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已无作家 可代表一个城市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7日  来源:长沙晚报  

“在张爱玲远去,程乃珊故去,而王安忆已越来越和上海年轻一代疏离而影响力淡化的时刻,郭敬明变成了上海想象的新的部分。”著名评论家、北大教授张颐武在一篇博文中对郭敬明的描述,引起了《收获》杂志主编、作家程永新,上海作家孔明珠,作家北村等人的质疑反对。

张颐武的表述,理解成“郭敬明是继张爱玲、程乃珊、王安忆之后的上海文学代言人”更合适些,但显然郭敬明的文学成就是无法代表上海文学创作水准的。所以,张颐武避谈文学而称郭敬明是“上海想象的新的部分”并无不妥,每个生活于这个城市的新上海人,每个讲述上海故事的人,都可以是“上海想象的新的部分”。

郭敬明用他的《小时代》,刻画了大城市一群年轻人的生存状态,由这群年轻人所折射的城市心态,也在“上海想象的新的部分”涵盖之中。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既华美又世俗,程乃珊笔下的上海充满着旧式的优雅知性,王安忆笔下的上海淡然而忧伤,而郭敬明笔下的上海,则拥有着主要用于展示的物欲奢华。城市气质在不同年代作家笔下的变化,映衬着作家的境界,当一名作家对城市的描述符合这个城市大多数人所想时,这名作家就可以代表这个城市了。

在张爱玲时代,她和她的文字是可以代表上海的,无论她走到哪里,她的身上总是能看到上海的繁华与落寞,上海的骄傲与伤痕。出于对她文学成就的推崇,有人认为“与其说是上海的张爱玲,不如说是张爱玲的上海”。在张爱玲时代过后,已经无人能独立承担城市代言人的重任。如果说郭敬明是“上海想象的新的部分”,那么编剧六六也可以是这个“新的部分”,只是,这个“新的部分”更多与娱乐消费有关,与文学关系不大。

城市文化在高度同质化,雷同的城市面孔在不断淹没着人的个性与创造性,作家也无力挣扎出城市生活的旋涡,无法变成站在城市最高处的俯瞰者。不但是上海失去了具有惟一性的文学代言人,北京在王朔之后,也不再拥有真正的“京味作家”。这两座中国最重要的文学重镇,都失去了她的塔尖人物,反而在二三线城市,仍有写作者被奉为代言人,那是因为文学的残余力量,仍然在为城市文化所用,等到城市文化被物欲彻底淹没之后,作家也会随之泯然众人间。

沈从文与湘西,鲁迅与绍兴,林语堂与鼓浪屿,老舍与北京……当作家的名字与一个地方、一座城市紧密相连的时候,作家俨然就是这个地方或城市的名片,让一位作家站立于城市的文化之巅,需要作家靠自己的作品说话,需要读者通过不断的阅读来逐步认定作家与城市的血缘关系,而非盲目地贴标签。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