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让文学呈现生态之美

作者:李青松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5日  来源:衢州日报  

我们正在步入生态文明的时代。我们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着丰富鲜活、多姿多彩的动人故事。而作为一个生态文学作者,我更多关注的是那些有关生态的故事,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故事。其实,《蓝莓谷》讲述的就是一个有关生态的故事,一个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故事。

梭罗说:“我步入丛林,是因为我想从容不迫地生活,仅仅面对生命中最基本的事,看看我是否掌握了生命的教诲,而不是,在我临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在瓦尔登湖岸边的小木屋里,头发乱蓬蓬的梭罗居住了两年零两个月零两天。与他为伴的,是鸟语、露珠、虫鸣……还有漫天的繁星。除了劳作,就是观察与思考。他用自己的行动静静地埋葬了四个字:穷奢极欲。

诚然,我们每个人不可能都成为梭罗那样的人,甚至也不一定人人像《蓝莓谷》中的大潘那样甘愿用蓝莓去喂鸟,但每个人对自然怀有一份敬畏之情,尊重自然,善待自然,不糟蹋自然,却是可以做到的。每个人几乎都可以讲述一段自己与野生动物有关的故事。鸟从空中飞过,不留痕迹,但可以留下一个生动的故事。在一定意义上,也许鸟就是自然的符号。我们对待自然的看法和态度,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

生态问题催生了生态文学,但生态文学的使命却是为了消除生态问题。虽然生态文学不能直接改变生态状况,而改变人们的思维和观念,甚至改变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则是完全可能的。

生态文学通过凝视一片草叶、一滴露珠、一枚花朵来打开一扇窗,呈现人与自然的关系,反思生态问题中人的问题。生态文学拒绝农药,生态文学拒绝化肥,生态文学拒绝贪婪和奢华,生态文学拒绝一切与美无关的事物。

生态问题的本质,是人的问题。或许,人的最大问题——就是丢失了人性。而导致丢失的重要原因,或许就是人走得太快了,快得连灵魂也跟不上了,快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都忘记了。

如果说野性的呼唤,呼唤的是人性的回归的话,那么体现人对自然的尊重和敬畏,让灵魂跟上脚步,就是生态文学永恒的主题。生态文学远离喧哗和浮躁,远离功利和诱惑,在孤独和寂寞中,从容不迫——生态文学的劳作全靠力气和汗水。

我们不必过多地在乎外在的评价和议论,而忽略了自己内心的安宁和快乐。

在我看来,生态是一种特定的存在,既有时间的积累,也有空间的分布。生态是个整体概念,它既是错综复杂的,又是井然有序的。它既有丰富多彩的色调,也有令人称奇的结构。生态在经度与维度之间永远处在动态的变化中。生态是不可复制的,生态是不能位移的,生态不可标准化。生态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多样性、生动性和变幻莫测的不确定性。

眼睛所看到的生态,仅仅是现象,完整的生态我们根本无法全部感知。它超越了人的意志和想象,甚至存在于人类的经验和见识之外。

有人说,砍了多少亩林子,就造多少亩林子去还账。这样,可以消长平衡。而我要说,树林与森林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一万亩人工林与一万亩天然林是绝对不能等同的。即便是天然林,即便面积相同,那么西双版纳的天然林与大兴安岭的天然林也是绝对不能等同的。对生态进行数字化的计算和货币化的评估都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生态,具有至诚至善至美的意味。生态有自己的逻辑,它体现了自然法则的节律与和谐。生态呈现的是自然的动态之美。生态显示的是蓬勃的本能和生命的律动。生态里藏匿着土壤、水分、空气和阳光,生态里藏匿着动物、草木、菌类和许许多多微小的生命,生态里藏匿着灵感、激情、思想和信仰,生态里藏匿着定理、法则、传奇和故事。

生态可以没有我们,而我们的快乐和幸福须臾离不开良好的生态。——用文学的形式呈现生态之美,是生态文学作家的使命和责任。要知道,生态之美的背后,往往总是映射着人性之美的光彩。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