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一代人的三个侧面”

作者:金莹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6日  来源:文艺报  

“可贵的是,麦豆、麦岸、洛盏这三位‘80后’诗人,以他们的诗回应了年轻诗人以及中国本土诗人们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诗歌除了指向我们隐秘的内心之外,我们能够对生存的幽暗、对人性的吊诡、对时代的‘洋葱’、对历史的惯性和现实的‘中国特色’作出怎样的回应、呼应甚或担当。”在6月10日于陕西安康揭晓的第二届“汉江•安康诗歌奖”颁奖典礼上,评委会主任、青年诗歌评论家霍俊明对获得本届诗歌奖的三位年轻诗人作了如此概括。“汉江•安康诗歌奖”由安康日报社领衔主办,当日,商震、沈奇、霍俊明、段从学、崔勇、娜夜、蓝野、路也、李小洛等诗人、评论家出席颁奖典礼暨“走进安康”大型诗歌朗诵会。

“在度过了青春期抒情写作之后,他们的诗歌转向了对现实和当代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方式”

近年来,随着“80后”诗人们的逐渐成长,越来越多的诗歌活动开始关注这个群体,专题研讨会召开,主流诗歌刊物集体亮相……而“汉江•安康诗歌奖”便是在此基础上,专旨颁发给“80后”青年诗人的年度专项奖。

身为“70后”的霍俊明,将三位比自己年轻的获奖诗人的诗歌,称为“一代人的三个侧面”:麦豆“在一种近乎静寂的表达氛围中,说出了也歌唱了那些人心所爱之物,表明了青年一代诗人对于灵魂性精神世界构建的渴望”。麦岸的诗歌则“一直在穿越那个经常被忽略的侧面,表达了青年一代诗人对于人之历史性存在的思考”。与另两位获奖者相比,更年轻的洛盏,则“一直在强调语言的自觉独立性,体现了青年一代诗人在诗歌语言上的认识和努力”。三位“80后”诗人,分别用自己的诗歌,从三个侧面进行个人化的历史想象方式。在霍俊明看来,这种个人化的历史想象方式,不仅与三位诗人各自的经历和成长语境相关(比如农村背景),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于经年的阅读、写作和阅世过程之中,“他们重新发现了‘现实感’,重新命名了一个时代俗常表象之下的历史暗流的惯性汹涌。他们用语言和具有指向性的诗歌写作完成了一种命运的担当和诗艺的担当”。而在此前,对于“80后”这一群体,人们关注更多的,往往是他们对现实和责任的逃避态度。

“尽管麦豆、麦岸和洛盏这些诗人的诗歌不是完美的甚至会有不同层面的缺点,但是他们的写作肯定是具有强大膂力和持续力的。因为他们的诗歌情怀在同时代诗人中是具有代表性的。而这种情怀显然是诗歌层面的情怀,在度过了青春期抒情写作之后,他们的诗歌转向了对现实和当代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方式。这种所谓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方式,显然在其他为数不少的同时代诗人那里是缺失的。”

“更重要的是如何书写这一代人隐藏于语言中的命运,而非简单被物理的年龄所命名”

在分门别类归在“80后”这个名词下许多年后,却有越来越多的“80后”,对这个分类抱有一种警惕的态度。逐渐发出自己声音的他们,也有了更多思考,来对抗这种一直以来的“被命名”。

“当我们谈同龄、同代的时候,我们谈些什么?我常感到与同龄人的物理距离,我们来自祖国大地的城市与乡镇,我们伴随着‘改革’一起成长,我们对‘网络’的普遍性热衷,我们对‘主义’的集体性逃离,我们跌入现实的身份焦虑之中……共同的时代烙印是难免的,但我个人更看重那些各个时代在我们身心雕刻的痕迹,我们生活在人类的传统中,而不仅仅是当代。”麦岸说。这个出生于1983年的年轻诗人,在进行了十年的诗歌写作后,正逐渐清晰和坚定自己的人生及写作之路。在他看来,这一约定俗成的称呼,“指向性与针对性不明,它仅仅道出了我们全部生于80年代这一既定事实,它无法准确描述这一代参差多样的作品风格,更无力洞察这一代内部存在的分化与写作道路的迥异追求。”

随着写作年龄的增加,“80后”这一诗歌群体也越来越多元和复杂,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可以概括和束缚。他们开始更多地思考自己在整个历史的处境,而不仅仅将自己简单地局限在一个代际之中:“事实上,30岁,对有些人来说是开始,对有些人来说已结束,像兰波,30岁对他而言不是诗人而是一个二流军火贩的开始,他20岁之前,便写下了坚实之作。总之,比迷恋、纠缠于‘80后’概念的风言风语更为有效的,是对文本及生成背景的深入,哪怕仅仅一个侧面,亦有助理解并反思这代人的诗歌写作风貌。因为,更重要的是如何书写这一代人隐藏于语言中的命运,而非简单被物理的年龄所命名。”麦岸表示。

而麦豆又是如何阐释他写作诗歌的缘由?“当代人的生活处于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压力之下,如何缓解当代人的焦虑?如何唤起人们对传统有价值的文化的认可?如何使自己回归内心的真实?一直是我写作思考的主题。”麦豆表示。对三位年轻的诗人而言,诗歌写作是接近真相,是表达命运,是对时间的一种追溯和对现实的一种安慰,是超越自身、对更大范围内历史、人文的关注。

“汉江•安康诗歌奖”由安康市人民政府、“汉江•安康”诗歌创作基地设立。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个颁发给“80后”青年诗人的年度专项奖。以每年一届的形式,面向全国,评选出三位在上一年度创作成绩突出,国内诗歌界影响较大并呈现独特个人气象、生于1980年以后的优秀青年诗人,每人奖金8000元。6月10日,首届“南宫山杯”全国诗歌大赛获奖名单也同时发布:孤城获一等奖,王琪和谈雅丽获二等奖,吉安、海的割耳、月满西楼获三等奖。逸尘、张后等共三十位作者获优秀奖。该奖项由陕西省安康市委宣传部、安康日报社、岚皋县委县政府联合举办。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