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2012年中国文学发展状况

作者:中国现代文学馆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4日  来源:文艺报  

前  言

2012年,是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的一年。中国广大文学工作者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和胡锦涛同志在中国作协八代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鼓舞下,深入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勇于探索、不断创新,创作出了一大批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优秀作品。

一、文学创作

1.小说与网络文学

据统计,2012年通过纸媒正式出版和发表的原创长篇小说超过3000部。作为具有巨大综合能力的叙事体裁,长篇小说一向寄托着作家对民族生活的历史和现实深长厚重的思考。本年长篇小说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景观,是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人的生命历程和精神轨迹的表现。李佩甫的《生命册》,在城乡巨变的广阔时代背景中,展现“背负乡土面朝当下”的转型期人物的梦想和奋斗、沉沦和觉醒,力图书写一代人的精神史。金宇澄的《繁花》,主角是上海,是这座城市的今昔岁月和芸芸众生。这部作品采用连载式、网络互动写作,它和叶广芩表现北京生活的《状元媒》一样,致力于化用方言、建构地方性记忆和想象,在接续传统的基础上探索长篇小说艺术新的可能性。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面对复杂的社会生活,探问人性和人情,体现了文学沟通人心的独特力量。周大新的《安魂》感人至深,父子的灵魂对话是对生命意义与价值的诚挚思考。在《六人晚餐》中,鲁敏表现出举重若轻地把握现实的能力,传统工业区里平凡男女的悲欢离合,被赋予了时代和世界的重量。

本年引起关注的长篇小说还有严歌苓的《补玉山居》、张翎的《睡吧,芙洛,睡吧》、苗炜的《寡人有疾》、路内的《云中人》、林那北的《剑问》、蒋子丹的《囚界无边》和孙未的《瓶中人》等,作家们不同角度的勘探和发现,见证了时代生活的宽阔丰盛。

一定程度上由于体裁的轻逸和灵敏,中短篇小说创作一直保持着介入社会现实的充沛热情,作家们在此表现时代生活的各个层面,深切关注当代人的生存境遇和精神世界。从陈应松的《无鼠之家》、王祥夫的《归来》、格非的《隐身衣》、王蒙的《悬疑的荒芜》、邓一光的《你可以让百合生长》、尤凤伟的《岁月有痕》、铁凝的《七天》等名家新作,到魏微的《胡文青传》、姚鄂梅的《狡猾的父亲》、阿乙的《阁楼》、王小王的《邂逅是一件天大的事》、余一鸣的《愤怒的小鸟》、计文君的《白头吟》、蒋峰的《六十号信箱》、陈谦的《繁枝》等青年作家的作品,都证明了中短篇创作处于中国小说思想和艺术探索的前沿。

2012年的网络文学呈现出与传统文学日益融合的趋势。豆瓣网通过阅读器,尝试为具有纯文学品质的作品提供空间;新浪、搜狐、新华网等门户网站的读书或原创频道中,传统文学的在线阅读份额有所提升。网络文学的构成主体是类型小说,年内获得广泛阅读的作品,既有网络色彩鲜明的玄幻、武侠等类型,如猫腻的《间客》、唐家三少的《神印王座》、陈怅的《量子江湖》等,也有较为传统的职场、言情小说,如于莺和江南麦地的《生死浮沉:急诊科的那些事》等。网络原创小说与纸媒出版及影视、动漫、漫画、网游的改编互为传播助力,在2012年蔚为大观。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因为电视剧的热播再次成为阅读热点。

本年上映的国产影片中有38部改编自文学作品,如麦家的《暗算》(影片名为《听风者》)、曹文轩的《三角地》、陈忠实的《白鹿原》、方方的《万箭穿心》、刘震云的《温故一九四二》(影片名为《一九四二》),以及改编自网络小说的《搜索》等,这被认为是继上世纪80年代之后“文学改编影视的第二次浪潮”。

2.诗歌

为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2012年涌现了一批讴歌科学发展辉煌成就、抒发时代精神和人民心声的优秀诗作,如孙晓杰的《红叶辞》、郭金龙的《阳光与海》、廖奔的《我这样吟哦时代》、黄亚洲的《海拔最高的山峰》、张德强的《时代的跨度》、舒洁的《我用静默的胸怀歌唱祖国》等。

本年的诗歌创作,面向现实、贴近时代、介入生活的态势更为突出,诗歌与当下生活的对话能力和诗人的社会责任感进一步增强,例如刘春的《请原谅我做一个怯懦的人》、刘立云的《经济时代的战争》等;同时也出现了如轩辕轼轲的《赠李白》这样风貌奇崛的作品。欧阳江河、芦苇岸分别推出长诗《凤凰》《空白带》,西川推出组诗《万寿》,构成了年内重要的诗歌现象。

以地域、代际、性别、社团等主题为划分标准,诗人们集体推出作品,彰显了诗歌生态的生机勃勃。如《诗刊》《人民文学》等刊发“甘肃诗歌八骏”的作品,《诗歌月刊》推出“全国民间诗刊社团专号”,《诗选刊》推出“2012·中国90年代出生的诗人作品专号”等。《中国诗歌》“2012年网络诗选”专号,集中展示了各大诗歌网站、博客和微博上的优秀诗作,表明新媒体为汉语诗歌创作带来了新的空间。

诗歌正在探索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走向民众的途径,在北京、南京、武汉等城市,地铁成为诗歌发表的新场所;与音乐、戏剧等艺术形式相结合的新型诗歌朗诵会,也体现了诗歌参与构建公共文化空间的独特作用。

3.散文

作为最具包容性的文体,散文创作在2012年充满活力,硕果累累。

感悟生活,梳理心路,叩问灵魂,彰显性情,是最为经典的散文题材。周同宾的《一个人的编年史》、韩少功的《一个伪成年人》、张生全的《第三只手》、葛水平的《我走过时间》、李修文的《扫墓春秋》、李存葆的《渐行渐远的滋味》、帕蒂古丽的《模仿者的生活》、陈希米的《让死活下去》、艾平的《呼伦贝尔之殇》、郭文斌的《大山行孝记》等作品,都秉持着“修辞立其诚”的散文之道,诚挚地探求和辨认生命和生活的真实。

书写历史,涵泳文化,同样是散文写作的重要母题。2012年出现了一批书写历史人物的优秀作品,如贺捷生的系列回忆散文、耿立的《秋瑾:襟抱谁识?》、臧小平的《回忆我的父亲母亲》等,具有独特的体验、独到的见识和充沛的情感。云杉的《文化的非洲》中,作者在行走中感受异域文化,同时满怀“反求诸己”的文化自觉,以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更为深刻、更为自信地认识中华文化和中国问题。于坚的《印度记》、周晓枫的《巨鲸歌唱》等作品,风格鲜明,语言或恣肆或瑰丽,扩展了散文的感受空间和表现能力。

散文集和长篇散文在公众阅读中占有重要位置。郭严隶的《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陈宇欣的《我就是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阿来的《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彭学明的《娘》、周云蓬的《绿皮火车》、李娟的《羊道》、张家瑜的《我开始轻视语言》等,都是本年引起较大关注的散文作品。

不断发展的网络新媒体持续推动着散文写作的扩散,随着微信的兴起、长微博的使用,“微阅读”与“微写作”相生相长,无数面对电脑和手持手机的人们,正在参与着充满活力的中国散文的发展创造。

4.报告文学

2012年的报告文学,与时代同行,与人民同心,与共和国发展共命运,出现了一批思想丰厚、兼具现实意义和艺术魅力的佳作。作家们不断追求探索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的真实性、公正性、文学性和文体创新能力,以满足时代的要求和读者不断变化的阅读期待。

唱响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主旋律、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作品,依然是报告文学创作的主流。何建明的《国家——2011·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满怀爱国主义激情,扣人心弦地讲述了中国政府组织驻利比亚侨民大撤离这一历史事件,雄辩地证明了人民至上的国家信念。冯锐的《亮剑湄公河——中国警方“10·5”案件侦破纪实》,凸显了大国责任和人道情怀。赵学儒的《向人民报告——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和赵雁的《天梯神示——中国“神九”太空飞船成功发射的台前幕后》,以大量生动的细节,表现了祖国建设与发展的壮阔进程。

杜文娟的《阿里阿里》、陈启文的《北京风暴》、铁流和徐锦庚的《中国民办教育调查》、叶多多的《一个人的滇池保卫战》、沙林的《不能缺失的心》、傅野和张现军的《大危局》、陈亚军的《什么卡住了车轮子——北京交通拥堵治理纪实》等,涉及宽广的社会生活和繁多的现实景观,体现了报告文学作家以天下为己任的承担精神。

批评家、小说家介入非虚构写作,仍是2012年的重要现象。梁鸿的《出梁庄记》对农民、农民工、城市“蚁族”、城中村等诸多层面的考察,贯穿着对乡土、对农民的深情和对社会建设的深入思考。孙惠芬的《生死十日谈》,在田野调查的形式下包蕴着文学的细腻感性,对死者的关切最终指向对生者境遇和乡土现实的体察。郑小琼的《女工记》是一部独特的诗文体观察手记,众多女性打工者的命运令人感同身受、不能释怀。

2012年,具有悠久传统的史传写作佳作迭出,解玺璋的《梁启超传》开启了理解从近代到现代的历史转型期的独特窗口;南帆的《马江半小时》,写出了人与历史互相改写的复杂境遇。丁晓平的《王明中毒事件调查》、张健的《北大荒演出队的1976》、彭蜀湘的《家事连绵也峥嵘——我的母亲和志愿军家属队》、董学仁的“自传与公传”系列、亮轩的《飘零一家:从大陆到台湾的父子残局》、彭小莲和刘辉的《荒漠的旅程》等作品,大多以个体记忆的丰富肌理和感性的叙事方式,呈现出大时代、大历史的丰富面相。

5.儿童文学

2012年的中国儿童文学持续繁荣发展。一大批坚守文学性和承载核心价值的优秀作品,受到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

由金波、高洪波、白冰、葛冰、刘丙钧五位作家以网络游戏“植物大战僵尸”为素材创作的系列童话,在年内创下500万册的发行量。这种跨界联姻,拓展了儿童文学的题材,同时提升了网游的文化品格。另一引起关注的新现象是与微博伴生的“微童话”,随后又与绘图结合,形成了中国第一套微童话绘本:赵冰波的《水晶靴子》和王一梅的《住在树上的猫》。2012年,是“中国少儿数字出版发展年”,数字化、读图、移动阅读等新需求,以及漫画、网游等新质素的介入,使得儿童文学创作在篇幅、内容、形式、风格等方面逐渐发生微妙而深刻的变化。

2012年,有相当数量的作品表达了对“中国式童年”的文学想象,秦文君的《王子的长夜》、李秋沅的《以尼玛传说》、沈石溪的《野马归野》、谢秀莲的《留守还有多远——留守儿童采访档案》等,关注当下儿童的生活境遇,充分运用传统文化元素,在折射复杂的社会现实的同时坚守纯真、美好的儿童文学理想。小说家张炜的跨界之作《半岛哈里哈气》,也引起广泛关注。

儿童文学创作与读者和市场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关系。读者持续的阅读热情和作家的“品牌化”,推动了写作和出版的系列化,杨红樱的“笑猫日记”系列、伍美珍的“阳光姐姐小书房”系列、郝月梅的“儿童幽默小说”系列、周晴的“不一样的许多多”小说系列、汤汤的“奇异童话”系列等,本年均有新作推出。

二、文学评论

2012年,评论家和学者们直面文学评论的困境和难题,充分运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进一步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完善批评方法,关注新现象和新问题,提高文学批评的有效性,努力使文学评论成为文学创作、传播和接受过程中的动力性、引导性和建设性力量。

1.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提高批评的有效性

以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为契机,对《讲话》精神内涵及现实意义的理解成为文学理论研究的重要热点。文学评论界通过组织研讨活动、刊发专辑论文等形式,针对文学现状,重温《讲话》精神,深入探讨《讲话》在当代文学发展中的指导性意义、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延安文艺与现当代文学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廖文的《现实主义的精神立场》《现实主义的发展》、雷达的《地气·人气·正气——重温讲话,谈谈我对当前文学发展的几点思考》、张江的《当代西方文论:问题和局限》等文章,都是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思考回应现实文学问题的可贵探索。

批评的有效性是近年来评论界持续关注的重点问题。自年初开始,《文艺报》即开辟专栏进行讨论,并在中国作家网举办以“切实增强文艺批评的有效性”为题的网上学术论坛。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召开全国文学理论批评暨创研工作会议,中国现代文学馆、《南方文坛》杂志与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联合主办以“批评的感受力与判断力”为主题的第三届“今日批评家”论坛,都就如何切实提升批评的有效性、公信力和影响力,加强文学评论对创作的引导展开了深入探讨。

2.当代作家作品研究取得新进展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2012年中国文学界的重要事件,引发了公众对当代文学的关注热情,也带动了评论界对相关问题的讨论。吴义勤的《“极品”莫言——以莫言的两部长篇小说为例》、张柠的《莫言的意义和研究的歧路》、王春林的《莫言、诺奖与百年汉语写作的命运》、栾梅健的《面对历史纠结时的精准与老到——再论莫言〈蛙〉的文学贡献》、张清华的《诺奖之于莫言,莫言之于中国当代文学》等论文,分析和研究莫言的创作,也对当代文学的价值、中国文学的世界性意义、中国文学发展的可能性等宏观命题进行了深入思考。

对作家代际群体的辨析和讨论再次成为重要的批评现象。《芳草》杂志设立“50后”、“60后”、“70后”作家访谈栏目。孟繁华的《乡村文明的变异与“50后”的境遇——当下中国文学状况的一个方面》引发李雪等人的争鸣商榷;黄发有的《文学与年龄:从“60后”到“90后”》,从文学史和理论层面分析了年龄与文学的内在关联;白烨的《新人、新风、新质——青年作家队伍现状观察》,考察了“70后”、“80后”、“90后”作家的创作特点。评论界对作家代际群体的观照,已经摆脱了“贴标签”式的简单命名,更为尊重创作的丰富性、差异性,注重批评的针对性和现场感。

3.新世纪文学与网络新媒体文学研究走向深入

2012年,评论界关于21世纪以来的“新世纪文学”的研究进一步深入。王晖的《裂变与复兴——新世纪十年报告文学回眸》、陈晓明的《汉语文学的“逃离”与自觉——兼论新世纪文学的“晚郁风格”》、李东华的《沸腾的边缘:新世纪的中国儿童文学》、陈思和的《批评与创作的同构关系——兼谈新世纪文学的危机与挑战》、李运抟的《聚焦问题的文学“社会档案”——关于新世纪中篇小说的文学社会学思考》、沈奇的《语言、心境、价值坐标及其他——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现状散议》、张德明的《新世纪诗歌中的后现代主义文本浅谈》、晏杰雄的《论新世纪长篇小说的叙述时间》等论文,都力求以整体性的眼光回顾总结新世纪文学各方面的发展状况。

网络文学和新媒体文学的繁荣极大地改变了当代文学的格局。对网络文学主动介入、深入研究、积极引导是评论界的重要责任。曾繁亭的《网络文学之“自由”属性辨识》、房伟的《穿越的悖论与暧昧的征服——从网络穿越历史小说谈起》、邵燕君的《网络时代:新文学传统的断裂与“主流文学”的重建》、康桥的《论网络小说中的穿越、重生、架空问题》等都是这一领域的开拓性成果。

4.加强中国当代文学的历史化、经典化研究

与现代文学史界关于文学史分期和经典化问题的思考相呼应,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化和历史化问题也开始得到评论界的重视。吴秀明的《史料学:当代文学研究面临的一次重要“战略转移”》、程光炜的《“八十年代”文学的边界问题》、赵黎波的《站在“启蒙”之外的反思——“重返八十年代”对启蒙主义文学观的清理》、董丽敏的《“历史化”性别:“关联”如何可能》、郜元宝的《鲁迅与当代中国的语言问题》等论文重点讨论当代文学历史化的相关问题,而孙桂荣的《新时期文学的经典谱系研究》、贺绍俊的《经典化与当代文学》等则对当代文学的经典化问题进行了认真地梳理。

三、文学活动

2012年,文学界开展了一系列重要的文学活动,坚定“二为”方向,激发创作热情,推动了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和中国文学国际影响力的提高。

1.迎接十八大、学习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迎接党的十八大,是2012年中国文学界的一件大事。中国作协与人民日报社联合举办“与雷锋同行”征文活动,全国各文学报刊纷纷开设专栏,推出了一批讴歌党的光荣历史和伟大业绩的文学作品。十八大胜利召开后,中国作协把学习、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作为首要政治任务和重要工作,召开八届三次主席团会,做出了《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决议》;召开了由作家、评论家和重点作品扶持工程“科学发展、成就辉煌”专项作者参加的“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促进主旋律创作”座谈会。中国作协各部门、所属报刊社和全国各地作协,通过座谈会、短训班、研讨会、报告会、笔谈、征文等丰富多彩的形式,组织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紧密结合文学界实际,认真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2.隆重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

在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胡锦涛同志做出重要指示,李长春同志发表重要讲话,作家代表参加座谈会并发言。中国作协把纪念《讲话》发表70周年作为引导创作的重要举措,开展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座谈会等系列活动。鲁迅文学院举办了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学习《讲话》专题培训班,刘云山同志与学员亲切交流,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现当代文学展”向公众开放,全面、生动展示了中国现当代文学波澜壮阔的历史,特别凸显了《讲话》发表70年来中国文学的光辉历程。

3.大力促进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发展

2012年,中国作协拟定了“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五年计划,成功召开了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李长春等中央领导同志亲切接见与会代表,刘云山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民族文学》杂志创办了朝鲜文版和哈萨克文版。在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选中,来自15个民族的少数民族作家的优秀作品和4位翻译家获奖,其中大多数是第一次获得“骏马奖”,充分展示了少数民族文学新人辈出的生动景象。

4.中国文学“走出去”步伐进一步加快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充分说明中国综合国力和中国当代文学的国际影响力正在逐步提升,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作家的关注度正在不断增强。多年来,中国作协积极推动中国文学“走出去”,2012年主办了第二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采取多种措施促进当代文学作品的对外翻译出版。30多位中国作家和海外华人作家参加了伦敦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这是中国作家继法兰克福书展之后又一次在国际社会集体亮相。随着“走出去”步伐进一步加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感受到了中国文学的独特魅力。

结束语

2012年的中国文学,为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日益多样的精神文化需求作出了积极贡献。党的十八大绘就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宏伟蓝图,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将进一步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肩负起与全国亿万人民共同奋斗实现“中国梦”的历史重任,努力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具有中国气派和世界影响的精品力作!

(转载自《人民日报》2013年4月23日14版)

(中国现代文学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