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行者:虚构的力量

作者:李静宜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7日  来源:文章来源  

 

《对话别廷芳》,写的是一个真实的历史内容,我觉得特别感兴趣的一点,他显示出来实际是一种虚构的力量,就是显示出了行者这种形而上思维的优势。因为我觉得他在这部小说里面,他实际上找到了一个现实与虚构、历史与当下这样一个很巧妙的一个契合点。我觉得他一旦找到这个契合点的时候,他会怎么写怎么舒服。在这个巧妙的框架下,他把他一些所要思考的东西很自然,很从容地塞进去了。包括他对国民自治的思考,对土匪产生渊源的思考,对乌托邦的思考,对种种体制,包括个体与集体等,种种矛盾的思考。因为这样的一个框架,我觉得这个小说也变得很好看。另外我觉得,这个小说还有一大亮点,他借助这样一个很好的构思,他能够让别廷芳这样的历史人物,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眼前,就好象他还坐在我们面前一样。其实写历史人物,让他活灵活现是非常难做到的。一般像传记,它往往是以人物命运,以史料为主线。但是这部小说,他其实显示出的是一种小说的优势。就像我正好昨天跟何弘在一起,也探讨过,你说这个小说,如果你从正面来写这个历史人物,你肯定也写不新,很难把它写活的。但是他通过这样一个对话的形式,就好象他来到我们的跟前来了,其实我觉得这种构思也是非常难的。就像刚开始,你看最初的构思,你会觉得它好象有点很单薄,就是说搬个小凳子,戴着眼镜,感到好象是这种构思有点牵强。但是你不这样也很难构思,但是他慢慢把这个眼镜去掉了,把凳子去掉了,然后再往后就是用一个字代替,就是“行”,或者是“别”,慢慢地你忘掉了开始的那个形式,最初那个,作者编织的那个形式你忘掉它了。你感觉到就是三个人在对话,你一下子就进入了历史的生活,而且又回到了当下。我看的时候,我就感觉别廷芳就是很活灵活现的一个人物。所以你会感觉,这个历史人物真的是活在你跟前了,不是死了,是走在你跟前了。 

而且我看这本书以后,对我特别增加一个信心。我觉得在当下,小说有一种衰落的命运,然后这个小说,你依然能够感觉到虚构的力量,感觉到虚构还是有它很强大的一面。你感觉通过虚构,还是能够表现出一种现场亲历的画面,小说显示出了一种虚构的力量。我觉得,你说他是,刚才有一些专家说他是随笔,或者是史料什么之类的东西,事实上它怎么会可能是一种纯史料的西呢?它还是一种虚构的东西,是一种小说的东西。通过这样一种构思,这样的人物对话,把过去那种史料的东西,活现在人们跟前了。我感觉它还是一部小说,而且我觉得是构思比较成功的小说。 

另外这个小说他显示出了行者作为小说家的一个功力,他对人物刻画的功力,把人物复杂的内心,多重性格,很准确、很到位的一种把握。还有就是对符合人物性格语言的那种很准确、很到位的把握。我觉得别廷芳的语言还是很符合他的人物性格的,还是很鲜活的。所以由这一部作品,我也相信,行者在积了这么多年的写作经验,他会进入一个写作更从容、更自在的一个境地,从而也能够更进一步向创作出伟大的作品靠近。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