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赵德发:为写小说,“卧底”道观

作者:韩双娇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30日  来源:济南时报  
 
赵德发在日照五莲山□本报记者 韩双娇
    鲁迅先生曾说:“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近日,一位山东籍作家赵德发的小说《乾道坤道》发表,阐述的就是道教思想。作为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日照市文联主席的赵德发,为了写作这本小说亲往道观“卧底”,思考中国千年道教文化的哲学内涵。作为“体制内”作家,赵德发的这部小说全面面向市场化发行运作,他觉得任何一种传统思想,在当今社会都离不开多媒体的传播方式。
为了写小说,到道观内“卧底”
    记者:您的新作《乾道坤道》写的是有关道士的故事。您为什么选择了道教作为书写的选材?能讲讲创作的初衷吗?
    赵德发:我的创作初衷,就是想用小说的形式反映传统文化在当今的存在形态,让我的写作贴近中国文化之根。我在十几年前,身体状况不好,通过气功练习和锻炼,身体恢复了。所以对道教和道家思想有浓厚的兴趣。此外,我在1999年完成的长篇小说《君子梦》,表现儒家文化;2006年完成的《双手合十》则表现佛教文化,那么再写一部表现道教文化的书,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所谓“以道治身,以儒治世,以佛治心”嘛。
    记者:鲁迅先生说:“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您如何理解这句话,您觉得道教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赵德发: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中华民族的许多传统思想文化都汇集于道教文化之中,因此道教文化对中华民族共同的心理素质、文化气质乃至民族性格的发展形成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时至今日,道教文化的许多因子都还保留着,还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所谓的“百姓日用而不知”。鲁迅先生当年说的那句话,深刻阐释了道教在中国历史中的深远影响。
    记者:据说,您为了写作这本书,还进行了深入的采访,跟随道长体悟道家理念,是这样吗?能说说采风过程的趣事或者奇闻吗?
    赵德发:写作小说过程中,读书、采访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去过全国的许多道观,结交了好多道教界人士。我在崂山太清宫观摩有几十位道长参加的早课,因为我炼过道家气功,真切地感受到了那里的强烈气场;为了搞清楚神秘的女子丹功到底能否达到书中所讲的奇效,我曾谎称老婆正在家修炼,“代她请教”,结果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更多的是,我通过采访,了解了那些出家道人的所思所想,以及他们的宗教生活。山中烟霞,庙内经声,现在还常常萦绕在我的梦中。
小说原型是海归博士与道士的合体
    记者:道教在中国有很长的历史,也有很深的影响。但是由于社会发展和一些历史原因,现在人们提到道士和道教,总是带着一种神秘的眼光,因此有人借此行骗,这些年不断听说有人打着道教的幌子骗人。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赵德发:道教在中国已有2000年的历史,像唐、宋时期非常兴盛,甚至一度具有了“国教”的地位。但明清以降,道教因为各种原因日趋式微,道风也日渐衰败。在今天,除了一些道教胜地香火较旺,在那些荒山小庙,连道士的生计都成了问题。有的道长亲口向我讲,不搞算命打卦,我们连饭都吃不上。所以,有些人披着道袍骗人钱财,也就不足为奇。然而,正信正行的道士也有很多,我就接触到一些。他们唯道是从,抱朴见素,或潜心修炼,或在社会上努力传播道教文化,是值得世人尊敬的。
    记者:《乾道坤道》主人公石高静道长就是一例。请问,他有没有原型?
    赵德发:有原型。我在小说的准备阶段,发现了一位道长的博客,被上面的内容深深吸引。他是全真道南宗传人,曾在美国居留13年,是个“海归道士”、“博士道士”。我与他取得联系之后,就去天台山拜访他,在那里住了几天。经过几次长谈,我发现他有修为,有担当,就决定用他来做我小说主人公的原型。所以,小说开头的一些情节,有真人真事做基础,但他回国后一些经历,多是由我虚构而成。为了把科学与宗教放在一起考量,我还让他在美国参与了人类基因组测序。其实,他本来是个计算机博士。
    记者:宗教对人的精神世界具有指引作用,但也容易“跑偏”。您认为宗教和迷信的界限在哪里?宗教在当今社会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赵德发:宗教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特有现象,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哲学家在这世界上毕竟是很少的,但是因为有了宗教,就有更多的人去思考宇宙与生命、神圣与世俗、善与恶、罪与罚、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等一系列的问题,让人生在某种程度上有了深度和意义感。同时,我们这个星球因为有了宗教,也就多了文化的份量。事实上,无论在哲学、文学、艺术、伦理等社会学领域,还是医学、化学、天文学、生命学等自然科学领域,都有宗教留下的丰富的文化遗产。今天,全世界熙熙攘攘的旅游观光者,冲着宗教设施去的占了很大的比例。我认为,在当今中国,宗教文化也还有其独特的作用,最重要的是两条,一是“劝善”,二是“安心”。这对建设和谐社会,去除人们的贪欲、戾气是有作用的。至于所谓的迷信现象,我们要看到,所有的宗教都讲究一个“信”字,这个“信”字,应该理解为信仰。如果没有一定的世界观和信仰,只是为了自己的某些功利目的而盲信,听任神汉、巫婆等人的忽悠和摆布,这应称之为迷信。
    记者: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整体性,但在商业社会面前难免有一点“不太适应”,您的书中提到了道教和道家思想对官场职场的作用。您觉得当代社会仍可以运用道教和道家思想吗?
    赵德发:完全可以。《道德经》这部奇书,其实是老子对于自然之道、治国之道、为人之道、养生之道等等的概括与总结,只不过他的概括与总结是抽象的,玄妙的,令人费解。古今中外,有许多人对《道德经》做了各种各样的解读。单是管理学意义上的解读性著作,就有好多。譬如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此语有深意藏焉。在日照的一家海鲜店的大堂,我还看到了这样一句话:“烹小鲜如治大国”。有意思吧?这是化用了老子学说的酒店管理学。道家的许多理念,对于当今社会都有现实指导作用,譬如,“知止不殆,可以长久”;“不知常,妄作,凶”等等,都对物质主义和极端发展主义盛行的今天,有着非同寻常的警醒作用。
    记者:卢梭说,一切真理都是亲民和平和的。但是道家思想带有一点不可知的神秘色彩,比如近年关于《周易》、《道德经》的解读,出现了神秘化和妖魔化的特征。您怎么理解《周易》等传统经典著作?
    赵德发:我认为,真理首要的是“真”,而宗教首要的是“善”。任何宗教都有其神秘的成分,甚至可以说,没有神秘就没有宗教。道教更是如此,因为她继承了中国上古原始宗教和中华文化源头上的许多东西。《周易》和《道德经》,就是中华文化源头的经典之作。正因为它们的深奥与晦涩,因为它们的多义性,所以才有了不同的解读。读山品水,见仁见智,这都是正常的。
体制内作家也走市场化道路
    记者:您是作家,也是日照市的文联主席,山东省作协副主席。《乾道坤道》的出版发行是全面面向市场的吗?当代作家的身份似有很大的差异,有体制内的,也有体制外的,有知名作家,也有草根成长的作家。您觉得体制内的身份,对您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赵德发:《乾道坤道》的出版发行当然是全面面向市场的,我的所有成书的作品也都是面向市场的。《乾道坤道》是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策划人与责编是著名出版家安波舜先生,他为这部书付出了很多心血,我对他由衷感激。体制之内的身份,可以让作家衣食无虞,安心写作。比起那些体制外的作家,我们是幸运的。但是体制并没有对我的创作有过多的干预,我想写什么,怎么写,还是比较自由的。问题在于,我们这些体制内作家在当今浮躁而喧嚣的时代有无定力,能否安坐书房。
    记者:当代社会,文学有被边缘化的趋势,有人说,这是还原文学本来的面貌,因为之前的历史上,文学承担了太多不应该由文学承担的作用。您觉得文学边缘化了吗?在飞速发展的商业社会,文学的作用何在?
    赵德发:在今天,文学“边缘化”了,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如果有人老是怀念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际遇,那就意味着他在认识能力上出了问题。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可能全民热衷文学,都去热捧作家。在今天,作家要摆正在这个社会所处的位置,调整心态,既不自高自大,也不自暴自弃,能够不断将好作品奉献给读者,让人们的心灵得到些许温润,这就够了。
    记者:您的作品曾被改编成为电视剧。您支持文学的多渠道、多媒体发展吗?如何将中国文化特有的内涵和现代化的传播方式更好的结合,您有何高见?
    赵德发:惭愧,我的作品有的改编为电视剧,像《君子梦》,被改编成20集电视剧《祖祖辈辈》,可惜一直没能播出,最近才在日照台播了一下。另外一些作品,如《缱绻与决绝》,两次被买去改编权,结果都没拍成。在当今,文学应该多渠道、多媒体发展,因为看书的人越来越少。如果能将具有深刻思想文化内涵的文学作品,通过其它现代化手段得到传播,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影视作品在今天不是很多,有的文学作品本来很有内涵,但一拍出来就缩水减色,令人遗憾。我想,为了搞好文学与影视的联姻,应该从审查制度、提高影视编导的人文素质等多个方面入手。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