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烟台文化名人系列访谈 ――作家凌可新

作者:一帆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21日  来源:烟台电台  

片花解说:他是一位有着深刻乡土情节和思想锋芒的作家,30年来他始终坚持在自己热爱的这块文学热土上耕耘,他的辛勤换来了丰硕的成果。他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有500万字,他被评为烟台优秀文化人才,他是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本周烟台文化名人访谈为您介绍烟台市作协副主席——作家凌可新。

  解说:凌可新的文学梦起源于他的中学时代,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没有太多机会接触文学,是老师激发了他对文学的热爱。

  凌可新:很小时候就读了一些长篇小说,那时上初中的时候就读过了。觉得太神奇了这个文学,尤其是这个小说,太神奇了。咱要是能写出这种作品来,觉得一定是很光荣的,很幸福的,就是这种感觉。

  主持人:当时文学氛围还是很浓的是吗?

  凌可新:当时也不是文学氛围很浓。当时上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让学生回家找一些小说抄里面描写景物的文字,描写人物的文字。我觉得当时老师做这个布置对我以后成为作家有促进作用当时我也用一个本抄,在抄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出来了,就觉得真漂亮,写的真好轴,自己就有了文学梦。初中已经开始爱好文学了。那个时候四人帮没倒台的时候,我们当时的文化站长姓孙,他也爱好文学,所以我们老师把他请到我们班上讲了讲文学。蓬莱当时有一个刊物叫《蓬莱文艺》,他说如果谁稿子写的好他可以帮着发表,大概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主持人:其实那时候特别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发表。

  凌可新:那个时候还没有自己的作品,写的作文什么,老师觉得你写的作文比较好念一念就不错了。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四人帮就倒台了,很多文学刊物又复刊了。我记得当时《山东文学》、浙江省的《东海》杂志都出来了,看人家写的东西(很向往),咱们可能也能写出来。

  主持人:挺向往的。

  凌可新:挺向往的。在高中做了几年作家梦,梦反正没做成,高考也没考上大学,最后回农村务农去了,回到农村好像这个文学梦更坚强了,当时觉得作家是神圣的,是不可替代的,一定得成功,当时就这么想的。在农村我是79年高中毕业,到了81年终于开始发了第一篇作品,当时在农村《大众日报》发了一篇。

  主持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品?

  凌可新:小小说吧,一千字。那个时候害羞啊,用的笔名。这个稿子投出去两年以后才发表,所以当时看到这个稿子的时候,恍惚觉得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作品,特别恍惚当时。后来记得是八块钱的稿费,81年的时候8块钱还挺可观的,所以当时觉得很幸福。

  解说:1979年,凌可新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回到村里务农,然而在农村的日子里他的文学梦却更加强烈,于是凌可新一边劳动一边写作。1981年5月间他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从他所在小村庄走了一百多里路走到烟台,又从烟台乘火车到青岛,懵懵懂懂地闯进了《海鸥》杂志社的大门,这扇门使他的文学梦真正走向现实。

  凌可新:81年春天我自己当时写了几个小说,我就想到《海鸥》杂志编辑部去请教老师。当时看了这个路程表,从我们那到烟台,从烟台坐火车到青岛去,从那里到烟台大概有100来里路。我就下决心走了一晚上,大概是81年的5月份,从我们家一口气走到了烟台。天一黑开始走,走到天亮太阳出来时候看到前面是烟台,那种感觉这一辈子都难忘,特别是坐了火车到青岛。青岛《海鸥》的编辑老师都挺好的,那个年头编辑老师也非常爱岗敬业,他也不管你是不是名人,他们很热情的招待你,给你找住的地方,吃的地方,然后把你稿子收下了,走的时候给你买了车票送到车上去,这么多年了我觉得这些事很难忘,后来他们给发了一个短篇,从那开始慢慢地,每年发的也不多,能有三五篇就不错了。

  主持人:对你来说这也是一种动力。

  凌可新:对,到了83年的时候《胶东文学》创刊了,这在烟台是一件大事吧,从一创刊我就开始订阅,一边看一边写。84年的时候我就给胶东文学寄了几个短篇,当时编辑部主任是安家正老师,主编是林雨老师,安家正老师一看觉得挺兴奋,推荐给林雨老师,林雨老师一看也觉得很兴奋,当时就说给他发,意思是说写几篇发几篇。

  主持人:就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凌可新:他觉得可以培养,尤其是林雨老师到蓬莱来,特意给蓬莱管文教的县长推荐了我,这是84年的时候。我的小说在《胶东文学》上还没有发表,蓬莱当时文化馆的刘馆长就到我们家去了,问我想不想到文化馆来上班。我觉得这是好事,到专业场所,于是我84年年底就过来了。当时是临时工,85年1月份《胶东文学》第一期的头条给我发了一个短篇。到了第三期又发了一个短篇,那年在《胶东文学》上发了三四个短篇,从那开始对文学有点门路了,那一年也加入了山东省作家协会。

  解说:走在文学之路上的凌可新求知欲越来越强,他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去学习深造,1988年机会来了,山东大学创办了作家班,他考上了,但是两年半大学要交3750元的学费,这对于一个普通农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父亲一咬牙做起了往南方贩运苹果的生意来支持儿子的文学梦。

  凌可新:我是在接下来的86年、87年,那时候张炜老师的作品非常火,大家都看他的书,当时也看的我热血沸腾,再对照一下自己觉得太渺小了。当时有一个想法,找个地方能去深造一下就好了。到了88年山东大学和省作家协会联合办一个作家班,通过成人高考,而且是其他上大学都不需要学费,这个班是需要交学费的,一年1500,两年半是3750块钱。当时是个天文数字,我在文化馆的工资一个月50多块钱。

  主持人:那怎么办?

  凌可新:我回家跟父亲商量一下,父亲当时也是说这个钱太多了,家里根本没有,他犹豫了几天,最后支持,说学费他想办法弄,我父亲从那年开始就贩点苹果,秋天的时候收购起来然后到南方去卖,通过长途贩运挣钱交学费。

  主持人:就是为了你。

  凌可新:对,我父亲后来搞长途贩运。家里实在没有钱了,我一个月挣50,十个月五百,一百个月5000,那得多少年,最后考的时候考上了,在济南这个班上了两年半,觉得非常管用。我这两年多光发表作品就几十万字,还得学习,还得写作,到后来生活费靠稿费基本上就可以了,我们那个班后来出几个有名的,像赵德发现在是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些年长篇发了很多,也很有名气。我原打算等毕业了最好是能走出去,但毕业的时候文化馆的馆长说你回来吧,想了想,大概我这个人乡土观念比较重,就又回来了。

  主持人:其实你可以有很多选择。

  凌可新:对,当时我们班有很多同学都留在济南,都不回来了,有的往南方发展,我后来想想可能就是乡土观念太重了,不适合漂泊。回来到现在又多少年了。91年毕业,一共20年了,在蓬莱文化馆又工作了20多年。

  解说:作家班毕业之后凌可新原本有更多向外发展的机会,但他还是回到了故乡,他觉得自己和这块土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离不开这块给予他声名,给予他文学滋养的土地,他把自己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融入到更多农村题材的作品中,比如差一点就获了首届鲁迅文学奖的《老白的枪》,被三家选刊选中的《雪境》,和被《小说选刊》和《新华文摘》都转载的中篇《毛驴与唢呐的传奇》。

  主持人:您刚才也说了乡土情结比较重,我也看到有人对你的评价,说你是有着乡土情结的作家,那你觉得你的写作道路和这片土地有没有关系?

  凌可新:肯定是有关系

  主持人:有多大关系?

  凌可新:我觉得这个关系是无法说清楚的,有种与生俱来的关系,小时候我一直都没离开农村,可以说到现在也没离开,老家还有房子,每年都要回去住几个月吧,那种感觉,好像感觉蓬莱县城像是大农村,但是跟真正的农村还不一样,所以回去以后走一走,跟老乡们聊一聊,每一次都很有收获。我觉得我时间长了不会去就有点难受。我觉得一个作家,尤其中国的作家大概都跟农村,跟泥土有扯不断的关系,像张炜老师和矫健老师都这样。我写作主要是写农村,再就是写小城的生活,像蓬莱县这样大小的县城的生活,再大点城市我写的就比较少,一个是咱没有生活,再一个是写那种题材的东西把握不住。

  主持人:离你很远。

  凌可新:对,有距离。现在几个反映比较好的都是农村题材。

  解说:因为埋头写作凌可新与现实生活有点脱节,所以在职称、工作等一些现实问题上也遇到了麻烦,他似乎总比别人慢半拍,这当然与他的创作成绩没有关系,更多的是取决于个人性格。

  主持人:总的来说你这个文学道路走的还算比较顺畅是吧?有艰难吗?

  凌可新:也有艰难

  主持人:你的艰难之说在哪呢?

  凌可新:这个艰难好像跟我的性格有关,我的性格好像有点跟当下的社会有点隔阂,有的时候觉得不大能融入这个社会里面去,这样的话在生活和工作上有很多困难,比如说在单位跟领导交流的不够,领导有时会对我产生一些误解什么的,这个最后都会影响到创作。我也没办法,既然爱好文学,既然想把文学这条路走到底,该有的牺牲你还得牺牲,这个我也想开了,比如职称的问题,在下面,想晋升到正高比较困难。不是说你的成绩不够,就是说县级的设置有所限制。

  主持人:想到这些你后悔不后悔,当时没有留在济南或者是更好的地方。

  凌可新:这个我想想还是不后悔,因为我觉得一切都是,既然走到这一步都是应该的,你的性格决定了你必须要这样走,这个没有觉得后悔,回来之后觉得挺踏实的,亲人都在身边,我这个人比较重亲情和友情。

  解说:凌可新对物质生活没有过高的要求,所以在很多人忙于追求物质财富的时候他依然能静下心来在自己的文学领地里耕耘。他的辛勤换来了丰硕的成果,他已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有500万字。短篇小说《老白的枪》入围首届鲁迅文学奖,并入选中国当代短篇小说排行榜,短篇小说《雪境》获山东省作家协会首届齐鲁文学奖。如今他是山东省作家协会的签约作家,2007年他被评为烟台优秀文化人才。对于他来说生活再苦再累再不如意,但有文学在,他的心里就无比踏实。

  凌可新:我小时候很聪明,十来岁的时候到集市上卖东西什么的,从来也不害怕。算起账来大人都糊弄不了我。不知道后来怎么从商这种天赋没有了,后来想想爱好文学可能耽误很多事情。也许对有些作家来说耽误不了,但是真正要埋下头来写作的作家,真的耽误很多事情。回过头来想想大多数作家都很辛苦。

  主持人:那你的作品写的最长的一部是哪个?

  凌可新:我写了几个长篇,长篇出版比较困难,现在来说只出了一部,那几部还在外边游荡,还有的放在手里了,最长的写到30万字。

  主持人:写了多长时间?

  凌可新:我写得比较快,一个是半年的时间。有的时候来灵感了写的就快了,一天一万多字不成问题。文学苦恼人的地方就在这里,没有灵感的时候想写都写不成,来灵感的时候就白天写,晚上写,累的一塌糊涂。要是不累的一塌糊涂,灵感过去就过去了。我大概是属于灵感型的作家,也有的作家是属于理智型的,一年360天,每天写一千字,两千字。

  主持人:你写作最艰难的时期应该是哪个阶段?

  凌可新:我觉得一直都挺艰难的。从开始到现在也没有很顺畅的时候,发表作品也不如意,当然最后写完的作品都能发表出去,但是时间很长。我记得从写作到发表最长有20多年,我前年发了个短篇是86年写的,挺可怕的。有的时候这种小说发表以后,反响竟然也很不错,这个都说不明白的。

  主持人:虽然你不是一个和这个社会接轨接的很紧的人,但你是不是也觉得挺好的这样做,也能有你自己的世界。

  凌可新: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挺好的。尽管说经济收入方面不如别人,但我也挺知足的。

  主持人:你对于物质要求不高。

  凌可新:我对物质要求不高,很多人觉得你怎么也不打扮自己,也不买个车。对这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我上班骑自行车也挺好的,走着也觉得挺好,穿的差不多就行了,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如果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往上走一走更好。

  主持人:你有没有具体的目标说要走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凌可新:现在说目标没有用,就得一步一步走,走到什么程度是什么程度,不要过于去追求过高的目标,我就这么想的。

  解说:《财富人生》——烟台文化名人大型系列访谈由烟台经济广播与烟台市文联联合推出。主持人一帆,节目监制王海波、尹涛感谢您的收听。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