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舒 翼:春天里最美妙的事

作者:舒 翼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2日  来源:人民日报  

“春天里最美妙的事,一个是百花盛开,一个是诗人雅集……”

不久前,参加了《诗刊》杂志主办的“春天送你一首诗”活动,来到小城山东平度。没想到的是,听说举办这个活动,周边地区爱诗、读诗、写诗的人纷纷赶来,只为聆听关于诗歌的讲座,只为向前辈请教与交流。

30年前的春天,这里诞生了一个“春泥诗社”。诗社成员中,有民办教师、有乡村干部、有农民……他们因为诗歌而走到一起。他们在乡村小学的大树下写诗,在小河边、田埂上读诗,还将一首首作品结集成书,从手抄本到散发着油墨味的小册子……30年后的春天,为了纪念,他们重又相聚。

在平度九中和平度师范学校,我有幸观赏了两台诗歌朗诵会。台上的主角是学校的老师和那些十六七岁的学生们。当优美的配乐响起,充满激情的朗诵激昂喷发,在礼堂内久久回荡。

一边是经历过岁月洗礼的“50后”、“60后”,一边是正当青涩花季的“90后”,两代人,以诗歌的名义相聚。不禁让人思考,诗歌与人生,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或许,这个话题过大了。但是,诗歌,确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

《诗大序》里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因为我们有抒发的需要,所以我们写诗。有先哲说过,只要还有一朵花在开,诗歌便不会消亡。当下,不少地方常举行“诗歌节”、“诗歌朗诵会”、“诗歌吟诵比赛”等各种形式的诗歌活动,仍然有很多热爱诗歌的人参与。

《诗经》三百首,“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歌是美好的,它是关于美的体验,是奇妙的精神享受。朗诵会上,聆听年老的、年轻的诗人们朗诵,那些巧妙的比喻、灵动的意象,富有节奏感的文字、抑扬顿挫的语调,使人的思绪瞬间飘忽出诗歌本身的内容,完全被朗诵者充沛的情感吸引过去,沉浸在诗歌所营造出的情感和意境之中。这就是刘勰《文心雕龙》里所说的“神与物游”的境界吧。

美学家朱光潜说,“诗是最精妙的观感表现于最精妙的语言,这两种精妙都是绝对不容易得来的,就是大诗人也往往须费毕生的辛苦来摸索。作诗者多,识诗者少。”对于大诗人来说都是如此,更何况普通人?在“诗人与学子面对面”座谈会上,有一个中学生就问道,为什么“觉得诗歌有点与现代潮流不太搭,跟新鲜事不太沾边”?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对诗歌知识的了解、诗歌艺术的鉴赏,绝大多数限于教科书里,今天的这场讲座或许即是更深层次的启蒙。也许,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写下一首诗,但在他们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若是有诗歌的滋养与荡涤,若是能被一首诗所激励或感动,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面对台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诗人林莽说,“不一定要成为一个诗人,但要具有诗意的情怀。”由此想起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过的那句名言——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诗歌,往大里说,影响到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方式,是否具有充满哲学意味的“诗意”。往小的方面说呢——我注意到一个细节:30年后的“春泥诗社”成员,与当年黑白相片里的那些小伙子、小姑娘比起来老了,可是谈到诗歌,依旧是那么朝气蓬勃——大约是因为他们怀揣着诗,一路走来,且行且歌。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