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郑彦英: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值得关注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9日  来源:新浪读书  

郑彦英: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值得关注

2010年11月23日,“坚守与突破——2010中原作家群论坛”在郑州举行。百余位河南籍作家、评论家齐聚郑州,讨论在当今全球化、网络化的背景之下,文学该往何处去等议题。河南省文联副主席,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发言,称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成为中国文坛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之一。

郑彦英: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值得关注

   以下为发言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作家评论家朋友们:

  下午好!

  首先,我代表河南省文联、河南省作协、河南省文学院,向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作家评论家朋友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此刻,我们汇聚在黄河之滨,共商和研讨河南文学,这是继1996年在北京召开的“河南新时期小说创作研讨会”,和1999年在河南新乡召开“河南文学高端论坛”之后,又一次全国性的重大盛会,这是河南文学界十年一逢的盛事和幸事!这种历史性的盛会对河南及全国的文学界都产生过重要而持久的引领,相信此次论坛更是如此。借此难得的机会,向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就河南文学的总体发展情况作一汇报。

  

视频:郑彦英解读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
来源:新浪读书
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中原文学曾经创造过无与伦比的辉煌,有为中国文学奠基的先秦时期,有带领中国文学走向自觉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有群峰耸峙的隋唐时期,有八方风雨会中州的宋金时期。但在宋室南迁以后,中原文学陷入空前的低谷,直到五四前后。

从“五四”前后中国新文学的发端到40年代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第一个时期。这一时期,河南文坛尽管涌现出了徐玉诺、曹靖华、冯沅君、师陀、姚雪垠、丰村、赵清阁、于赓虞等优秀作家,但他们基本都在外地发展,河南文学基本上处于自然生长状态,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总体来说位置并不靠前。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文革”结束为第二个时期。这个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河南的文学人才得到了组织,从外地归来的姚雪垠、苏金伞等,从外省来豫的于黑丁、何南丁、王大海、庞嘉季、郑克西等,在河南本土奋斗、成长的徐玉诺、李蕤、栾星、冯纪汉、赵青勃、李準、吉学沛、乔典运、徐慎、张有德、段荃法等,在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掀起了一个文学创作的高潮。这个时期河南的文学创作与我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关系极为紧密。如李准、魏巍、刘知侠、叶楠、白桦、吉学霈、张有德、郑克西、南丁、段荃法、徐慎、王绶青等作家写出了与中国社会政治生活比如抗美援朝、农业合作化问题密切相关的作品。作品的主题具有较强的政治性、时代性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特征。

“文革”以后的新时期则为第三个时期。这个时期,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文学也进入了解放繁荣的新时期。在由此开始的30年里,河南老中青几代作家共同努力,独立意识和艺术创新精神渐次增强,文学创作出现了新的高潮,各种文学样式都有了长足发展,河南一举成为现代乡土文学和社会历史小说重镇,其创作与理论实绩和队伍阵容日益为中国文坛重视。这个时期,中原作家群开始壮大起来,其主体阵容是这一时期出现的一批小说家,张一弓、南丁、乔典运、段荃法、徐慎、张有德、张斌、郑克西等五十年代的作家重操旧业,而众多年轻作家则相继涌现:有乡村走向城市的作家以叶文玲、张宇、田中禾、郑彦英、周大新、阎连科、刘震云、张兴元、侯钰鑫、孙方友、墨白;有从城市走向乡村又回到城市的作家如李佩甫、杨东明、齐岸青、王钢等;同时还有相继从大学毕业的具有“知识分子写作”风格的作家如行者、李洱等;还有以清史系列小说名扬海内外的二月河等一批历史小说作家。这些不同背景的小说家不仅拓宽了河南文学创作的题材范围,而且风格多样,异彩纷呈,留下许多重要且饶有意味的话题。

“文学豫军”这个概念被全国文坛广泛接受,文学豫军成为中国文坛一支活跃的劲旅,发生在十九、二十世纪之交。这个时期,文学豫军的“中原突破”成为中国文坛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之一。就河南新文学的整体发展来看,中原作家群是在改革开放的30多年间真正崛起的,其主要标志是一大批小说家的不断涌现、小说创作的全面繁荣。

新时期以来中原作家群的小说创作大致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整个80年代,即新时期。随着改革开放大潮开始的思想解放,带来了文学艺术的春天,河南的老作家重新焕发青春,青年作家不断涌现,以乡土变革为主要表现内容的中短篇小说出现了发展繁荣的大好局面。新时期文学发端,张一弓以直面历史的勇气和严肃的现实主义精神,率先冲破一些题材禁区,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南丁的《旗》开创了反思文学的先河。接下来,张有德、乔典运、田中禾、二月河、李佩甫、张宇、郑彦英、杨东明等都不断有佳作问世。河南作家在以描写农村生活见长的基础上,不断拓宽作品的题材范围,乡土和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河南作家以其十年如一日的踏实和大气象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

第二个阶段即20世纪90年代。这个时期,经过中短篇小说创作锻炼的一批作家,拥有了充分的生活和知识积累,开始进行长篇小说创作,并逐步拓宽作品的题材范围,乡土和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就,“文学豫军”开始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如1999年《羊的门》出版,成为当年反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被评论家认为“20世纪的中国文坛将因这一部小说而画上一个有力的‘豹尾’。”还有以长篇历史小说名闻天下的二月河。以对乡土政治文化进行深入剖析的张宇,以写商业时代灵魂救赎故事为特色的郑彦英,等等。

这批作家有各自突出的特点,也有较为接近的中原风格——就是关注现实,其创作深深扎根于中原土壤和中国现实。这个特点,使河南作家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有了明确的艺术追求,他们以强烈的现实感和深厚的历史感为基调,把艺术创新与内容厚重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造就了河南作家在新时期以来的辉煌。还有,就是他们对中原历史文化资源的重视和反省,通过书写这种厚重的文化精神,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90年代以来,一批青年作家脱颖而出,在全国文坛引起了较大反响。如李洱、墨白、行者、韩向阳、陈铁军等。与80年代开始活跃的那批作家相比,90年代开始创作的这批青年作家,有更为自觉的创新意识和文体意识,能够在全球化的视野下重新审视现实和历史,大胆拓宽作品的题材范围,艺术表现形式也更加多样化,在艺术创新上有很大突破,完成了再出发的准备。如李洱的长篇小说《花腔》出版后,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许多评论家认为,《花腔》是新生代作家走向成熟、修成正果的标志性作品,是新世纪以来中国长篇小说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李洱的另一部长篇小说《石榴树上结樱桃》,得到文学界内外的持久关注,在德国翻译出版后广受好评。墨白一直进行着对现代叙事的探索,他用现代叙事深刻反映中国的社会生活,他的小说,被批评家普遍认为,“为当代小说的叙事学和社会学提供了研究的母本”。

第三个阶段即进入21世纪之后的这段时间。这个时期,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批作家成为河南文坛的中坚力量,同时一批青年作家开始崭露头角,河南小说创作风格和题材更趋多样化,老中青三代作家俱有精品力作问世,中原作家群不仅活跃在河南本土,在北京和全国各地都有豫籍作家活跃的身影,至此,中原作家群以其健全的梯队、宏阔的活动空间和广泛的影响,而为全国文坛关注认可。

世纪之交,河南又有一批年轻作家在小说创作上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使文学豫军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梯队,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如邵丽、乔叶、傅爱毛、蔚然、南飞雁、陈麦启等,他们对于现实的关注和表达各有千秋,在个人经验的表达和当下新的生活元素的使用上已经做得很好。他们以其实力获得国内多种重要的文学奖项,作品入中国文学的各种排行榜,或被译介海外。

在文学的责任意识和信仰的支撑方面,老一代作家为年轻作家做出了榜样。如70多岁的作家张一弓,退休后像年轻人一样,凝聚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写作,创作了长篇小说《远去的驿站》、长篇纪事文学《阅读姨父》等佳作。作家田中禾退休以后,用十年左右的时间静心、凝心完成了两部长篇小说《父亲和她们》、《十七岁》,于2010年发表和出版。河南老一代作家把写作作为一生的事情,给年轻作家带来大气的真正属于文学的影响,也给商业时代不景气的纯文学赢得了尊严。

多年来,河南省文学院有一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当有优秀的长篇小说出版,都要召开研讨会,创设学习、交流的气氛与平台。宗旨是:不仅研究这一个作家的作品,而是要把重要的文学问题、文学现象引向深入,使所有的参会者拓展视野,在未来的写作中获得借鉴。在刚召开不久的田中禾长篇新作研讨会上,年轻的作家感慨于老一代作家的精神力量,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和压力。还有河南文艺评论家协会组织的各种文学研讨、讲座和对话活动,为大家提供了交流与思考的机会。这种良性互动的习惯促成了河南文学发展的良好氛围,极大地鼓舞了一大批青年作家的创作热情,也形成了老中青几代作家共创河南文学大业的繁盛局面。

除此之外,还有一批活跃在京城的豫籍作家,如宗璞、周大新、刘庆邦、朱秀海、阎连科、刘震云、邢军纪、枊建伟等,这些作家在中国文坛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这里,并非仅仅以作家籍贯画圈子,而是因其创作具有鲜明的中原文化特征。这批作家为河南文学输入了新鲜的血液,他们与生活在河南本土的作家一起,形成了令人瞩目的中原作家群。

新时期以来,河南文学还有一道不容忽视的风景,就是以《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为园地,河南郑州成为全国小小说创作的中心。小小说创作的领军人物之一孙方友,他的“陈州笔记”系列得到文学界和读者的普遍认可。

诗歌创作方面,近年来,河南诗歌是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好的时期。一是写诗的人数多,老中青三代同堂,各领风骚;二是质量比过去高,出现了马新朝的《幻河》这样的好作品;三是探索性增强,多种风格并存。河南诗界出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诗人,如已故老诗人苏金伞、王怀让,中青年诗人马新朝、邓万鹏、朗毛、森子、高金光、吴元成,女诗人蓝蓝、杜涯、萍子等。

散文创作方面,新时期以来,河南有不少作家的散文创作在全国引起反响,如孙荪、周同宾、卞卡、廖华歌、王大海等。近年来,王剑冰、郑彦英、周同宾、何向阳、王钢等的散文创作形成了新的高峰,有的获得了国内散文界的最高奖项。

另外,河南有全国唯一选载优秀散文的月刊《散文选刊》,为河南及全国散文的繁荣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与创作相辉映,河南文坛拥有一支非常具有实力的文学评论家队伍。在文艺批评不断被庸俗化的不良风气面前,河南的文学批评保持了批评的严肃性和学术性,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80年末以来在中国评论界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孙荪、刘思谦和鲁枢元先生,90年代以来崛起的青年评论家王鸿生、耿占春、艾云、陈继会等,90年代中后期开始产生较大影响的何向阳、何弘、孙先科等,使河南的文学评论在国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河南作家之所以能在新时期取得辉煌的成就,与这支文学评论队伍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河南文学评论界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长期与创作界保持着密切的关系,能够及时介入创作,通过与作家的交流,力图提升创作的品位;河南作家也较多地介入到评论中来,使得评论和创作互相促进,形成了良性的对话氛围。

如果从奖项方面来看,在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评奖中,中原作家群也是实至名归。在历届的“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 、“骏马奖”以及电视剧“飞天奖”等重大奖项中,中原作家群都频频有作品获奖。如在刚刚颁发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乔叶以《最慢的是活着》获中篇小说第一名,郑彦英以《风行水上》荣获散文奖。今天上午胡平先生的发言,已经详细讲到这些,在此我不再重述。

可以看出,中原作家群无论是在小说、诗歌、散文创作方面还是在文学评论、影视文学创作方面,都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铸造了新文学以来的辉煌。

在肯定河南文学成就的同时,我们也深深明白,优长与不足总是互生互伴的。在今日全球化的语境中,河南作家在坚守优良传统的同时,在思维背景的深处,怎样实现本质性的超越,建立起更为宽广的、开放的世界观和人性观,写出对中国乃至世界产生更大影响力的有传世价值的大作品?今天,趁这难得的机遇,提出这样一个严肃而重大的问题,请教各位专家。可以说,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河南作家所要面对的,也是全球化时代中国作家所要共同面对的。因此,某种程度上,我们希望或者说奢望此次论坛,也能触动中国文学界下一步的思考。

我的汇报完毕。

最后,我代表河南省文学界感谢中国作协长期以来对我省文学发展的关心与支持,感谢各位热情帮助河南文学发展的作家、评论家朋友们!

谢谢大家!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