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中国科幻文学需要新力量

作者:刘秀娟 行 超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8日  来源:文艺报  

最近科幻文学界热闹起来。刘慈欣获得“雨果奖”显然对整个科幻文学的士气起到极大提升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聚焦于这个原本“小众”的领域。这是一时的“眼球效应”,还是中国科幻文学走向复兴的开始?科幻文学必须用创作实绩做出回答。

长篇大奖空缺 短篇创作丰盛

日前,由科幻世界杂志社和微像文化共同主办的第26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暨科幻产业论坛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本届颁奖格外引人注目,刘兴诗、谭楷、王晋康等“老科幻人”,影视、出版、动漫、游戏等行业专家以及众多年轻读者参加了活动,纪敏佳、张静初两位演艺界人士也现身典礼,显示出科幻文学与娱乐界合作的可能性。

本届评奖中,刘慈欣被授予“科幻功勋奖”,在此之前,他已经是8届“银河奖”的得主。《三体》英文版译者美籍华裔作家刘宇昆再次荣获最受欢迎外国作家奖。张冉、宝树、吴岩、桂公梓、陈梓钧、索何夫等分别荣获最佳中篇、短篇及科幻新人奖。

令人遗憾的是,“最佳长篇小说奖”空缺。“长篇断档,但是短篇一直在发展,作者和读者都在增加。在图书市场上,能获得读者认可的长篇不多。”科幻世界杂志社图书部负责人杨国梁在论坛发言中介绍说。

对很多出版社来说,从短篇开始也许是更加保险的选择。不久前,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姚海军主编的《2014中国最佳科幻作品》,收录了包括吴岩、江波、宝树、张冉、陈楸帆等作家作品在内的2014年度科幻文学中短篇作品13篇。据悉,人文社计划今后每年推出一部科幻年选。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2014中国最佳科幻作品》媒体见面会上,《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这样形容目前我国科幻文学的现实图景。“现在,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但是这个口子打开以后,我们突然发现后面的兵力很有限、也很微弱。科幻文学新生力量的成长和现在的市场需求之间有很大的不适应,年轻的作家队伍规模有限,能创作长篇的更是屈指可数。这就是中国科幻的现实。”

对于目前中国科幻文学的方向、潮流,王晋康、宝树、张冉等几位作家认为,目前中国科幻文学基本形成了一个刘慈欣式的主潮——传统科幻、硬科幻。刘慈欣借用吴岩的说法描述了我国科幻文学的特点,即“新古典主义”——有古典的因素,但用新的风格来表现。

在刘慈欣看来,仅靠一个国际性大奖来真正推进科幻文学创作很难。他认为,主流文学中“怎么说”比“说什么”更重要,而科幻文学的“说什么”比“怎么说”更重要。他认为,人类在科幻小说之中是成为一个整体的,“民族的东西在某些作品中很重要,但整个科幻文学需要有一个世界的视角”。

北师大教授吴岩认为,现在似乎能看到一点科幻复兴的迹象,但是他也提醒,“在突然出现的意想不到的繁荣面前,人很容易走失。每一个主要的作品类型只会有一两个人站在那里面,后面的人如果还沿着这个路走,就会淹没在里面。作家要坚持写,但是你要找出不一样的道路,才有被广泛认可的可能性”。

最有可能的突破是科幻电影

这两年明显感觉到,愿意投资科幻的人越来越多,在传统出版之外,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都开始寻求与科幻界的合作,成熟的“科幻产业”是否可期?

对此,刘慈欣认为,我国在短时期内真正发展成一个大规模的科幻产业是很困难的。目前来看,最有希望的一个增长点就是在影视方面。大量的资金都流向这个领域,让他担忧的是,现在科幻电影缺的不是技术、不是资金,而是科幻的情怀。

今年7月,中清龙图发布了一款叫做《星际传奇》的科幻游戏,到目前为止,它在市场上的反应让制作商深刻感觉到科幻现实的“骨感”。研发团队成员师淑芳表示,“我们以为科幻已经成为一个比较大众化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是。大家觉得科幻现在很时髦,但是真的有兴趣吗?未必。”让她感到乐观的是,至少现在各行各业都愿意往这个题材上去靠,都愿意去尝试,这对于未来的科幻产业的发展是有帮助的。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