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文学性永远是电影的第一生产力

作者:柳建伟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7日  来源:文艺报  

U3875P843DT20160427070548

在中国电影资本味越来越浓的今天,讲点常识很有必要

文学性永远是电影的第一生产力

文学是一切艺术之母。这是常识中的常识。诞生于1895年的电影艺术,其母亲自然是文学。电影艺术出现的121年里,文学性一直是推动电影艺术发展的第一生产力。这里,我谈两点常识。

中国目前的电影创作生产极度走偏,电影的文学性为中国电影110年历史中最弱化的时期。

近一个半月里,出现了两个轻视文学的标志性事件。

其一是中国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两会期间遭媒体冷遇。今年3月初的几天,一张莫言、陈凯歌和近20个媒体记者的合影照片刷爆了微信朋友圈。照片中,近20个记者把陈凯歌导演团团包围,有几个媒体人甚至跪在陈导的面前,聆听陈导的发言。陈导右侧半米远的作家莫言,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面部表情极为复杂,被动地参与着近在咫尺的媒体对电影导演的热烈欢呼。

这张照片可以看作文学在中国电影中遭到冷遇的历史性见证。如果这张照片讲述的是美国的现实,它肯定能得年度普利策新闻奖。莫言不仅是第一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同时他还是中国第一部获国际电影节大奖影片《红高粱》的原作者和联合编剧。

其二,中国作家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在中国门户网站看来,其重要性不如一个电影明星巴厘岛奢华婚礼上伴郎团对一个性感伴娘的疑似性骚扰事件。4月初,世界性重要文学奖项安徒生国际文学奖揭晓,中国作家曹文轩获此殊荣。欧美和日韩的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均在第一时间且在显要位置,报道了这个消息。而中国的所有门户网站的所有栏目的首页上,均无曹文轩教授得奖的任何报道。在这同一时段,中国的门户网站文化和娱乐的首页上,不是明星婚礼上的性骚扰事件的连续报道,便是歌手骂歌手事件的追踪揭秘,就连一个著名歌手与第一个前夫的女儿文身抽烟照,都上过这个时段中国各大网站娱乐文化版的头条。

看来,出毛病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影视娱乐界,而是中国社会的总体文化观出了毛病。安徒生国际文学奖不如一则明星八卦重要,不是很奇葩吗?

近些年来,中国电影在文学性上没有多少进步,更谈不上任何独特的贡献,试问:获得20亿、30亿票房的两部电影《捉妖记》和《美人鱼》,对电影艺术的独特贡献在哪里?几亿、十几亿票房的中国电影,有多少部可以谈谈它们的文学性和艺术性?大IP是个什么东西?“互联网+电影+金融”又是个什么东西?

大IP概念的炒作,必然会进一步导致中国电影在内容上的空心化,“互联网+电影+金融”很可能会彻底毁掉中国的电影。

可以说,票房至上的引导,正在把中国电影带入歧路。首先,这15年,中国电影城市票房的增长曲线很是好看。2000年是8.6亿,2010年是101亿,2015年便达到了440亿。2016年第一季度已达到145亿。这种增长速度,确实证明了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其次,媒体的炒作,观众观影的极度非理性,加上资本的贪婪本性,让中国电影票房很快发生基因突变,成了怪胎。票房造假正在让中国电影票房变成一个笑话。第三,讲不好中国故事,提供不了中国价值观的中国电影,票房越高危险越大

仅从数字而言,也不该为中国电影票房歌与呼。中国电影的年票房总收入,基本上等同于中国房地产销售排名十几的一家公司的年卖房收入。今年第一季度,房地产公司销售冠军是万科,卖房卖了752亿元,第十名万达卖房卖了215亿元。电影一季度卖了145亿元,真的不值得夸耀。

综上几个方面,说今天的中国电影正在违背常识发展,是恰如其分的。

中外电影史,有无数例子证明文学性是电影的第一生产力这个常识。

世界上出现的经典电影,没有一部没有坚实的文学性做基础。电影问世的120年,不同时期、不同国家,都有经典影片的评选活动。久而久之,便有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基本公认的经典电影名单。《公民凯恩》《迷魂记》《东京物语》《2001太空漫游》《八部半》《教父》《第七封印》《偷自行车的人》《七武士》《罗生门》《肖申克的救赎》《美国往事》《天堂电影院》《阿甘正传》《勇敢的心》《辛德勒的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现代启示录》《全金属外壳》《猎鹿人》《西北偏北》《沉默的羔羊》《罗马假日》《卡萨布兰卡》《城市之光》《巴顿将军》《钢琴师》等四五十部电影,占据着各种各样的经典电影榜单。这些电影风格样式各有不同,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极强的文学性,都通过文学尊重了人。即使是《星球大战》《指环王》这样的系列电影,人也是第一关注的要素。

中国电影110年,也有过各种各样经典电影的评比。《小城之春》《马路天使》《芙蓉镇》《霸王别姬》《英雄本色》《红高粱》《阿飞正传》《重庆森林》《悲情城市》均是各方公认的中国电影杰作。这些中国电影,无一不具有极强的文学性。

没有文学至上的观念,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大师。世界上的电影大师,无一不重视电影的文学性,他们要么是一流的文学家,要么从一流的作家作品出发创作自己的电影。欧洲的伯格曼、费里尼、卓别林如此,日本的黑泽明、小津安二郎如此,美国的库布里克、希区柯克、斯皮尔伯格、科波拉更是如此。韩国、伊朗电影近20年的崛起,无一不是从文学性出发的。

中国电影110年,导演尊崇文学就成功,导演轻视文学便失败,这是铁律。费穆的《小城之春》赢在文学性上;谢晋所以成为新中国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成在他几十年以一贯之的对文学的敬畏;没有莫言、余华和苏童的原著文学,张艺谋很难取得今天的文化地位;陈凯歌和冯小刚的电影好与坏,也要看与他们合作的编剧文学能力的高与低。

在中国电影人味越来越淡,资本味越来越浓的今天,讲点常识很有必要。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