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迟子建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徐剑:我试图寻找电的图腾

作者:吉建芳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来源:国家电网报  

对于经常处于采访、行走状态的一位写实的著名作家而言,徐剑(作家主页 读者小组)早已习惯了采访不同的人物,也同样习惯了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采访和被采访对于他来说,早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对于已经出版第二部电网题材作品,正在创作第三部作品的徐剑来说,几年来,他已经和国家电网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这次采访十分顺利,因为几年来对电网的深入了解,使他已基本成为一个“电网专家”了。

《国家负荷》,从长安出发——

几年前,英大传媒集团邀请徐剑等几位国内有实力的报告文学作家一起走进电网。刚开始,他想写“户户通电”,想亲身感受和体味“户户通电”给人们,尤其是山区人们生活带来的种种变化。后来,觉得“特高压”也很不错。这两个题材都是单纯事件,相比较而言,最难写的莫过于“科技创新”,因为它是散点的。后来,这个最难完成的任务落在了徐剑的肩上。

2007年8月,《国家负荷》的采访正式开始。

第一站,长安城;第一时间,国家电网人。徐剑首先走向了750千伏电网工程,走向了特高压。他称,自己在写《东方哈达》时,出之于长安城,收之于长安城;采访国家电网时,竟然也是出之于长安城,收之于长安城,他感觉冥冥之中似乎都是从“走西部”开始的。这位从写“两弹一星”开始进行报告文学创作的作家,曾采写过反映青藏铁路建设的长篇报告文学《东方哈达》,还写过关于水的长篇报告文学《水患中国》。自从走进国家电网那天起,我国第十个五年计划中的“四大工程”,仅他一人就涉足了三个。

进入采访后,徐剑就深深被国家电网人吸引和征服。

因为写作《国家负荷》,彻底被电网人征服了——

我国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建设330千伏电网工程,几代西北电网人苦苦守望,逾40年,才盼来了750千伏电网工程的启动。750千伏电网工程是“西电东送”必不可少的一条电力干线。后来,才有了1000千伏特高压电网工程。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徐剑由当初“对电并没有多少概念”,到渐渐对电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采访过程中,他对许多科技知识并不陌生,因为他此前的重大题材报告文学的创作,那些年积累的写作经验在采写国家电网时全都派上了用场。

采访国家电网之前,在徐剑眼中,电是一个扁平的世界,陌生而又熟悉。第一个征服徐剑的国家电网人,是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电力专家薛禹胜。薛禹胜有着火一般的激情,对他的采访让徐剑甚为叹服。时隔数年,他仍旧对一些采访细节记忆犹新。之后接受采访的另一位电力专家周孝信,则表现出了冰峰般的理性。这两位电力专家代表了国家电网科技精英团队的科技形象,极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他们一南一北、一冷一热,一个理性、儒雅,另一个则有着孩童般的天真,让徐剑领略了科技工作者不同的风格,并深为他们所折服。

薛禹胜告诉徐剑,他写过的“两弹一星”最多只是三维,科学家是可以算清楚的。而电则是N维的,科学家根本无法算清楚。薛禹胜这种对电网的描述是徐剑未曾料想到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早就须臾离不开的电,竟会如此复杂。他仔细聆听薛禹胜娓娓道来的“美加大停电”和“东京大停电”,却恰恰没有听说到“中国大停电”。虽然电网的控制极有难度,但我国的电网却从未发生过大面积停电,这个信息极大地激起了徐剑对国家电网采访的兴致。

虽然以前写“两弹一星”时,徐剑采访过许多国内一流的大科学家,但徐剑还是被薛禹胜身上富有哲学深度和厚度的特质,还有那种激情、理性和诗意深深打动。徐剑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同类,找到了共鸣点,找到了创造,找到了创新。

后来,徐剑又相继采访了国家电网管理团队的各阶层领导人物,他们都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深深地吸引他、触动他、征服他。

徐剑慨叹:写一本书,或者写一个人,如果对他没有兴趣,没有激情,甚至没有热爱,或者说没有敬重,没有全身心地去写的话,是根本写不好的。写不出那种热度,写出的一定是很冰凉的东西。而《国家负荷》正是由于徐剑将四溢的激情和浓浓的创作热情倾注笔端,才会如此磅礴大气,感天动地。

写《国家负荷》,目标是人——

2007年年底,徐剑按照计划,采访结束后就开始进行写作。谁知写了大约三四万字时,元旦刚过,冰雪就来了。如果说他前面了解到的是国家电网精英阶层的那一面,那么从国家电网抗冰抢险第一线归来的徐剑,通过冰雪的视角,对国家电网的另一支队伍——具有草根和平民阶层的送变电队伍有了全新的认识:从倒塔、断线到最后全部完成抢修,不到50天,就让整个被黑暗笼罩的城市和乡村恢复光明。电网员工在大灾大难面前那种忘我的吃苦精神和敬业精神,让这位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著名作家深为敬佩。他由衷地说:这支队伍是值得敬重,值得尊重的!

通过进一步的采访,徐剑了解到,在国家电网公司全国所有名牌高校的高材生俯拾皆是,优秀团队的精诚合作,自然可以创造出社会奇迹和人生奇迹。虽然采访时,面对的是各色各样的人,各色各样的事,但徐剑对于电网人的诠释,对于电网人的文学书写还是放在了人上。《国家负荷》里写的全是人物,他写人的情感、人的精神、人的思想、人的气度,写人的精、气、神。事只是一个平台,事件只是一个线索。因为他坚信,世界很快会被人们用“冰冷”的正史记录下来,那种“冰冷”的正史文字绝对摸不到创造这个世界、创造这个奇迹的人的体温,唯有写人的情感、写人的内心,写人性的崇高和美好,由文学写这群人,写这群人的情感,写这群人的精神世界,就可以把整个“负荷”再现出来。

应赋予电一个什么样的图腾?

徐剑告诉记者,写报告文学,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都在采访。对于一个有实力的作家来说,采访成功了,这本书就驾驭起来了。写报告文学最大的好处是行走,在行走的过程会接触许多人,读社会、读天下、读人生,比读什么书都精彩。

作家队伍中写报告文学的人数不胜数,但真正写得好的却寥寥无几,因为报告文学比其他文体创作更多地需要作家的见识、学识和创新。徐剑和其他作家不同之处在于,当面对一个大的事件,面对一个精英团队时,他更愿意坐下来静静地听他们聊天,或是和他们一起喝酒。然后让他们讲自己的故事,一些看似平平常常的小故事,但在这些故事当中,作家就可以触摸到他们的体温,触摸到他们的脉动,触摸到他们的心跳,才能更精准地写出他们。

徐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在文学的书写当中,自己应该赋予他们一个什么样的图腾?怎样来表达。科学怎样来诗化,科技怎样来诗化?用诗情画意般的语言,用诗情画意般的想象来赋予他们,再现他们。在以往的写作中,徐剑曾把导弹比喻成“长剑”,把青藏铁路比喻成“哈达”,走进国家电网采访几年来,他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应该有一个什么恰当的比喻来形容电,自己应该赋予电一个什么图腾?

徐剑说,《国家负荷》这本书完成后,自己还是没有能赋予电什么样的精神,等到第三本写电网的书出来后,相信自己一定会为电找到一个特别精准、无可替代的概念作为图腾。

让我们满怀期待吧!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