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在生活激流的碰撞中塑造人物形象

作者:刘恩波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1日  来源:  
  

《“二警察”米海山》是作家李玉娇的长篇小说新作,曾经刊发于《小说月报》原创版。单行本在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这部长篇从一个没有转正的警察米海山的人生经验和视角出发,以塔城为背景,塑造了一系列在生活激流中碰撞、淘洗、挣扎、历练的人物形象,他们与米海山一同构成一幅社会转型期芸芸众生渴望成功幸福快乐的人性剖面图。在这剖面图里,我们会感知到物质文明的诱惑与潜在的危机,会遭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物的心灵的困扰精神的阵痛,会发现现实生活里充满的无所不在的矛盾、纠葛、冲突,以及在命运起落沉浮之中所积累沉淀的人性的美好跟丑陋、良知与邪恶的抗争。尤其是作者用细腻生动鲜活具象的笔触,刻画了“二警察”米海山的典型人物个性,写活了这个人物身上渴望转正实现人生归宿感,但总是阴差阳错地与之擦肩而过的既好笑又值得肯定的性格。让他带着遗憾,带着憧憬,带着对职业的坚守,活跃在小说故事的起承转合中,成为生命的亮点,光彩照人的角色。

  

巴尔扎克曾说,长篇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的确,在那秘史中聚焦着时代的光影,浓缩着五彩斑斓的人物剪影,连接着生活的多角度的感性经验和理性思考。好的长篇总是会给读者带来一次精神的洗礼,呈现一次心灵的充电。

  

阅读《“二警察”米海山》,会发现众多有特点有亮点的人物向你奔涌而来,他们是生活海洋里卷起的一朵朵浪花,带着自己性格的咸涩,带着生命欲望和情感的光泽,带着历史进程的某种尴尬、荒唐和无奈的碎末,留在了读者割舍不掉的回味里,留在文学世界的精彩画廊中。

  

米海山的塑造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在这个汇聚着人性诸多色彩的人物身上,警察的形象不再是传声筒式的,不再是一个群体的抽象符号,而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肝胆同时也有不少弱点和缺憾的生命统一体,一个充满了纠结矛盾又那么令人信服的活生生的典型。

  

由于没有进入正式编制,他时刻渴望着转正,渴望着立功,于是在小说作者精心钩织起来的情节线索中,他进入了一次又一次复杂的案情,抓毒品贩子抓小偷抓凶手等等,哪里有事儿,他就是哪里的功臣。作者写米海山,是贴着这个人物的心理状态写的,贴着人物性格本身写的。他好胜,又倔强,不会讨好领导,不会说软话,而对那些底层百姓,总是充满了深深的悲悯和同情,成为他们的贴心人。

  

人物是小说之魂。米海山就是这部长篇的魂。他如同引线,由他引出了他的那些警察同事,引出了小乐意饭馆的女老板李蓉,引出妻子龚雅丽女儿米果儿,引出罗二付小东,……引出他的对手敌人,总之,作者在情节结构上采用了冰糖葫芦式的方法,让米海山这个人物将分散在生活事件里的各色人等穿针引线地连缀起来,这样小说的整体不散不碎,是一个有机体。

  

写人物不落俗套,是李玉娇的选择,显示了她对人物形象的深层次理解与把握。她始终让主人公处在环环相扣的生活浪尖潮头,以他的固执,他的任性,他的窝囊和委屈,他的付出和宽容,等等性格的侧面的聚焦来展开故事的纵横穿插。作者善于铺垫,善于设置悬念,即以米海山本来有几次转正的大好机会来说,读者也看到了希望,但故事到关键地方往往一转,——由于他凡事替别人考虑,就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如果说小说是折射社会现实的多棱镜,那么《“二警察”米海山》里折射出的人性之光,社会之光,确实为读者带来了精神上的心灵上的观照。我们看到李蓉为爱情的铤而走险,看到付小东为了报父母之仇而理智失控而走上绝路,看到罗二为得到女友父母的同意以劫持人质为名最后死于狙击手的枪击的悲剧……应该说整本小说在险象环生的不断推进里,达到了艺术上的高潮,那就是小说结尾处一干人等在天桥上发生的惊心动魄的心灵较量和命运搏斗。付小东手握起爆器,威胁着李蓉的儿子李爱生,其实两个人都是无辜的,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不在现场。最后时刻,是米海山的沉着淡定机智,尤其是他的爱拯救了一场即将到来的灾难,——他胃病犯了,而那个劫持人质的案犯付小东看见干爹米海山的样子,良知回归了,而以他自己的死,完结了生命的歧途。海山为小东的自绝生路悲伤过度,晕过去了。小说到此戛然而止。这是个开放式的结局。那个罪魁祸首的下场,我们不难想象。

  

总体来看,《“二警察”米海山》是一部相当成功的主旋律作品,它有对警察形象的正面讴歌,但没有唱高调,人物塑造上也没有脸谱化,而是带着生命本身的多重意味,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生动精彩的个性形象。小说的故事性情节性很强,因而写得很好看,吸引人读进去,而且情节贴靠着情感,作者的人物是走心的,不是符号化,这就为阅读带来了审美上的张力,带来了心灵的震撼和启迪。

  

作品语言出色出彩,对话有看头有嚼头,多北方方言俚语,俏皮话,幽默腔,草根语句,连成行。那是从生活河流打捞上来的充满质感的灵性语言,读起来,不生硬枯燥,而是有着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人生情趣与格调。

  

总之,这部长篇淋漓百态,曲尽其妙,值得读者关注和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