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三重门 何建明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渴望看到科学小品——从秦牧写《艺海拾贝》说开去

作者:红孩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4日  来源:文学报  

4月27日,出席北京市第八次文代会,在作家代表团的自由发言中,我向诸多文友提出“作家需要知识更新”的话题,引起大家共鸣。我举例说,由于多年做副刊编辑,我收到的很多来稿,大多是对过去的记忆,尤其是对乡村的贫穷记忆。毫无疑问,文学是承载历史的最好方式。但我们千万不能忽视,文学它本身是艺术形式,既然如此,就有一个语言表达和技巧运用的问题。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西方文艺思潮的进入,很多作家都不同程度地开始摹仿“意识流”“魔幻现实主义”等创作方法。最成功者莫过于于早期的王蒙和今日的莫言。必须承认,人有聪明与愚钝之分。我想,我说王蒙和莫言属于聪明之人,大概是无人反对的。反之,如果我说有相当多的普通作者在文学感觉上略显愚钝,恐怕就要招骂了。

作家写作,最大的快乐就是作品发表,得到读者的欣赏。现实生活中,尽管各种诱惑很多,但痴迷于文学创作的人群仍然很庞大。近些年,各地的乡镇、街道以及村庄、社区纷纷成立了文联、作家协会、诗词学会,还办起了不同形式的报纸与刊物。同样是在4月,我到某市参加文学创作年会,又一次看到有相当多的老年文学爱好者坐在领奖席上。这些老人我是相当熟悉的,每次见面,他们都会向我嘘寒问暖,将自己新近出版的书籍送给我。当然,也有相当多的作者把最近创作的散文、诗歌稿塞给我,希望我给看看、说说。平心而论,这些老人写的作品几乎没有什么艺术性,更多的是对生活的回忆,内容也多有雷同。只是,我不好当面说破。我知道,如果说破,那对于七老八十的人将是多么的残酷!其实,也不必这样想,这些老同志虽然心揣文学梦想,到了这把年纪,也不一定非要成名成家,只要活着充实有乐趣就行了。

我要说的是中青年作家,也包括我自己,要成为有作为的作家,你一定要问自己,准备好了吗?通常,作家写作要有四个方面的积累,即生活的积累、感情的积累、技巧的积累和知识的积累。这四个积累缺少哪个都不行,特别是知识的积累。有道是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任何人都不敢说自己是知识的万花筒。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大批青年人提出“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的口号,他们发奋努力,挑灯夜读,不管是电大、夜大、函大,没有一个不是爆门的。上世纪九十年代,面对新经济、高科技的信息时代,很多中年人又提出了“充电”之声。道理很简单,人和时间赛跑,你不努力,你就会落伍。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文学创作,有的人有了警醒,开始各种形式的“充电”,甚至到国外去学习。而更多的人则还是靠过去的简单知识加上生活的积累进行重复写作。可以想见,这样重复的劳动,读者能满意吗?

熟悉现当代散文的读者,一定会读过秦牧先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散文札记《艺海拾贝》,这部书至今已发行逾百万册,影响了整整几代人,是秦牧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作品文笔优美活泼,形象生动鲜明,融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和艺术各方面的理论和知识,是难得的艺术理论著作中的“科学小品”。科学小品,不同于散文,但又具备散文的某些文学特征,因其文中洋溢的知识性为读者所喜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小学课本当中,一般都会收入几篇科学小品,如竺可桢的 《向沙漠进军》、茅以升的 《中国石拱桥》 等。只可惜,现在的科学家已经很少有人写这样的文章了。秦牧散文之所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盛行,与杨朔、刘白羽并列为散文三大家,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散文体现了知识性与文学性的统一。

《艺海拾贝》 自然不是秦牧纯粹的散文集,但其通过对物事的观察与分析,以散文的叙述方式去阐释文艺的理法,倒也别具一格。这本书我读过不止一遍,每次读后都会有新的收获。我非常佩服秦牧先生的博学,他对知识的涉猎是那样的广泛,诸如美术、音乐、戏曲、宗教、剪纸、动物、植物、饮食、服饰等,只要经过他的双眼,他就会心领神会,发现其跟艺术的关系。譬如,在 《并蒂莲的美感》 一文中,作者发现——“古往今来,不少赞颂男女纯洁坚贞爱情的艺术作品感动了人们,那些被人用来形容男女爱情的动物和植物,就多少给人一种美感了。如比翼鸟、连理枝、并蒂莲、双飞蝶之类。”然而,作者还发现——“如果以为如影随形、双双不离的东西就一定能引起人们关于纯洁坚贞爱情的联想,就一定能够引起一些美感,那就大错特错了。如雄虫一生都抱着雌虫过活的血吸虫。”至此,作者得出结论:“美感任何时候都是以一定的思想内容为基础的。”看到此,你不得不佩服作者的以理服人了。

面对当下文坛读者不满的现状,我们的作家是不是该真的认真思考了。在寻找诸多的理由和答案时,我首选的是作家不是缺少精神的钙质而是缺少知识的积淀。所以,我宁可呼唤全国每年创作几十篇科学小品,也不希望生产泡沫般的上千部的小说和电视剧!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