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四大名著在“一带一路”:《红楼梦》红遍海外不是梦

作者:何明星 何抒扬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6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3796377266

2374301269

《红楼梦》阿拉伯文译本

994633014

《红楼梦》的罗马尼亚文译本

3418556017

《红楼梦》捷克文译本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的瑰宝,在世界上享有崇高的声誉。自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从浙江乍浦港与货物一 起飘洋过海,流传到日本长崎开始,《红楼梦》在海外传播历史至今已经有223年。据统计,世界各国翻译出版《红楼梦》的语种有23种,据笔者在2015年 底检索,依然在全世界各大图书馆流通的译本有21种、166个版本,详见右表。

宝、黛、钗的故事不仅在日本、朝鲜、韩国、越南、泰国、缅甸、新加坡等国家广泛流传,也在19世纪30年代进入到俄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希腊、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荷兰、西班牙等国家,成为家喻户晓的世界文学经典之一。

在周边国家

走人际传播路径

《红楼梦》在“一带一路”的传播与影响,在深受中华影响的亚洲周边国家,走的是人际传播的路径,与其在阿拉伯文化区和西方基督教文化区的传播路径显然不 同。比如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国,《红楼梦》最早是由中国移民随身携带到当地,传播范围也是在华人和能够阅读汉字 的当地社会上层。

据胡文彬考证,《红楼梦》一书进入日本之后,日本外语学校一改以往以中国南京官话为中心的汉语教育方针,转而以北京官 话为主,并以《红楼梦》为汉语学习教材。在朝鲜半岛也是如此。自15世纪开始,中国文学作品大量流入朝鲜,书目中就有《红楼梦》。在泰国的拉马二世期间 (1809-1825),伴随着《三国演义》等小说的翻译改写,就出现过《红楼梦》的记载,但迄今没有发现泰文译本。这表明,《红楼梦》在清代1793年 刻本问世后不久,就传播到了朝鲜、日本及东南亚地区。

在亚洲周边国家《红楼梦》各种译本出现之前,用当地文字注音的对照读本流行过很长 一段时间,如日文、朝鲜文、越南文注音读本等等都有发现。一些学者发现,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等地一些租书铺中,《红楼梦》常与《二度梅》 《金瓶梅》等一起出租,被归为“风俗小说”或“脂粉小说”。这表明,《红楼梦》最初面世时,其文学价值并没有被广泛认可。一些士大夫甚至认为作者曹雪芹是 “诱坏身心性命者,业力甚大”,但由于读者喜欢,其传播情况“较《金瓶梅》愈奇愈热”。这可能是《红楼梦》在东南亚地区全译本出现较晚的原因之一,再加上 书中的诗词歌赋,文字水平要求较高,因此《红楼梦》一直是以摘译本、选译本甚至改写本的形式在亚洲周边国家流传。如越南直到1959年才开始翻译《红楼 梦》,1963年出版了120回的全译本。在泰国,1980年出版了由王际真英文译本转译的泰文40回节译本。在缅甸,1989年出版了由杨宪益英译本转 译的缅甸文《红楼梦》全译本,译者妙丹丁因此获得缅甸国家文学翻译奖。可见,《红楼梦》在中国周边国家的传播,最初是以人际传播为主。用当地文字进行翻 译、改写、改编的译本出现,是这部中国名著在这些国家深入传播的结果。

在中东欧

文本翻译很关键

《红楼梦》在俄罗斯的传播,最早是由俄国东正教访问北京的成员帕维尔·库尔梁德采夫,在1832年将《红楼梦》刻本带回到莫斯科,当做文献资料研究使用。 此后该书长时间默默无闻,直至新中国与苏联建立全面合作关系之后,1958年苏联推出了120回全译本,由著名汉学家帕纳秀克、孟列夫费时8年翻译。这个 俄译本影响较大。1995年、1997年、2014年,后人在帕纳秀克的全译本基础上,又补充、增译,分别推出了《红楼梦》三卷本、二卷本。可见,中国文 学经典在俄罗斯的传播,文本翻译起到的作用十分关键。

《红楼梦》在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中东欧国家的传播,与俄文译本相似,得益于新中国与这些国家建立的“社会主义阵营”关系。这期间的翻译人才、翻译作品等文化交流,都开创了中国与中东欧历史上的一个高峰。

据丁超教授考证,罗马尼亚文译者是伊利亚娜·霍贾一韦利什库,她与著名作家、翻译家伊夫马尔丁诺维奇合作,翻译了《红楼梦》前39回,1975年分3册出版,1985年出版了合订本。

捷克文译者奥·克拉尔1968年开始翻译《红楼梦》,中途经过8年的停滞,直到1986年,才出版了《红楼梦》第一集,首发1300册,当天销售一空,1988年第二、三集出版。至此捷克有了《红楼梦》120回的全译本。

斯洛伐克文《红楼梦》的译者为奥·克拉尔的学生玛丽娜·黑山,她在1978年开始翻译,历时近9年,1996年出版第一部分,2003年出版全部作品。 有趣的是,她翻译《红楼梦》时,其老师奥·克拉尔也在翻译,而二人并不知情。由于斯洛伐克政局的变化,她变成“政治上有问题的人”,不能借阅中文图书,只 能依靠弟弟从加拿大华人社区买来的《红楼梦》,依据一本汉英辞典和俄语手册进行翻译。捷克文译本、斯洛伐克文译本是继日文、俄文、英文之后的全译本。《红 楼梦》在中东欧国家的翻译传播,直接来自汉语原著,与《西游记》《水浒传》的翻译受到英译本影响有很大不同。这是新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主动对外传播中国 文化的显著成果。

《红楼梦》在阿拉伯世界的传播,迄今只有外文出版社在1992年出版的阿巴斯·卡迪米译本,是40回的节译本,没有全译本。但与《西游记》《水浒传》的阿拉伯语翻译从英语译本转译相比,仍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通过影视传播

扩大世界影响力

进入20世纪后,《红楼梦》步入影像传播阶段,为它在世界的传播插上了翅膀。自1924 年由梅兰芳创作并主演的《黛玉葬花》被搬上荧幕至今,大约有几 十部影视作品。其中1987年由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红楼梦》影响最大。当时西德电视二台、一台购买了该片播映权,并译成德文与观众见面,这是欧洲第一个购 买和放映中国电视剧的国家。

上世纪90年代电视剧《红楼梦》在韩国播映之后,再度引起《红楼梦》热,并带动了图书的热销。

此后该电视剧在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播放,引起的传播效果与韩国一样,一度成为东南亚地区广大观众,特别是华人观众在阅读《红楼梦》图书之后的又一喜闻乐见的欣赏形式。

如今,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100多家图书馆里,仍能看到1987版《红楼梦》电视剧的DVD,供读者借阅观看。

影视传播扩大了《红楼梦》的世界影响力,让更多观众通过这种崭新的艺术形式,从较为全面的角度,重新了解这部作品的艺术魅力,纠正了影响较大的《红楼梦》英译本译成《红石头》的错误,这是《红楼梦》小说传播历史上一次大范围的普及和提高。

但十分遗憾的是,目前《红楼梦》仅有9个全译本,其余均为节译本。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中,仍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语言为空白状态。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增强,让更多读者早日欣赏到这部经典,无疑是对外文化传播界今后努力完成的一个历史重任。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