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记录人类的生活与精神的意义

作者:何建明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9日  来源:文艺报  

U3875P843DT20151228072251

 2014年9月12日,临近傍晚时分,位于京西的解放军第三〇二医院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根据国家统一部署,中国军队积极参与援助西非国家抗击埃博拉,为此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正式抽组解放军第三〇二医院31名队员,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和国家有关单位共赴塞拉利昂执行抗击埃博拉疫情的任务。出发时间定在三天后的9月16日。突然而至的命令犹如一颗凭空掉落的炸弹,在北京深秋的这个傍晚,在三〇二医院井然有序的院落里迅速地辐射开来,使原本秋高气爽的季节陡添了莫名的温度和焦躁……

2014年,一件本来与中国没有什么关系的事,却偏偏又让中国人赶上了,并且感动了全世界。这就是西非国家的“埃博拉”事件。“埃博拉”病毒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魔鬼,死亡率据说超过80%。但中国现在是个大国了,什么事情无法不去管,不管就会受到别人的指责。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太多,有些事你想管末必能管好。中国越来越被外界看好,是因为一不会乱管,二是一旦管了就肯定能管好。这样的国家被称为“负责任的大国”。

2014年,我们中国在世界上又做了一件出彩的“负责任的大国”所做的事,这就是我们出手支援了非洲几个国家抗击埃博拉并取得卓著成功。

《极度威胁》就记录下了这一事件的主要和精彩的过程。曹岩、马泰泉、刘标玖都是我熟悉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家,花晓和庄颖娜这两位年轻的作家也有不少作品为读者所熟知,他们都是解放军总后勤部“报告文学方队”的重要成员。由这样一个方队集体出击,完成对一个集体“远征医疗队”(我这样称以三○二医院为主体的我军支援非洲抗埃博拉医护人员)的事迹,本身就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明。证明文学总在我们看得到或看不到的时候挺身而出。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给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获奖评价:“她如音律般的作品,是记录我们在这个时代中遭受苦难却仍勇往直前的丰碑。”注意这里的几个关键词:音律,记录,时代,苦难,丰碑。阿列克谢耶维奇是名记者,她的作品在我们看来叫“报告文学”,西方国家多数叫“非虚构”。我在与英国和希腊的作家对话谈论到“非虚构”时,他们的作家是怀着无比感恩的神情,来向“非虚构”的发源国——我们中国的作家讨教。这些国家的作家们都知道中国古代就有伟大的“非虚构”作品——《史记》等名篇,他们甚至还知道中国现在每年出版的“非虚构”作品——报告文学,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中国的作家好幸运,你们生活在大发展的时代,不像我们西方国家那么衰落。”他们说。所以,前不久我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话:中国有实力与任何一个国家的非虚构创作比高低,同样我们有实力去竞争诺贝尔文学奖——只要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在选择非虚构作品时不戴着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的话,而这恰恰是他们很难做得到的。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中国有一大批如《极度威胁》这样的作品以及如此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们。

《极度威胁》写的也是一个灾难性的题材,一个远在天边的与书中主人公毫无关系的国家突然发生恐怖疫情之后奋勇出手相助的一系列故事。那些故事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因为埃博拉这个病毒太可怕,一旦碰上,死亡几乎是必然的。中国有过“非典”疫情的经历,我们太恐惧那样的病毒侵袭,然而“埃博拉”比“非典”还要高出一级。本来是远离我们万里的国家发生了这样的疫情,与我们毫无关系。但我们是非洲人民的友好国家与朋友,在非洲人民水深火热的每一天都在面临更多死亡的时刻,中国领导人和中央军委向我解放军医护人员发出了支援非洲抗击埃博拉的命令。不能犹豫,也没有犹豫,我解放军医务工作者就是这样的“白衣铁军”,他们的风采和英勇形象在当年国人面临“非典”时期就显示过。他们平时总是给人感觉是柔美和优雅甚至还有些书生气的形象,但战斗命令下达之后,他们就像所有的人民解放军官兵一样,步伐坚定整齐有力,目光炯炯有神锐利。他们也是平常人,也有父母和儿女,但接受命令之后,他们就是铁军,就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天使是一切恶魔的死敌。万恶的埃博拉,面对中国来的天使,它们恶毒地等待着机会,等待着显示它们的致命能力。但可憎的埃博拉万万想不到用极度的死神魔力来威胁中国医务人员是妄想。于是我们就有了《极度威胁》中看到的许多惊心动魄而生动精彩的殊死决战场面。李进、秦恩强、刘丽英、秦玉玲、柏长青、刘建军、钱军……可以列队排成长城一样巍然屹立的名字,他们和她们,时而穿着迷彩服,时而穿着防护服,时而穿着五颜六色的便服,神情严肃,姿态冷峻,小心谨慎,又出手果断;他们热情好客,动之以情,行之以达,让“死亡国度”里的人民和患者有了生的希望。这是何等的考验!读到秦玉玲奋不顾身去清除污染的垃圾、柏长青千方百计抢救自己战友刘文森的情节时,谁不心颤泪动?

许多时候,我们也在说“舍生忘死”“挺身而出”等等英雄气慨的话时,其实根本不用那么气壮山河。但在抗击埃博拉的一线,死亡是随时的、不经意的和无所不在的,在那样的环境和条件下,你才会体味到真正的舍生忘死、挺身而出。因此我要感谢总后勤部的几位文友,对他们表示我的敬意,感谢他们送给广大读者一份阿列克谢耶维奇式的厚礼。

文学尤其是报告文学(或称非虚构),在今天的世界,真实性的特殊魅力已经毋庸置疑。人类还在发展和前进,这个过程中人类面临的死亡挑战还会继续和遇到更大的困难,甚至是灾难,记录和叙述好这种灾难和困难,本身就是人类精神的一种特别有力量的表现。作家的任务大概就是去准备接受这份重任,因为这也是人类共同战胜困难、获得更大发展和完美的一份责任。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