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作家亦农痛批儿童文学“七宗罪”

作者: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1月9日电 “中国缺少优秀儿童读物,市场上充斥太多文字垃圾。”在2012年元月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著名作家亦农携新书与读者见面。作为年近来类型文学的代表人物,亦农此次跨界以童书作家身份现身,一次推出四部长篇儿童小说。

“动物小说《桐桐的点点狗》来自真实生活,主人公是我的女儿和我家小狗,我与妻子算是配角,字里行间充满了我们全家的爱。这部书曾获《小说选刊》长篇小说奖,被浙江文艺出版社列为‘当代名家少儿文学精品典藏’出版。”亦农说。

亦农少年悬疑探险系列《龙迹》、《怪兽星球》和《功夫女生》,日前被江苏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神秘的中原大地是否存在真龙?遥远的星球是否生活着超智商怪兽?深山密林中一位女孩为何要苦练中国功夫?情节曲折生动,想像大胆奇诡。“它们是我‘打开脑子’完成的作品,将会给读者带来与众不同的阅读感受。”

以多产且文风奇诡著称的亦农,在长期从事悬疑小说创作同时,也时刻关注着儿童文学的发展,他直言不讳当前中国儿童文学界存在“七宗罪”。

第一宗罪:约束太多,缺乏想象。中国缺少适合孩子阅读的作品。哈利·波特的流行,是对中国童书作家的挑战。为什么我们写不出这种超级畅销书?《龙迹》、《怪兽星球》将和哈利·波特一较高下。“给孩子写作要具备超级想象力。可惜中国作家被条条框框束缚,作品太缺少创意。”亦农指出,童书作家需要“打开脑子”, 超越想像,让思维来一次“地球大爆炸”。

第二宗罪:缺少生活,不会讲故事。很多作家一晚上可以写一篇甚至数篇小说,却无法写一个好故事。孩子天生对故事最感兴趣,而故事又最需要创新与排斥雷同。“我们的作家即不舍得花时间体验生活,又没有充分撑握故事写作技巧,还不想动脑子,坐在家里玩文字游戏,导致故事情节薄弱,叙事乏味,散文化倾向严重。”

英国有位女作家为了写动物小说,专门在养狗的主人家住了八个月。亦农一家三口和小狗共同生活五六年,他写作时小狗就卧在脚边。“我能感觉到它的体温,《桐桐的点点狗》从构思到最终完成历史四年,这种体验丰富而细腻,绝不是坐在家里生编硬造所能完成的。”

第三宗罪:自以为是,不懂儿童心理学。很多作家轻视儿童文学,认为是小儿科,随便写一写即可糊弄过去。熟不知童心最纯、最真、最不可欺,如果你的作品不能在短时间内触动孩子心灵,很容易被小读者抛弃。“现在的童书滥竽充数太多了。”童书作家不懂儿童心理,以成人视角写作,语言、思维严重成人化,表达方式机械呆板,这样走下去只会死路一条。

第四宗罪:缺乏机智幽默,板着脸孔说教。孩子们喜欢风趣幽默的语言、机智生动的故事。但很多作家思想僵化,思维固化,语言枯燥,情节平庸波澜不惊。聪明机智的人才有幽默感,不要把孩子培养成早熟的“小大人”,让孩子在健康快乐中本真地阅读,才能在潜移默化中增长知识,陶冶情操。

第五宗罪:作品雷同,盲目跟风、注水。就像发明家搞发明,文学是一种创造性很强的劳动,需要作家全身心投入。有些作家把文学当作可以复制的产品,进行流水线生产,同一主题创意,换个名字、场景,又是一部新书。很多童书注水严重,几千字能完美表达的,偏要搞成几万、十几万字。这种“注水肉”不但没营养,还会危害人的身心健康。

“惊悚小说畅销,儿童文学也跟风而上。我女儿买过一本所谓儿童惊悚小说,没看几页就扔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太恐怖,不想看。童书作家不是不可以写悬疑小说,但是在情节上应充分考虑儿童心理承受能力,掌握适度,不能盲目跟风,比葫芦画瓢。”

第六宗罪:缺乏责任感,一心向钱看,作品满是铜臭。童书是真诚之书,爱心之书。它需要作家摒弃浮躁诱惑,静心写作。然而在市场大潮冲击下,某些出版社或书商看到童书好卖,就组织作者一轰而上,投机取巧,粗制滥造,甚至玩暧昧、打擦边球,充斥不健康因素。不仅毁了孩子们的阅读兴趣,毁了儿童文学,还可能使小读者误入歧途,贻害终生。

“给孩子写作不能带着庸俗的商业头脑,必须真心真情,就像关爱自己孩子一样。我女儿十一岁,我写作首先要过她这一关。有了创意会先和她讲,留意观察她的反映。如果我在讲述过程中,她分神了,我就知道这个故事不成功,需要重新构思,甚至不再写下去。女儿是我的第一读者,也是第一评审。”

第七宗罪:在儿童文学界存在严重小圈子主义。研讨会、评审颁奖会,始终是那几张老熟脸儿,好像除了他们世界上再无别人。这种小圈子主义有意无意排斥打压圈外新人,久而久之儿童文学则成了死水一潭,发霉发臭。要使中国儿童文学开拓视野焕发活力,必须吸纳新生力量,发掘培养新人。推出具有创新意义的优秀作品。为了孩子,应该舍弃成见,打破小圈子,共谋儿童文学的繁荣和发展。

“以后我每年不仅会推出一部悬疑小说,还将推出一系列儿童小说。”亦农表态说:“我不是来跨界玩票,而是要在儿童文学领域扎根。”“悬疑惊悚小说创作让我变得沧桑,儿童文学创作让我返老还童。”以孩子的视角看世界,你会发现更多的美好。带着关爱、阳光、希望和生命力为孩子写作,让亦农变得轻松和愉悦。“每天在电脑前伏案写作,我都能感到从窗外照进书房的阳光,好像又回到了童年。”

考虑到悬疑作家身份会让部分学生家长有顾虑,亦农听从责任编辑的建议,在其最新出版的童书署名上用了本名“唐哲”。他也由此决定:以后自己再推出新书,如果是成人类型小说就署名“亦农”,如果是为孩子而写的作品则署名“唐哲”,以真面目示人,本名才是本真的我。

亦农,原名唐哲,1971年生于河南南阳;1991年起迁居信阳生活和工作;1998年到北京,先后从事编辑记者工作;2006年开始专职写作至今。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畅销书作家,文化学者。先后获得冰心图书奖、首届全球华文奖、《小说选刊》长篇小说奖等。

亦农长期从事文学创作,已出版长篇小说《石佛镇》(一、二)、《血纸人》、《为诅咒的狗》、《美人蹄》、《北京记者》,以及小说集《因为有爱》和《好爸爸教出好作文——作家爸爸的作文经》等十余部,题材涉及悬疑惊悚、职场官场、儿童文学等多个领域。其部分著作被译为外文出版,在欧洲、美洲、亚洲和港澳台地区,拥有众多读者。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