来,什么样的书可以称之为好书?什么样的书翻翻即可?

韩石山:通常来讲,好书就是某一方面的大师写的书,几十年都会有很多人去看的书,比如说《水浒传》。那些只图消磨时光,“赏心悦目”的书,可以浏览一下就过去的;还有些书,尤其是那些乱人心性的书,一定要从家里清除出去,甚至焚毁。

辽沈爱书人俱乐部:您读过的书中印象最深的是哪本?可以推荐一下吗?

韩石山:不同的人对读书有不同的需求,若综合考虑,我建议对文史有兴起的朋友,读读唐德刚先生的《胡适口述自传》和《胡适杂忆》,这两本书要是没读过,就太可惜了。另外,张昌华《百年风度——文化名人的背影》,建议大家读一下。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