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16岁的神童,40岁仍在绽放

作者:张 晴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3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家邱华栋近影

年轻的“老作家”

邱华栋16岁开始发表作品,18岁出版第一本小说集,19岁被武汉大学中文系破格录取。之后,长篇小说及各种作品不断问世,至今已有60多种,500多万字,多部作品被翻译成法文、德文、日文、韩文、英文、越南文发表和出版,曾获得上海文学奖、山花杂志文学奖、老舍长篇小说奖提名奖等10多次,真可谓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年轻“老”作家了。

有条古训说:“16岁的才子,20岁的明星,30岁的老不死。”意指多数像他这样很小就开始写作成名的新星们,在经历短暂的闪耀后,最终不可避免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悄然消失了。 

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朵花,邱华栋今年才刚刚开花,正值男人最华美的季节。
  

邱华栋2008年底出版的长篇小说《教授》,以极具震撼力的现实主义手法对当前高校学术腐败的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揭底,被著名作家刘震云誉为“一颗重磅炸弹”。
  

邱华栋的作品,一向都很现代、时尚、前卫,给人的印象是,他非常擅长于现代城市题材的书写,把名利场上光怪陆离的景致和那些被欲望纠缠的各色人类,塑造得惟妙惟肖,比如《化学人》、《社区人》、《鼹鼠人》、《时装人》、《蜘蛛人》等等。
  

随着长篇小说《戴安娜的猎户星》的出版以及后来的“中国屏风系列”三步曲:《贾奈达之城》、《单筒望远镜》、《骑飞鱼的人》,却使他的目光和笔锋,十分平静地从当下热热闹闹的现实生活,转向了清冷寂寥的历史,转向了异质文化,以历史上存在的真实人物和事件为原型,展开了他多方位的关于历史和文化差别的想象。尤其是“中国屏风系列”3部长篇新作,同时出现在2007年的图书订货会上时,成为了那次订货会一道亮丽的风景,不仅引起了评论界的高度注意,就连国外汉学家们也表示了极大的兴趣。有评论家欣喜地指出:

“一向惯于描写当下的城市生活的邱华栋,在这3部作品中对自己的写作来了一次非常漂亮的成功转型。”
  故乡,带着他走向超越
  

邱华栋出生在新疆,幼年和少年时代,随着父亲几乎走遍了新疆。
  

谈起新疆,邱华栋说:“新疆很大气,阳光的气味清新、冰凉,空气干燥。人们的性格粗犷豪放,不拘小节,个个都是肉食动物。正是因为新疆是我的故乡,它才带给了我写作的性格,就是那种新疆大地的大气、开阔和苍茫,粗犷和忧伤的气质。”
  

长篇小说《戴安娜的猎户星》,是他的第一部转型作品。整个写作的缘起,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戴安娜的传记中有关新疆的那部分描写,激起了他对自己幼年和少年时代在新疆生活的回忆。
  

为了创作这部小说,邱华栋回到了故乡。
  

在新疆,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哗与嚣噪,邱华栋开始挖掘他一直深埋于心底的宝藏,他在那些宝藏中,尽情地回忆着、眷顾着、热爱着、留恋着,于是就有了他作品中那纯美雪山的起舞和戈壁奔腾的鸣响,他对古老的冰川、冰谷、雪山、冰岩构成的世界,反复咏叹、吟颂,对新疆中亚地带独有的炽热阳光、肥美草甸、枯黄戈壁、怡人绿洲以及大地上的气味、颜色及声音,也都给予了浓墨重彩的描摹,字里行间,无不对家乡充满了深深的迷恋,倾注了浓浓的情感。
  

是故乡,把他带进了沉静,带进了安宁的思考,同时把他的创作凝重地带向了自我超越的新旅程。
  

当年,他的《正午的供词》,就被评论家认为是“当代小说的最新成果以及中国文坛看到的希望”,多年过去了,他用他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一再印证着评论家们曾经对他充满希望的预言。
  

在与邱华栋谈及他良好创作状态的原因时,他说:“心态特好,过着小康的日子,更重要的是写作有严格的计划。”
  

在谈到创作激情与活力是否会枯竭的问题时,邱华栋哈哈一笑说:“告诉你吧,我现在脑子里经常转的,还有几部长篇小说以及其他很多的杂著,比如我对电影、建筑、文学史都很感兴趣,都有写作的题材等着我。我能很清楚地看清自己——我也就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我还没有写出我自己理想的书来,所以还要继续写。有的人一辈子写一本就成了,也许我很笨,需要写20本才行。我希望自己越写越狠,而不是越来越温和。”
  

记者、编辑,优秀的作家
  

邱华栋在创作上500多万字的累累硕果,基本上都是在工作之余完成的。他的一系列作品,在文学备受冷落的今天,依然保持着骄人的印数和发行量,尤其是《正午的供词》被博库图书网站购买了电子版权后,大家吃惊地发现:邱华栋还是一位深受年龄层更低的网民们欢迎的青年作家。
  

现任《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的邱华栋,曾在《中华工商时报》当记者,后又在《青年文学》杂志任主编。
  

在谈及记者、编辑工作对他创作的影响时,他说:“从事记者、编辑的经历,对我的写作帮助特别大。记者多么的敏感和快捷啊,记者生涯对于我走上现在的文学道路非常重要。我在《中华工商时报》工作了12年,学会了观察眼下迅速变化的中国社会,也一直秉有当年做记者时候的那种客观性和良知。我现在小说风格的形成,和我当记者多年养成的对信息的搜集也有密切的关系。”
  

大家都知道,记者是一个风里来雨里去很忙碌又比较张扬、躁动的职业,在当记者期间,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浮躁。在每周完成一块版面的记者工作后,他便利用业余时间进行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及大量散文、诗歌的创作。后在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他每天要看大量的稿件,即使如此,他依然雷打不动地利用晚上和节假日写作。除了工作和创作,他还要通过大量的阅读为自己学习和充电。总的说来,他工作、学习、创作,一样也没耽误,却样样都做得出类拔萃。
 

 究其原因,他是一个很会管理时间的人。
  

一般情况下,作家们给人的印象,都是一定要搞乱生物钟去熬夜,如此这般,仿佛才能实现“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的宏愿。
  

而邱华栋的作息时间却非常有规律:他该睡觉睡觉,该跑步跑步,该陪家人陪家人,上班、写作、看新闻、看VCD、听CD,天伦之乐,样样都不耽误。尤其是他没有沾染烟酒的恶习,更没有昼伏夜出的嗜好,他疼爱老婆,孝敬父母也是好样儿的。
  

真正有魅力的还是书籍
  

邱华栋在20多年的创作中,一路闪着光走来,书籍,始终伴随着他的脚步。他边走边读书,边读书边观察,边观察边发现,边发现边创作,边创作边读书。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中,一个修养扎实、积累丰厚、敏锐智慧的作家就炼成了。
  

关于阅读,邱华栋首先强调说:“阅读是写作的触媒,一个作家必须读书,一个好作家一定是读大量书的人。阅读和写作的关系特别深,我的写作灵感都是在阅读过程中产生的。”
  

在谈及阅读对他的影响时,他说:“我9岁就开始看《红楼梦》、《三国演义》,然后看大量的戏剧,读古诗。所以16岁发表作品,18岁出第一本小说集。大约五年级的时候,我已经读完了四大名著中的3本:《西游记》、《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而且全是古文。我半懂不懂,连蒙带猜地读完了它们,有些地方还配合着小人书。”
  

邱华栋在写作时,总是首先要准备材料,进行大量的阅读,他每天除了要浏览大量的报刊和书籍外(包括刘震云一套4本的《故乡面和花朵》那样的长篇巨著),还要坚持看当代外国文学的原著,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吸收了丰盈的外国文学作品的营养,他对卡尔维诺、索尔·贝娄、罗兰·巴特等都颇有研究,他可以信手拈来许多优秀的外国作家和作品,并指出他们的风格、特点、流派及优劣。他认为在人类已经进入到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如果还不能以一个世界性的角度来关照当代文学的话,那他的创作将毫无疑问会有极大的局限性。
  

在谈及平常主要读什么书的问题时,邱华栋说:“我主要读文史哲的书,其他类型也有一些,文学书我看得很快,我相信,真正有魅力的还是书籍!”
  (摘自2009年11月《人物》)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