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他带来游戏精神和幽默品质

作者:傅小平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4日  来源:文学报  

 

任溶溶

5月19日,一生与童话为伴的儿童文学翻译家、作家任溶溶在上海迎来90岁寿辰。

此前两天由上海市文联、上海翻译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任溶溶文学翻译学术研讨”上,来自全国各地三代儿童文学作者和翻译家为这位“童心未泯的文学老人”贺寿。任老虽然没能出席研讨会,却通过视频表达了由衷的谢意。视频中的他略显清瘦,但幽默依然,纯真如故。他说:“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品,让孩子看了能微笑,成人看了能回到童年。我很幸运,生活在有儿童文学的时代。”

在长达60余年的儿童文学翻译和创作生涯中,任溶溶翻译过世界各国300余种童话,其中有丹麦安徒生童话集、意大利童话 《木偶奇遇记》、英国童话 《彼得潘》、瑞典童话《长袜子皮皮》。如果将他的译作叠放在一起,就是一个让孩子探索不尽的世界童话宝库。鉴于他在儿童文学翻译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中国翻译家协会和上海市委宣传部曾分别授予他“终身成就奖”和“终身荣誉奖”。

任溶溶创作的儿童文学经典同样令人难忘。儿童文学作家周锐称自己深受任老影响。他说,任老创作《没头脑和不高兴》的那个年代,儿童文学都习惯僵硬的说教,会编个故事教育“没头脑”的孩子,再编个故事教育老爱说“不高兴”的孩子。“任老却别出心裁,把这两种不搭界的‘毛病’搭起界来,塑造出两个有声有色的孩子形象,为中国儿童文学缺失‘鲜活的人物形象’上了生动一课。”

然而任溶溶给中国儿童文学带来的最大贡献,正如不少专家在研讨会上指出,是一种久违的游戏精神和幽默品质。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孙建江表示,在任溶溶之前,张天翼创作了热闹夸张、风靡很久的《大林和小林》等童话。两者同属热闹一派,但张天翼的童话更强调“讽刺”,任溶溶的童话则更注重“幽默”。而“游戏”和“幽默”恰恰是中国儿童文学长期缺位的品质。“正因为如此,任老创作的几篇童话成为了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上绕不过去的存在。”

任溶溶曾说:“自己天生应是儿童文学工作者。”为儿童服务、为儿童写作,可以说是他的生活乐趣之所在。在孙建江看来,任老的这种天性和他的国际视野,使他对外国儿童文学中尤为注重的nonsense(有意味的没意思)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任老说,有人认为nonsense没意思,那只是那些大人们觉得没意思而已。对儿童来说,nonsense不只是有意思,而且它本身就体现了一种游戏精神和幽默品质。在他的作品里,nonsense可以说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存在。也正是这种写作的纯粹性,使得他的作品跨越了时代,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

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任溶溶同样是个风趣幽默、玩兴十足的人物。孙建江曾在不同场合问朋友,如果只选一位,你认为谁是中国最可爱的儿童文学作家。朋友皆笑曰:“那还用说,当然是他啦。”这个“他”指的就是任溶溶。周锐表示,爱说话的任溶溶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他能不停地说,总是很幽默,而且还像苏东坡一样,无一事无一物不能写进儿童诗!”

在任溶溶看来,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就必须有才华,也应该有性格。早年在一次研讨会上,有人批评当时初出茅庐的郑渊洁狂妄,任溶溶立即说:“我欣赏狂妄但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比不狂妄也没有才华的好。要是没有才华却狂妄,这就吃不消了!”而他自己也一直保有令人惊叹的创新意识。据说,曾有一位编辑向他约稿,提出“最好要创新的”,而他直截了当回答:“当然要创新!我的作品都是创新的,不创新写它做什么!”

正是出于这种永不衰竭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即使年届九旬,任溶溶依然坚持不断地学习吸收一切对翻译创作有益的东西,譬如诗歌、电影。干这行60多年了,他依然觉得还能够干点什么。他说:“儿童文学是关于‘小’的文学,但不是渺小的文学,我希望今天年轻一代的文学家能用丰厚的文学修养,建起位于金字塔塔尖的儿童文学。”这就不难理解,他别出心裁地选择自己的生日跟译笔下的著名人物彼得兔一起过。相比这只120岁的兔子,任老称自己“还年轻呢”。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