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做红色精神的歌咏者——专访省作协主席关仁山

作者:王欣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5日  来源:石家庄日报  

提起关仁山,首先想到他那文坛“三驾马车”之一的雅号。从1984年到2011年,27年的笔耕不辍让关仁山从一个爱好文学的语文老师,一步一步成长为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这是一条秉承纯文学创作的道路,也是一段朴素而深情的守望乡土之旅。可以肯定的是,这样一个把写作视为“充满艰辛而喜悦的劳动”的作家将会源源不断地把对祖国、对人民、对生活的热爱之情付诸笔端,滋养你我的心灵。

   日前,关仁山通过电子邮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由他创作的以革命圣地西柏坡为背景的长篇小说《信任——西柏坡纪事》,刚刚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这部4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在《中国作家》杂志5、6期连载,是一部为党的九十华诞精心创作的献礼之作。采访就从这部小说开始。

    记者:《信任》是在怎样的心情下创作的?

    关仁山:因为我身在河北,过去常常陪同客人到西柏坡,基本是走马观花似的红色旅游。这次大不一样,时间虽然短,但心是沉下去的。关注的不再是景色,不再是饮食,而是红色精神资源。体验,体验,再体验,是我们老生常谈的话题,却是发现美的唯一所在。过去,我以为对西柏坡已经了解得很充分了,但这次走进西柏坡,才知道这里埋藏着如此多的红色宝藏。

    记者:以西柏坡为背景进行创作,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关仁山:到红色圣地体验生活,听西柏坡的乡亲们讲毛主席等伟人的故事,听他们讲平山团的故事,非常震撼和感动。如在抗日战争时期,王震三五九旅下属的平山团,是在一夜之间拉起了1800人的队伍,西柏坡人王大栓在杀敌战场壮烈牺牲了,他的亲弟弟,步行几百里山路找到部队,接过哥哥的枪,改成哥哥的名字,继续战斗。最后,他在解放战争攻打马步芳骑兵团战役中也成了烈士。

    我们追忆红色历史,感恩历史,敬畏历史,因为我迷恋现实,我要用这红色精神资源做动力,立足于深耕现实。我们都知道,新中国从这里走来。毛主席和党中央指挥了“三大战役”,解放了全中国。如果再这样顺着写,那是嚼过去的馍,很难写出新意,我想依托历史红色资源,为今天的共产党人和革命老区人民塑像。

    记者:创作灵感是不是由此而来?

    关仁山:一次走进红色岁月的活动,给了我创作灵感,让我不仅找到了精神根基,还一下子打开了视野。经过深入走访,生活感动了我,我对自己说,要相信这个伟大的时代,要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人民。有内心的这种信任,我们写起来才不心虚,才有底气。我们要理直气壮地抒写红色精神,在这伟大的变革时代,用红色的激情和脉动,拥抱时代。

    记者:《信任》的笔墨是不是就落在了红色精神上?

    关仁山:是的。书中,县委书记王竟明的爷爷王核桃是革命烈士,他是西柏坡人,平山团成员,一直跟随王震,后来到城南庄当了号手,当年,毛主席来到城南庄,由于叛徒告密,敌人轰炸,在敌人轰炸时掩护战友光荣牺牲。老百姓回忆这位烈士,说他当年没钱交党费,从家里的核桃树上采来核桃,交给上级作为党费。牺牲的时候,身上还背着当作党费的九个核桃。毛主席高度评价他们,平山人,真忠勇啊!能养育这样儿女的土壤,才是新中国的红色基石!

    他的父亲王强,继承了他爷爷的遗志,解放后当上了村支书,带领乡亲们治理山洪,绿化荒山,是远近闻名的劳模。他们的奋斗和牺牲精神赢得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王竟明当上了县委书记,致力于整治环境、老百姓增收,搞低碳经济,风能发电,走出了一个革命老区现代工业发展模式。其中,就有西柏坡核桃和大枣的深加工。新一代共产党人重新赢得了人民的信任和爱戴。

    《信任》的重点笔墨放在今天,歌颂共产党人的情怀,重塑一种时代精神。西柏坡的乡亲有一句话启发了我,也震撼了我,他们说在战场上,当一个人把后背交给对方,那就是最高的信任!信任是一种很难建立的关系,一旦建立就是一辈子的财富,尤为珍贵。

    记者:受到红色精神的启发,会有新的创作思路吗?

    关仁山:利用这种红色资源,我计划写两部长篇小说。已经完成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信任——西柏坡纪事》,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写到今天科学发展,塑造了三代普通共产党人的英雄形象和命运,向建党九十周年献礼。

    下一部《龙阵》正在创作中,以北方滨海都市大连为立足点,辐射唐山曹妃甸和天津滨海新区,书写环渤海大经济圈的改革生活。书写共产党人的涅 情怀和开拓精神,把创造、开拓作为一个民族发展的灵魂加以讴歌。

    记者:从一开始的海上题材小说到内地农村题材小说,从纪实性的报告文学《感天动地》到魔幻现实小说《白纸门》,您的创作范围不断扩大,在拥有更多的人生经历后,有没有特别想触及的新的写作领域?

    关仁山:我最早在老家渤海湾挂职体验生活,创作了一批“雪莲湾风情”系列小说,以及长篇《白纸门》。我还创作了一些报告文学作品,包括《感天动地》和《执政基石》,这都是在生活的激励和感染下完成的。创作中,起码情感是丰沛的。我除了深耕农村题材之外,还会不断扩大题材领域和范围。《龙阵》就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站在东北亚的视野,看中国的巨变,力争写出这个时代的大气魄。

    记者:在您看来,当今文坛纯文学的创作趋势及前途怎样?

    关仁山:只要扎实生活,诚实写作,就一定有收获。尽管现在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文学不会消亡,因为文学是介入人灵魂的东西。我们物质富有之后,还得面对我们的灵魂。文学还会按照自身的规律走下去的,生活每天都是新的,不管纯文学怎样发展,我都要创作下去的。这个时代,我们需要变化,更需要坚守,悲壮地坚守。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