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何建明 周国平 迟子建 活着 尹建莉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雪莲花般的杜文娟

作者:刘亚萍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6日  来源:陕西工人报  

2017年,对于杜文娟来说应该是收获的一年,38万字长篇小说《红雪莲》历经四年时间采访、整理、写作,先后被《芳草》《红豆》《脊梁》《中华文学选刊》《读者》等大型刊物全文刊登或选载,《光明日报》《文学报》《陕西日报》《西藏日报》《海南日报》、新华网、中国作家网等几十家报纸网站推介,西藏电视台新闻联播以“陕西女作家杜文娟书写六十年援藏史”播出,安康电视台也做了专访,“十年行走四年书写,只为了《红雪莲》花开。”《金州播报》连续一周播放。

《红豆》卷首语这样表述:《红雪莲》称得上是一部援藏史,一部汉藏友谊史,也是一部人性之书,悲悯之书,命运之书,更是一部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兼具的长篇力作。

说起《红雪莲》,杜文娟滔滔不绝,一一讲述了她创作的缘由、采访的过程以及遇到的艰辛和磨难。为创作,杜文娟一次次深入藏区,这期间,她经历了重重困难:高原反应、恶劣天气、狼群窥视等等,自己的身体也遭受疾病的困扰。当《红雪莲》终于面世时,恰逢西藏和平解放66周年之际,为这部“援藏”长篇力作赋予了特别的意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她第二次进藏走的是川藏公路,记得那一次,从成都出发,沿途风光旖旎,险象环生。让她记忆深刻的是一位独臂勇士。那是在进入传说中美丽的康定境内时,大家一边休息,一边欣赏周围的风景,忽然发觉前面的路上驶来一辆摩托车,来人看见他们,放慢了速度,跟大家打招呼,这时,才发现骑士只有一只臂膀,驾驶着一辆改造过的摩托车,一面红色的三角旗子插在车上,很是醒目,上写:“我要去西藏!”,看到对方脸上已经干结的血痂,一问才知道,勇士昨天摔了一跤,身上多处擦伤,同行的一位女士赶忙取出药箱为勇士涂抹,并给了他一些消炎药,勇士谢过大家,匆忙而又坚定地踏上征途。然而大家的心却再也不能平静,感慨万千。那位勇士的行为震撼了她,并深深激励她一路前行!

“最让我激动的是到了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当我无需抬头就能看见雄伟的珠穆朗玛峰,亲手触摸着珠穆朗玛冰清玉洁的肌体时,真的想放声歌唱,想奔跑,想飞翔。有人说,再龌龊的人到了西藏,都能变得高尚无私,圣洁的地方可以荡涤尘埃,洗礼心灵,我深信不疑。”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说起西藏之行,她依然很兴奋,言谈中,仿佛 又沉浸在那次旅途中,眼神中闪烁着纯真的光芒!

从早期的诗歌、散文到后来小说的转型,对杜文娟来说是个艰难的过程,没有丰富的阅历和对各种生活的体验了解,难以完成小说的整体构架。所以她除了偶尔的远行之外,平日里经常抽出时间,去乡镇、到山村与农民交谈,了解他们的现状和疾苦,熟悉他们的生活和语言。对文学的热爱是她永远不变的情怀。她一路执着走来,孑然前行。杜文娟为了写作,为了开拓视野,为了积淀,一次次的艰难游历使她逐渐变得成熟、宽容和豁达。

“还好,没有辜负生命!”望着多年出版的薄厚不一的小说、散文,杜文娟感慨地说。几十年孤独行走,甘苦自知,所有的艰辛与磨难都融入生命,让生命丰厚,让人生璀璨——在文学的道路上,痴心不改。杜文娟如同生长在雪域高原上的那株“红雪莲”,红得热烈,红得耀眼,适应各种复杂气候环境,迎着冰雪,傲然开放。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