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棱镜:我们在荒诞的生活中犹疑与对冲

作者:朱瑞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05日  来源:文艺报  

MAIN201704050701000424465632281

生活的多面性往往给我们很多猝不及防的体验。

世界是有序的,也是混乱的。像棱镜,原本多个面穿插排列,各有规律,但倘使有光照到上面,各个镜面反射出来的光就会很快形成无数个复杂且混乱的场面,然后便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生活的复杂与荒诞往往也是来源于此。
《棱镜》描述了荒诞生活中的犹疑与对冲,小说延续了许开祯一贯多人物多线索的写法,不同的故事相互纠缠,让人性在紧凑密集的故事中收缩与扩展。
退休高官赵纪光的突然死亡,将主治医生柳冰露和护士长史晓蕾推上风口浪尖;与此同时,这件事引发的医闹让失意的警察钟好再度拾起了五年前改变众人命运的那场抓捕。生活就像是一条河流,裹挟着过往流向将来。过往如果太沉重、没法沉淀的话,将来必不得轻松。柳冰露的过往是沉重的,钟好的过往是沉重的,所以他们活得都不轻松。而这些沉重的原因都来自五年前。五年前,柳冰露热恋中的男友、化学天才纪豪突然失踪了,而钟好组织布控和抓捕毒贩的任务失败了。
人生在某处的巨大转折,总能将人送入一种恶性循环中。纪豪的突然失踪,让柳冰露心理产生了不平衡和扭曲,于是五年来,她和赵纪光保持了一种纠结的关系,似是为情又不是为情,夹杂着怜悯与叹息,夹杂着对纪豪毫无征兆消失的怨恨与无奈,到最后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五年前抓捕行动的失败,则很彻底地改变了钟好等一干人的生活。钟好由意气风发的刑侦队长变成了游走于边缘的警察油子,狙击手李活变成五年后医闹组织的掌控者,武术高手沈克侠变成了丧失了生理能力、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一切都是戏谑的,都是让人扼腕唏嘘的。
五年后,赵纪光的死亡让一切若隐若显地联系起来,来源不明的医药、毒品,类似阴谋的死亡和舆论,种种镜像相互映照,将幕幕不堪折射出来,也再次将柳冰露、钟好等人的生活拉回到另一条轨道上。作者用强大的故事构建能力,为我们展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展现了小圈内社会群体的生活状态与人生困窘。圈圈圆圆,故事在不断交错,真相也在交错中逐渐清晰起来。
《棱镜》的故事夹杂了多个方面的因素,在类型小说火爆图书市场的状况下,《棱镜》显然是一部难得的社会小说,其对现实社会的贴近和对群体之间错综复杂关系的描述,让具有社会性的人的生活透露出一种荒诞,同时也透露出一种悲剧的色彩。生活其实是缺乏浪漫色彩的,它驳杂、无序,偶尔还出现几帧尴尬和不堪。《棱镜》不断撕扯生活的面纱,将好的坏的、温馨的残忍的都倾倒在我们面前,就像一出永不谢幕的悲剧。在这出悲剧里,我们和故事中的人物一样犹疑着、对冲着,起起落落、悲欢离合,困境中的纠结与挣扎,心灵的脆弱与坚挺,法律与伦理的交互纠缠,让每个人的生命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与烙印。我们每个人带着自己的生命密码在这个世界上走一圈,重合的越多,交集也就越多。
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从《棱镜》中读出的破裂的揪心,正是粉碎生活的虚伪帐幔后难以言喻的悲壮与嘶吼。荒诞的生活,荒凉的人生,慌乱的社会,荒芜的心灵,这是个亟待救济的时代,我们正是其中那个亟待强韧的群体。
(《棱镜》,许开祯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