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活着 周国平 三重门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当原创文学遭遇“免费盗版”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2日  来源:  

当原创文学遭遇“免费盗版”——盛大诉百度版权案折射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缺失

“百度文库不死,中国原创文学必亡。”

在以“涉嫌发布盗版内容”将百度告上法庭后,盛大文学首席执行官侯小强以悲愤的姿态,在微博上呼吁包括作家、出版社在内的内容创造者、提供商,向百度“开火”。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调查发现,盛大文学将讨伐的矛头指向百度文库,认为这里已成为滋生盗版的温床,盗版模式从单纯盗贴文字内容转变为形成网 络盗版文学利益链。百度认为,相对于收费的盛大文学,百度文库提供了一个免费的分享平台。用户上载分享的内容存在盗版情况,但仅占文库内容的很少部分。

作为业界备受关注的版权诉讼,网民对盛大和百度之争的关注点已远远超出案件本身。

盛大PK百度:网络文学遭遇盗版侵权

“再不反击,就只能坐等灭亡。”侯小强在微博中这样表述,“这并非两个公司间的战斗,而是一个国家的创意未来与绊脚石的斗争。”

盛大文学旗下拥有七家国内领先的原创文学网站,占据国内原创文学市场份额的80%以上。

“自2009年百度文库开始试运行以来,文库中所收录的小说绝大部分是未经许可的侵权作品。这些侵权小说为百度带来的流量和由此导致权利人的损失都是无法估算的。”盛大代理律师说,百度文库打着其所谓“分享”的旗号,对充斥的盗版内容视而不见。

2010年3月,上海市卢湾区法院正式受理了盛大文学起诉百度一案,目前,还处在证据交换阶段,尚未开庭审理。

侯小强在谴责百度文库盗版后,又在微博上公布了手机号码,并希望整个行业行动起来,建立良好的互联网秩序。当当网总裁李国庆短信回复他说:“支持你的行动,我让我们公关部向百度文库开战。”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此后在网上发表声明称,支持盛大文学联合出版界起诉百度,并呼吁各出版机构、民营出版策划机构、作家等著作权人加入联合起诉百度的队伍,强烈建议行政执法部门、司法部门以及管理部门明确对百度侵权的认定,加大对其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

“在打击百度文库盗版上,盛大文学并不孤独。”侯小强在微博上说,希望整个行业行动起来,发起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版权系列诉讼。“这并非两家公司的争斗,而是一个良好互联网秩序的开始。”

面对版权质疑,百度文库产品经理李锦飞表示,百度文库建立一年来,已经成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文档分享平台,其价值在于推动文档类学习资料及经验知识在互联网上的沉淀、帮助网民更好地分享知识、交流学习经验,并非一个简单的小说阅读平台,也并非“鼓励盗版”的平台。

“盛大文学是一个以向用户收费、以盈利为目的网络文学平台;盛大旗下网站提供的内容,并非中国创意产业的未来。”百度高级经理徐继业点开盛大下属的文学网站说,页面上充斥着各种低俗内容,如果中国青少年花钱看到的是这样的东西,将导致不良的社会后果。

“百度文库的产品模式则是对用户免费,内容主要是教育相关的知识和经验分享。”李锦飞说,从去年11月百度文库推出到现在,一年时间里,网友共 上传文档1000多万份,内容涵盖教育、外语、考试、专业文献、行业资料、应用文书等近十个领域,其中80%以上的文档与教育相关,其余的则多为一些合同 范文、游戏攻略、职场心得等内容。

针对侯小强的“版权”质疑,李锦飞表示,虽然文库的所有内容都是由网民自行上传和编辑,但百度一向尊重国家相关知识产权法律法规。

“百度文库专门设有24小时举报投诉通道。”徐继业说,“一旦有人或者机构发现网友分享的内容有侵权现象,只需要通过举报系统反馈情况,并提供具体链接,百度会依法迅速核实相关文档,并作出相应处理。”

但侯小强透露,针对网络盗版作品,盛大文学方面曾先后给百度发出9封律师函交涉,但侵权作品一直没有删除。

徐继业一边用百度搜索“斗破苍穹”关键词,一边说:“一共可以搜索到3750多万个网页,其中有百度百科介绍‘斗破苍穹’,有涉及‘斗破苍穹’ 的新闻页面,还有提到了这个词的小说评论等等。百度无权将‘斗破苍穹’设置为屏蔽词不让大家搜索。如果要逐一审查哪些是盗版哪些不是盗版,百度受理投诉的 40人团队,每人每天要处理近百万条搜索,操作起来不可能。”

“这才仅是一个关键词。”徐继业说,百度每天的搜索量上亿条,尽管百度拥有目前互联网最大的投诉处理团队,但若要一一审核每一文档的著作权问题,不具可行性。

“盗版利益链”是否已经形成?

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年历史,但网络文学依托数以亿计的网民数量,得到迅猛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文学网站有5000多家,签约作家数以百万计,网络文学读者超过1亿,仅盛大文学的注册用户就达到4000万。

相比之下,盗版文学的规模要大得多。

今年早些时候,在上海举办的“数字网络环境下的版权保护”主题高峰论坛上,盛大文学总裁吴文辉估计,现在文学盗版网站的数量约为53万家,每年盗版市场利润约为50亿元。

网络文学的赢利模式主要是注册用户付费阅读。以起点中文网为例,每天有50亿字被阅读,用户看1000字的VIP作品,付2分钱,仅这一项每天收入超过10万元。

2分钱创造了起点中文网的赢利奇迹,也培育了一批年收入高达数十万、上百万级的网络写手。侯小强说,目前盛大文学旗下的作者超过110万名,盛大网络为此进行了大量投入。

从事网站运营的业内人士焦先生对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说,只要用百十元钱在网上注册一个域名,网络空间租用费用、网站设计开发等费用加在一起,整个盗版文学网站的建设成本仅数万元。

“盗版小说网站雇佣部分人员到收费文学网站,将排名靠前的小说全部花钱注册成为VIP用户,把该网站畅销的网络小说复制出来,放在自己的盗版网 站上,用更便宜的价格,赚取差价。”焦先生说,通过搜索引擎对盗版网站的收录与宣传,每个盗版者每月能获得的收益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乃至上百万元不 等。部分网站通过链接广告,浏览网络小说必须点击广告,广告商会给盗版网站一部分利润分成。

盛大文学法务总监陈明峰介绍,目前盗版网站已成“星火燎原”之势,并通过盗版热门文章提高浏览量来吸引广告商投入获利。来自易观国际的调查也表明,国内1400多家电子网站当中真正拥有版权的只有4.3%。

为了防盗版,一些文学网站采取技术手段让盗版者无法直接粘贴,但也难不倒他们--请几十个人打字录入,打出来后,有人专门分发出去,卖给盗版网站。“传播速度非常快,一篇新小说放上去没多久,就传的到处都是。”陈明峰苦恼地说。

业内人士表示,搜索引擎事实上甚至成为盗版产业链的领头人和黏结者。一方面对盗版网站不加任何标注、提示,不进行积极的屏蔽与删除,另一方面通过竞价排名、广告联盟等业务,促使中小型网站竞相为了流量和点击率,不惜盗版人气作品。

陈明峰表示,搜索引擎还通过操纵排行榜结果,让正版链接通过付费形式才得以展现。“有些作品甚至在前三页看不到正版链接。”陈明峰说,“搜索引擎在盗版活动中丧失了技术中立原则,毫无客观性、公正性可言。”

侯小强给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摆了几个数据:起点中文网最受欢迎的10部小说在搜索引擎上被盗版的次数平均每部为800万次。其中,小说《斗破苍穹》甚至有2000多万个盗版链接。粗略估算,百度盗版给盛大带来的损失一年超过10亿元。

“关了百度,中国从此无盗版?”徐继业否认了“利益链”之说,“百度提供的是第三方搜索平台,一些盗版网站由此发布信息,网站的接入审核权限不应该在百度。”

网民“灯未央”在微博中表示:“平心而论,作为一项互联网应用产品,百度文库设立伊始并非就是邪恶的。但是,百度文库的‘共享’尺度无疑需要慎之又慎,当共享建立在侵权基础上时,再出色的互联网应用产品都会变得黯然失色。”

网络盗版“僵局”期待多方破解

网络文学起自草根,经过资本扶植与自身发展,呈现良好的产业前景,尤其是随着新媒体技术的迅猛发展,网络文学的赢利模式从单一付费阅读扩展到前景更远大的版权运作,但是盗版的困扰,给网络文学发展前景蒙上了阴影。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教授朱国华表示,相关行业主导部门应行动起来,倡导良好的商业文化,旗帜鲜明地反对“盗版”。他认为,互联网协会等行业组织应加强行业自律,加快建立知识产权行业保护体系。

朱国华建议,相关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应审视技术变革的步伐,加快修改完善。他表示,我国著作权法的许多规定还相对局限,在网络传播权、电子书业政策、网络服务提供商责任、网络企业自律以及与侵权责任法的衔接等方面,跟不上文化产业和网络产业快速发展的步伐。

“任何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大公司一定是赢在战略上,而且是与合作伙伴共赢,这是智慧与责任的结合。”网民“禅修养心”说。

新浪微博“张比滚”说,中国的盗版问题是应该要解决一下,虽然网民从中获利不少,但即使不用道德的名义,这也不是好事……

“诉讼的方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盗版问题。就算一个诉讼结束了,目前中国互联网‘盗版僵局’依然无法打破。”徐继业说,可以在网络服务提供商尊 重版权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拓展新的盈利模式,比如,几种经营模式不同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坐下来谈合作,而不是彼此互相攻击和指责。互联网公司可以共同开发 出版权使用管理机制,根据文档下载的总次数来作为利益分配的基础。

李锦飞表示,百度正在探索有益于电子书行业长远发展的模式。“一方面能让用户免费阅读,另一方面也要创新收益方式,将收益回馈给作者,形成作者和读者健康的生态利益链。”

“如果书不卖那么贵,如果图书馆书多、全、完整、服务好,如果有一定的优秀免费电子书,如果有免费社会公共资料,如果少些垃圾小说,你爱怎么封杀都行。”对于网络盗版为何屡禁不止时,新浪微博“青蹄子”这样说。

天涯网友说,在版权保护和廉价阅读之间找寻平衡点,成为网络文学健康可持续生存的“折中办法”。

上海市版权局版权执法处薛处长说,尽管互联网是作品发布载体的新生事物,但与图书、音像品等并无本质不同,同样不能盗取他人的智力“成果”,同样应在法律的框架下“有所为,有所不为”。企业也应在商业模式、经营方式上不断创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版权局官员24日回应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说,为避免类似“3Q大战”事件的再次发生,目前,相关行政部门已在开展深度调研,力争维护互联网市场的健康发展。

尽管如此,百度引发的“网络盗版门”争议远未停止,新华社“中国网事”将持续关注。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