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只有跨时代的作家才能弥合网络文学与纯文学

作者:韩浩月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5日  来源:京华时报  

中国作家协会12月17日正式成立网络文学委员会,引起广泛关注。在日前举办的一场读书沙龙上,网络作家唐家三少说:“通俗文学的销量哪怕是严肃文学的100倍,它也永远无法取代严肃文学的作用。”在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之争已经成为陈年旧事的时候,这样的说法是真正了解了文学功用的多样化后发出的。

在网络文学最初显示生机的时候,严肃文学界对网络文学抱有近乎冷漠的粗暴对待,这也导致后来崛起的网络作家对严肃文学也不屑一顾。网络文学借互联网生活这个大势,到今天已经成为公众娱乐生活的主流:网络作家开始加入中国作协,传统文学报刊把网络文学纳入了评价体系,众多的严肃文学作家也纷纷触网,甚至开始尝试网络写作。

两个写作群体的“敌意”已经消弭于无形。“现在的网络文学99.99%都是垃圾”这样的激烈批评也再难听到。出现这种情形,原因很简单,就是两大写作群体忽然间发现,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直接的竞争:严肃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网络作家写不来,网络作家所撰写的超长篇小说,传统作家也做不了。况且,两者的文学观念、文学审美、创作方式等都有巨大的差别,无法用一根标杆去衡量。

其实,严肃文学更有理由成为当下大众的消费主流。我们曾经拥有过这样的时期,从王蒙、张贤亮、刘心武、蒋子龙,到路遥、贾平凹、莫言、陈忠实……他们的作品一纸风行,为影视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改编灵感。在长达三四十年的时间里,严肃文学为人们提供着精神抚慰,帮助人们去释放情感、表达自己,那时候人们对文学的依赖一点儿也不输现在争着给网络作家打赏的粉丝。

网络文学是个独特的现象,同在互联网时代,只有中国有网络文学这个说法。正是因为严肃文学的不在场,为新的写作形式提供了空间。严肃文学的创作群体萎缩导致写纯文学作品的作家减少,又使读者大面积流失。读者不再关注严肃文学,是因为他们在娱乐层面有了更多的选择,也因为严肃文学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给予读者更多的精神指引。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严肃文学出现断崖式的跌落,陷入久久的沉寂。有人曾将严肃文学的失落,归结于读者不再喜爱阅读,网络文学的走红恰恰反驳了这个观点。不是读者不爱阅读,而是需要阅读的内容、平台都要满足读者的需求。尤其是在内容方面,80年代那种百家争鸣式的写作诞生了无数优秀的作品,制造了严肃文学最后一轮辉煌。现在的纯文学作品仿佛仍然沉浸在对那时的追忆中,无法摆脱既有的写作意识,经验反倒成了桎梏。

“文学已死”“文学没有找到继承人”这是对严肃文学极其悲观的看法。但即便是在碎片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仍有大量坚持纯文学创作的人,只是他们暂时没有适应时代的变化。只有跨时代的作家才能把文学与市场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对年轻写作群体是很大的考验。如果优秀的网络作家突然有了严肃的文学意识,转行到严肃文学创作,或可催生有新意的作品。只是,日更新几千字上万字的网络作家,还是让人担心“写伤了”,没法再写出具有较高文学浓度的小说。

所以,严肃文学成为大众消费主流目前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盼望,文学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会被“产品化”的商业文学所垄断。严肃文学依然还会继续小众下去,但我相信总会有文学天才在某一天不期而至。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