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我国已成儿童文学出版大国 但缺中国的《哈利·波特》作者

作者:洪欣宜 向楠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0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鲁迅说:“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当今世界现代文明都把一个国家儿童文学系统工程的建设,包括教学、出版状况,视为这个国家国力强弱、现代化发展程度高低的重要尺度之一。中国儿童文学作为拥有3亿多名少年儿童这样一个巨大接受群体的文学门类,其教学研究、理论批评理当得到有关方面重视。

据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3.1%,人均图书阅读量均有增长。其中,14~17周岁未成年人课外图书的阅读量最大,人均10.68本。面对不断增加的儿童读物阅读量,我国的儿童文学发展现状又如何呢?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我国儿童文学仍存在一些不可回避的问题——出版社争抢一流作家资源;同质化、平庸化问题严重;作品缺乏个性化艺术风格。”日前,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泉根,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呼吁,我们社会应为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

当前我国儿童文学中的同质化平庸化问题严重

中国青年报:据您的长期研究和观察,我国当前儿童文学的发展现状怎么样?

王泉根:我国当前儿童文学正处在最好的历史发展阶段。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儿童文学的创作、阅读推广中来,其中70后、80后新一代作家已成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另一方面,我国现已成为世界儿童文学出版大国。

据统计,目前国内专业少年儿童读物出版社有34家,另外,还有520多家其他类型的出版社也在从事少儿读物出版业务。截至目前,我国少儿图书年出版品种已由过去的200多种发展到1万多种,年总印数由过去的3000万册发展到6亿多册,优秀少儿图书的重版率达50%以上。当然,我国的儿童文学在快速发展同时,也存在着一些需要正视的问题。

中国青年报:都有哪些问题?

王泉根:由于一流的儿童文学作家资源有限,许多出版社争抢一流作家的情况经常出现,导致重复出版现象比较严重。比如,某些优秀作家的代表作品,市面上经常会有多个不同版本;不同出版社还会将同一作家的中短篇作品重新组合出版。这些书的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

另外,当前我国儿童文学中的同质化、平庸化问题严重,这个问题尤其体现在一些注水速成的类型化作品上。一般当一本书畅销后,大家都千方百计地想和它拉上关系,跟风出版。拿《哈利·波特》来说,它在中国火了以后,许多作家纷纷开始写关于女巫、魔幻的故事,出版社还经常将这些作品标榜为“中国的《哈利·波特》”,有些书的封面设计有意模仿原版《哈利·波特》。这样的跟风行为在儿童文学领域值得警惕。

中国青年报:您是说我们现在的儿童文学作品还缺点“文化”?

王泉根:不止文化,还缺个性化艺术风格。我们现在的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在语言和叙述上惊人地相似,甚至陷入了某种套路,不管是人物塑造,还是故事情节都很老套,缺失“自己的美学”。

就拿内容来说,现在大量儿童文学作品都在关注都市少年儿童生活,关注农村和底层孩子的儿童文学作品还不够多。实际上,农村留守儿童和底层孩子的生存、身心问题已成我们当下社会都应关注的大问题,值得挖掘的东西非常多,这方面的好作品对社会的现实意义非常大。

中国青年报: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会对我们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王泉根:儿童文学最大的价值在于它能凝聚起上代与下代、人类与社会、人生与人心之间向上、向善、向美的力量。儿童文学的终极目标,是要通过艺术的形象化途径,在民族下一代心里打下坚实的人之所以成为人的人性基础。这个社会如果缺失儿童文学,缺失了富有童心善心慧心的人,那将会充满灰色和黑色,变得不堪入目,以致社会秩序紊乱。

中国青年报:您曾说,儿童文学不只是写给儿童看的。为什么这么说?

王泉根:儿童文学是写给所有拥有童心的人看的。谁最具童心?首先当然是儿童,这是儿童文学的接受主体;其次,是守护童心的人,即与儿童成长相关的工作者,包括父母、教师、作家、编辑等一切培养儿童、为儿童服务的人;最后,儿童文学是写给回归童心的人看的,即那些渴望从儿童文学中寻找生命安抚,寻找诗意的精神家园的人。

儿童文学从本质上是与生命、自然、原始思维、人性的善和美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我们不能把儿童文学“看扁了”。儿童文学也可以有思想、很感人,而且好作品必须如此。

我国儿童文学学科现状十分严峻

中国青年报:2007年,您曾指出我国儿童文学学科现状堪忧。5年过去了,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王泉根:没有太多改善。我国儿童文学学科现状依旧十分严峻。据统计,在最需要开设儿童文学专业的师范院校中文系、教育系中,竟然95%以上都没有儿童文学的相关课程。目前我国高校中,开设儿童文学科的中文系大约不超过10所,坚持儿童文学教学研究的教师(包括兼职)不足20人,也即平均每个省还不到一人。就拿教育部直属的7所师范大学来说,现在全国只有北师大开设有儿童文学专业,配有儿童文学教师。有的师范大学竟然从没开过儿童文学课!

不仅如此,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社科院文学所均无人专职从事儿童文学研究。另外,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也从没有从事儿童文学研究的专职人员,各省、市、自治区的作家协会自然更是一片空白。

中国有数千种刊物,却没有一家儿童文学理论刊物,仅有的一家儿童文学研究刊物——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发行的《儿童文学研究》季刊,早在2000年就停刊了。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建设好儿童文学这一学科?

王泉根:最根本的原因是教育体制问题。现在儿童文学学科在高校学科设置中长期没地位。1997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公布实施了《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一级学科“中国语言文学”中取消了本来是二级学科的“儿童文学”。现在的儿童文学学科被勉强挂靠在“中国现当代文学”这个二级学科下面,成为三级学科。由于是三级学科,高校开不开这个课都无所谓,即使开课,也是属于任意选修的课程,更别提成立儿童文学教研室,配备专职教师了。

中国青年报:这会导致什么后果?

王泉根:最直接的后果是,现在全国99%的中小学语文老师与幼儿园教师没有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儿童文学理论教学或业务培训。由于这些老师缺乏儿童文学知识结构,不知道儿童文学为何物,更谈不上向学生推荐、导读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了。同时,由于不懂得儿童文学的审美特征、创作手法与儿童接受心理,在面对语文课本中大量的童话、寓言、小说、科幻等儿童文学作品时,大部分老师都束手无策,将最能激发孩子想象力与创新思维的儿童文学作品讲得枯燥乏味、昏昏欲睡。这就导致当下中小学生对于语文课的兴趣越来越低,对中小学语文教学的意见越来越多。

在2003年与2007年,曾有政协委员两次向全国“两会”提案希望教育部恢复儿童文学作为二级学科的地位。但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下文。

中国青年报:想让儿童文学这一学科走出困顿,我们该怎么做?

王泉根:鲁迅说:“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当今世界现代文明都把一个国家儿童文学系统工程的建设,包括教学、出版状况,视为这个国家国力强弱、现代化发展程度高低的重要尺度之一。中国儿童文学作为拥有3亿多名少年儿童这样一个巨大接受群体的文学门类,其教学研究、理论批评理当得到有关方面重视。据我所知,目前首都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初等教育系,已将儿童文学作为最重要的教学课程。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全国师范类高校都应学习推广。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