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如何回应主题需要

作者:韩进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2日  来源:中华读书报  

外国儿童文学读者、研究者在阅读和研究中也需要了解“什么是好的儿童文学”的“中国标准”。我们不仅要输出“中国标准”的儿童文学作品,还要有参与制定儿童文学“世界标准”的雄心和能力。这种自信就来源于我们有着绵延五千年而生生不息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及在其滋养下历经百年而欣欣向荣的中国儿童文学实践。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强调,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没有文化自信,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作品。希望作家坚定文化自信,创作出具有鲜明民族特点和个性的优秀作品,用文艺振奋民族精神。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善于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保持对自身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信心,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使自己的作品成为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不断前行的精神力量。

最近印发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更明确提出要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滋养文艺创作”,要求作家善于从中华文化资源宝库中提炼题材、获取灵感、汲取养分,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益思想、艺术价值与时代特点和要求相结合,运用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进行当代表达,推出一大批底蕴深厚、涵养人心的优秀作品。

中华文化延续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与时俱进,推陈出新。作为“争取未来一代”的儿童文学,为儿童打下人性基础,为民族塑造未来性格,更需要从中华传统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创作代表中华民族独特精神标识的文学作品,成为激励儿童成长的精神力量,让儿童在文学阅读中体验优秀传统文化,汲取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获得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从小养成文化自信的信念,长大了才能以文化自觉的行动,承担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责任。

文艺是时代的号角。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的文艺有一个时代的精神。当代文艺处于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时代,与时俱进的儿童文学呼应时代主潮,在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学高峰中,理应有一座儿童文学的山峰。儿童文学作家自觉将“中国梦”主题和传承优秀中华传统文化题材优先纳入创作规划,这是时代对儿童文学作家的呼唤,也是儿童文学作家应有的创作态度。

40年前新中国儿童文学特别强调儿童文学的教育方向性,突出主题和题材在创作中的决定作用;40年来改革开放的儿童文学注重儿童文学的艺术感染力,注重主题丰富性和题材多样化,都产生了不朽的作品(以童话为例,如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和金波的《乌丢丢的奇遇》等)。尤其是进入新世纪17年,随着市场经济大潮和文化产业兴起,儿童文学的生产能力和消费水平呈爆发式增长,进入了供不应求的“童书大时代”,儿童文学创作有高原缺高峰的问题凸显出来。为解决这一突出问题,当下儿童文学创作需要进入呼唤精品的“质量时代”。

精品首先是一个时代的精品,必须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才有可能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营养,在儿童文学作品中营造一个儿童可以逍遥的中华文化精神家园,通过艺术的感染力,在儿童稚嫩的心田里,植入中华民族自信自豪的种子,在文学阅读中建立更深层、更持久的文化自信力量。

文化自信力量的培养,需要儿童文学作家具有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风格、制定中国标准的能力。

讲好中国故事的实质是弘扬中国精神。我们需要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让世界了解中国、接纳中国、合作中国,以中国为朋友;更要向少年儿童——我们事业的接班人讲好中国故事,让他们了解中国、热爱中国、建设中国,为中国而自豪。讲好中国故事就是要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绵延发展、饱受挫折又不断浴火重生,都离不开中华文化的有力支撑。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华文明成果根本的创造力,是民族历史上道德传承、各种思想、精神观念心态的总和,内容非常丰富,包含了以老子道德文化为本体、以儒家、庄子、墨子的思想、道家文化为主体的多元文化融通和谐包容的学术体系。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增添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今天的儿童文学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要科学编制儿童文学重大主题和重要题材创作,特别是要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将歌唱祖国、礼赞英雄这一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化作最动人的文学故事,用生动的儿童文学语言和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传扬爱国精神和英雄精神,激发儿童的民族自豪感和祖国荣誉感;不仅要关注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的创作,更要关注重大政治和现实题材的创作,特别是要关注以中国梦为核心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当代实践,将中国梦、两个一百年、五年计划、一带一路等这些与儿童现在和未来命运发生密切关系的重大现实题材写进儿童文学,用文学的方式,讲述当代中国的故事、中国道路的故事、中国与世界的故事,激发儿童热爱党的感情,坚定中国道路的信念,引导儿童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和文化价值观。

中国故事要用中国方式来讲述。中国方式也是中国故事的一部分。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故事的能力。讲故事的能力也是中国式的。儿童文学作家要深入民间采风,从童谣、儿歌、民间故事中汲取创作营养,自觉运用具有中华文化符号和艺术表现风格的创作手法,让儿童文学作品呈现出中华文化的精神内涵和审美风范。各级儿童文学组织也要加强引导,开展年度重点作品扶持原创选题征集活动,集中儿童文学界的力量,组织生产一批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具有时代精神、儿童和大人都喜爱的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住的文艺精品。

要正确处理讲好中国故事和引进外国儿童读物的关系。中国儿童的精神主食无疑应该是更多地阅读具有弘扬中国精神、传承中国文化、传播中国价值的儿童读物,引进外国儿童读物应该是对中国儿童读物数量不足、精品不多的有益补充,立足点是在相互交流中扩大儿童的阅读视野、提升中国儿童文学的原创力,而不是恰恰相反,以外国儿童读物取代中国儿童读物,以引进替代原创,最终会散失对中国儿童读物创作生产和市场销售的控制力和引导力,在“争夺未来一代”斗争中交出主动权。针对当下儿童读物市场引进版图书泛滥成灾、各种价值观鱼龙混杂、都在洪水猛兽般地向儿童涌来的现状,卫护儿童阅读的健康环境、保障儿童健康阅读的权利已经刻不容缓,有效控制引进版童书规模、加大引进版童书内容审查、扶持原创童书创作出版、推广中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成为当下整治儿童文学生态的重要任务。

扶持儿童文学原创和引进优秀儿童文学都是在为儿童选择和推荐值得阅读的作品,心中都有什么是好的儿童文学的标准。中国儿童文学从创作生产到阅读推介,再到评论批评,都应该建立中国自己的标准,而不应该“言必称希腊”。中国儿童文学虽然是在西方儿童文学的影响下自觉于20世纪初叶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但有其深厚的民族民间文学滋养和中国文学优秀传统,又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中国儿童文学已经发展出具有独立审美品格和美学标准的文学样式,有着区别于西方儿童文学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需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儿童文学研究评论体系,倡导以中华美学精神来推动美学、美德、美文相结合,制定出儿童文学的“中国标准”。实践证明,我们倡导的儿童文学有着“四个坚持”的基本标准:坚持传递正能量,用积极的思想引导儿童;坚持创新创造,用精美的形式吸引儿童;坚持艺术理想,用精湛的艺术感染儿童;坚持儿童本位,用纯真的文字打动儿童。当代中国儿童文学在“四个坚持”中迎来了发展的又一个黄金年代,也产生了曹文轩这样获得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的代表作家,不仅为中国儿童提供了一大批完全可以与世界经典儿童文学媲美的优秀作品,而且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优秀作品也源源不断、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让外国儿童放到自己的书架上。外国儿童文学读者、研究者在阅读和研究中也需要了解“什么是好的儿童文学”的“中国标准”。我们不仅要输出“中国标准”的儿童文学作品,还要有参与制定儿童文学“世界标准”的雄心和能力。这种自信就来源于我们有着绵延五千年而生生不息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及在其滋养下历经百年而欣欣向荣的中国儿童文学实践。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