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一个母亲的爱情史也是社会史

作者:高艳鸽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2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电视剧《娘要嫁人》剧照

电视剧《娘要嫁人》改编自著名华人女作家严歌苓的同名小说,由严歌苓亲自编剧。当初写剧本时,严歌苓就想,如果女主人公齐之芳由蒋雯丽来演该多好。后来蒋雯丽果然主演了该剧,这也是在电视剧《幸福来敲门》之后,两人的再次合作。这部长达46集的电视剧刚刚上演了大结局:单身母亲齐之芳,经历了和3个男人的感情纠葛,走过了30年的沧桑岁月后,最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有人看完这部剧,将其总结为“一个母亲的艰难爱情史” ,蒋雯丽觉得这个概括很准确。

“其实她们很像歌苓姐”

当年接拍《幸福来敲门》前,蒋雯丽先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本子,她将在其中饰演一位女警察,但看完之后觉得人物不够丰满。随后就接到了《幸福来敲门》的剧本,她回忆:“当时看了就觉得剧本很成熟,最重要的是人物很丰满,很有特点,故事也很好看,是拿着就可以开始拍了的本子。 ”于是就有了和严歌苓的第一次合作。在这部剧中,她饰演主人公江路,一个打扮时髦、烫着大波浪的大龄单身女孩,在冲破各种阻挠嫁给意中人后,作为两个孩子的继母在一个家庭中的挣扎和坚守。

严歌苓写出场时的江路,不描写她的脸,而是写她穿着一双高跟鞋的脚,再加上蕾丝边儿的裙子,外裹一件风衣。就这一笔简单的描述,蒋雯丽就明白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很有风情,爱美,有自己的追求” 。这是上世纪80年代的江路。在《娘要嫁人》中,齐之芳出场时30岁左右,大长辫子,额头上有两绺自己卷的刘海,唱歌好听,是单位里的文艺骨干,穿着白衬衣蓝裙子走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某个城市。

于是有人问蒋雯丽,这两个女人是不是挺像的,都有点小资情调?“其实她们很像歌苓姐。 ”蒋雯丽笑称,“她们的外表特别女性,很爱美,但是骨子里又很坚强,讲义气,有一种男性的精神气质。她提供了人物的这个基础,我的表演就会往这个方向靠。 ”她称她们是“非常不同的女性” ,说严歌苓是“擅长抓人物特点的很棒的作家” 。

几乎所有看完该剧的人,都对蒋雯丽的表演给予了肯定。严歌苓说她演得非常到位,“让我非常惊艳” 。 《娘要嫁人》的导演乔梁剪完片子再回看时,“看到蒋雯丽的表演还是有欣赏的感觉,她收放自如,在表演上做的很多非常微妙的处理是导演给不了的” 。

女人选择谁,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当孩子们长大,他们似乎很少甚至从不去探索他们的父母,尤其是守寡鳏居的母亲或父亲,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内心经历的情感。严歌苓关注到了这一点。“中华民族的审美习惯也好,或者道德标准也好,都觉得探讨父母的情感是一件挺难以启齿的事情。 ”她说,“特别是自己的父母如果有孩子后还有非常丰富、非常错综复杂的情感世界的话,他们就会为这件事情感到羞耻。 ”

严歌苓自己也曾经是个父母离异的孩子,在她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时,曾有过走入并接受父母亲的情感世界的经历。所以在她看来,人在任何一个人生阶段,都有享受爱情的权利,特别是寡居的父母。于是她创作了《娘要嫁人》 ,“我想塑造这样一个非常不屈的母亲,在情感上有自己的坚持,并多次因为坚持而遭受磨难” 。

30年时间,在齐之芳30岁到60岁的生命中,出现了3个重要的男人,而她的抉择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变得艰难无比。蒋雯丽说:“她的每一段感情我都是可以理解的。她跟小戴趣味相投,在精神层面最接近;肖虎有男人的宽肩膀,可以让她依靠;老李可以给她物质和地位。作为女人,我们的选择是什么?这些问题其实在今天依然存在,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

很多剧都找过蒋雯丽饰演寡妇,她们通常都表现为“含辛茹苦带孩子” ,但是齐之芳这个寡妇让她觉得不同,“她既要当娘又要当女人,我觉得在今天这个社会都是特别难做到的事情。今天的女孩都既想要物质又想要精神,这很难两全,更何况是在那样一个困难的时代” 。“在中国的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这个单身母亲对于情感的选择,和社会对她的要求,中国传统对她的要求,一定会产生冲突,能够形成戏剧性。 ”严歌苓阐释自己的构思,“我着重讲述一个母亲不轻易为了生存嫁人,但想为爱情嫁人又很难,这是一个坚强的、自尊的女人。 ”

“我们的精神生活,不像父辈那么丰富了”

在《娘要嫁人》的最后一集,头发花白的齐之芳终于和肖虎牵手,在两人的身后,一大片桃林正在被砍倒。每次看到这里,蒋雯丽就觉得这像契诃夫的《樱桃园》 。“一些东西也好像随之被砍掉了,这些关乎于精神层面的对于理想、真爱的追求和坚守,全被认为是没有用的东西,留给我们一种苍凉感。 ”

今昔对比,乔梁也很感慨时代变迁中这种精神气质的流失。“相比剧中的60年代,我们今天的物质生活可以称得上奢侈,但我们的精神生活实际上不像我们的父辈那么丰富了。 ”他说。现在的“80后” 、“90后”们约会无非就是去咖啡馆,精神生活越来越贫瘠,但他从齐之芳身上感受到的是,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虽然生活非常苦,她却没有丧失掉对精神生活的追求。 “她中间也动摇过,想放弃爱情嫁了算了,但最后还是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追求自己的精神生活,而现实是这种精神生活随着时代的改变给她的空间越来越小。 ”他说,“齐之芳永远有自己的精神生活,永远有自己的追求,这是我们想在这部剧里传达的东西。 ”

好在还有那些年代可以在剧中去还原和怀念。为了呈现几十年前的生活光景,剧组不惜耗钱耗时,花了500多万元搭景,包括齐之芳工作的邮电局大楼,邮电局旁边的街道,小戴服装店的外景等。

3个十年的时间跨度,乔梁也分了三个阶段,在画面上努力营造出不同的年代感。他介绍,对60年代的画面处理,是有点像老苏联电影的感觉;到了70年代,把温暖的基调调淡了一些,多了清冷之感,同时因为“文革” ,加了一些红色调的东西,“做出一种年代气氛的同时,使画面有一种跳跃的不和谐” ;而到了百废待兴的80年代,他在画面上渲染了新生之感,“阳光会很明亮,强烈到会有一点点爆的感觉” ,同时,就像歌曲里唱的这个时代那样,是“白衣飘飘的年代” ,在人物造型上,这些元素也都融入其中。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