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警惕抒情”是否矫枉过正?

作者: 张滢莹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4日  来源:文学报  

5月10日至12日,第三届复旦诗歌节在沪举行,来自“三月三”诗群的诗人们与从各地赶来的大学生诗人们相会在复旦校园,畅聊与诗歌相关的各种问题。其间,除了第三届“光华诗歌奖”颁奖礼和《朵渔诗选》、《潘维诗选》及诗歌朗诵会以外,活动还邀请了“三月三”诗群的诗人潘维、陈东东、庞培、张维以及长岛与年轻诗人展开对话,交流经验,切磋诗艺。

在与年轻诗人的对话中,潘维将诗歌比拟为另一种形式的书法:“与其他文体相比,诗歌更重视语言的推进、轻重缓急以及节奏感,和书法一样,这是一种精细微妙的表达艺术。”面对当下社会,诗歌语言如何才能维持活力?潘维认为,将现代性融入日常语境中是诗歌创作中不可缺少的,面对公共性、虚拟性的写作,诗人需要将自身加以抽象,甚至放弃自我,将具体的生命体抽象为变化中的活动体。“现在的写作中,没有人不写自我,但如何超过自我挣扎、自我质疑,用文化的、公关的眼光来写作,是诗人们需要探讨的。”张维则认为,在强调了多年“诗到语言为止”之后,如今不少年轻诗人诗作的情况则是精致精美有余,但直面生活的却不多。“更重要的,也许是从真实开始,达到打动人心的地步。”

在评选参赛年轻诗人的作品时,几位“三月三”的诗人有一些共同的感受,无论作者来自何处,他们在作品中呈现的面貌却靠得很近。“这是否是某种美学时尚?”庞培开玩笑地说,“在这些作品中,单篇作品风格都已经较为成熟,但总体叙述方式很趋同。写作题材也较为接近。”现在的年轻诗人几乎都在校园里成长,生活是差不多的,写作也就差不多了,我们更希望年轻人要敢于冒险,敢于生活。“另外他也提出了一个困惑: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不抒情了呢?”“题材的问题可能随着阅历的增加会改善,但对于抒情的警惕却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庞培表示。“在抒情诗热潮退去之后,我们如今的诗歌总觉得越客观越好,这是否是一种矫枉过正?”张维指出,“要知道,情感、对事物的判断等因素的总和才构成作品,也有诗人说过情感是检验作品合情合理程度的尺度。如今许多人的写作中,最真切的情感反而被瓜分,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警觉。”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