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电影文学里的青年时光

作者:江丹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4日  来源:济南时报  

6BA6B845ACCC48E48607C81F9CD3F953

D180EED508D7430AB1A643E487B3A374

《心灵捕手》《死亡诗社》

总是有人喜欢以导师的身份出现在青年人面前,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们一些可能的行走方向。但也有人以电影或者文学的方式讲述青年故事,它们或者阳光,或者黑暗,而这正是青年人的参差百态。

青年人的生活有阳光

1985年,联合国将青年定义为15至28岁之间的人,2013年,青年的年龄上限被提高到44岁。这30年的时间跨度几乎是人生中的黄金时代,这30年里的很多故事也被以电影或者文学的方式永远地留存下来。

近年来,随着青年一代观影习惯的养成,为他们而拍摄的主题电影一部接着一部。当然,其中很多电影并没有引发青年人的共鸣,反而让他们觉得电影里的故事离自己的生活太过遥远。在刚刚跟少年时代挥手,迈进青年时代门槛的时候,每个人都曾迷茫地不知所措,找不到与人生新阶段和谐相处的方式,误以为突如其来的冲动便是人生最为根本的行动指南。但在近几年本土制作的青春电影里,创作者达成了惊人的一致,将那些冲动统统表现为打架、失恋、堕胎。青年人知道,那些故事对这个群体和这个时期并不全然了解,它们不是青年故事的全部。

相比较于一些电影着力渲染青年人的冲动故事,还有一些电影希望能给青年人一些方向和经验。1997年的那部《心灵捕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里面有青年人的热血叛逆,也有他们与过来人之间的温暖故事。

在电影《心灵捕手》里,一出生就遭到抛弃的威尔生长在美国波士顿的一处贫民窟里,在恶劣的生活条件里,威尔跟贫民窟的其他孩子一样,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为自己的生活环境感到不公,对社会极端仇恨,他对自己不加约束,任由青春的荷尔蒙充当自己的行动指挥。社会上升通道对威尔和他的伙伴们并未关闭,但在他们看来,因为自身条件的限制和外人的刻板眼光,他们每往上走一步都尤其艰难。后来,威尔成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清洁工。

一天,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蓝博在系里的公告栏里写了一道数学题,那些被视为天之骄子的优秀学生却无人能解,最后给出正确答案是在那里打扫卫生的威尔。蓝博注意到这位年轻清洁工的数学天赋,但当他找到威尔的时候,威尔正因为大家袭警被法庭宣判送进监狱。蓝博向法官求情保释,方使威尔免于牢狱之灾,他有意栽培这位难得一见的天才,却发现了由于之前的种种遭遇,青年人威尔早已对社会和他人筑起心墙。于是,蓝博求助自己的大学同窗尚恩——一位尝尽人生甘苦的心理学教授,希望能够将威尔带回一个青年人该有的正常状态。

于是,由马特·达蒙饰演的威尔和由罗宾·威廉姆斯饰演的尚恩之间展开了一场场关于青年人如何继续生活、如何看待人生的心灵对话。尚恩那些帮助威尔打开心灵的话又何尝不是说给银幕之外的所有青年人,当威尔因为感到一个女孩现在很完美,又不想破坏这种完美时,无法为爱情勇敢地向前一步时,尚恩告诉他:“也许现在是你很完美,也许你并不想破坏你自己的完美。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极妙的哲理,因为这样你可以一辈子不用认识任何人。”对追求完美的青年人来说,不完美才是好东西,“能选择让谁进入我们的世界”。

最终,曾经的不良青年威尔在尚恩和好朋友的开导之下走出心理阴影,学会去感受世间的爱,也学会如何去爱世间的万物。这似乎是青年应该有的状态,热爱生命,热爱生活,阳光健康地过着每一天。

有些黑暗很无奈

如果你被《心灵捕手》中由罗宾·威廉姆斯对青年人的心灵关照而感动,那么你应该也看过同样由其主演的电影《死亡诗社》,这部更早之前上映的电影还有另外一个更温柔的名字《春风化雨》。在这部电影里,威尔顿预备学院是一所以培养“高材生”为目标的学校,名牌大学的升学率就是一切。这里的学生学习成绩优秀,人生轨道按照父母预设的专业和职业行走。直到新的文学老师约翰·基廷的到来,他将学生带出课堂,在象征荣誉的照片墙上聆听死亡的声音,带着他们迈着步伐走路以让其领悟人与人的不同,以及这些不同的闪光之处,他鼓励学生跟随自己的内心去追求人生,喜欢诗歌就投身诗歌,喜欢戏剧就投身戏剧,哪怕这些与他们最终的升学考试无关。基廷让这群一直被教导做绅士和精英的学生站到桌子上,从更高的角度看世界。

如果你在刚刚踏入青年时期就碰到这样一位精神导师,那么你现在的价值观一定会有不同,起码功利不是你评判自我或者他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比如你会更加重视人作为个体存在的多姿多态。不幸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在青年伊始的时候,正在为高考奋战,无论老师还是家长,都会说考上大学才算得上是成功。尽管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他们会发现,当年那些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的生活其实也不错,甚至比他们更胜一筹,此时心里难免有落差。

跟另外一些青年人相比,且不说碰到一位真正懂得生命美妙之处的导师有多难得,哪怕是按照学校的传统按部就班地学习、考试、升学都是一种幸运,并不是所有青年人都有机会向沉重的过去告别,就像英国电影《猜火车》里的马克·瑞顿。他跟朋友们靠失业津贴和抢劫、偷盗生活在社会底层,每天的正经事只有吸毒。马克意识到这样的生活太过烦恼,他却选择继续吸毒来忘却。直到有一天,他被父母带回家,锁在房间里,被强制戒毒。

马克意识到生活安定的好,他决定离开故地,在新的城市找到工作,开始新的生活。这个青年人有着沉重且不堪的过去,不是换个地方就能开始新的生活。不久之后,吸毒故友便找上门来,重新将他拉回过去。马克参与了一场毒品倒卖活动,试图带着钱再次开始新生活。电影的开头,颓废的马克和他的伙伴们以抵抗的态度对待人生的常态。电影的结尾,马克才知道,人生必须要选择,包括洗衣机和汽车,包括分期付款和三件套西装,包括未来和生命。

有些青年时期的黑暗是源于时代,个人渺小得无法抵抗。近日,日本文学大师三岛由纪夫的《我青春漫游的时代》出版,讲述三岛由纪夫17岁到26岁的青春纪事。当时正是二战末期,他的青年时光深受当时日本社会的影响。在一个军国主义盛行的时期,所有的享乐都被视为恶习,会严重阻碍国家的整体发展,从而遭到严厉打压。可是,人们担心随时失去性命,每天能做的就是“偷偷尽情地寻欢享乐,以消除内心的恐惧与焦灼”。三岛由纪夫由于看不清世事的底蕴,只能把诸多的刺激压抑下来。后来日本战败,三岛由纪夫产生了一种幻灭意识,并受其影响一生。

今天的时代为青年人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但是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是一个难题。只是在这段人生的黄金时代,有些尝试需要冲动和勇气。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