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三重门 周国平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可爱的骨头 迟子建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莫言:假如我是亲历者 《红高粱》可能会更有意思

在观看完电视剧《红高粱》的片段后,莫言先生潸然泪下。

刘和平:文艺作品是另一种历史真实

从创作角度来说,不一定我动笔的那一天才是我创作的开始。可能是长久的积累和沉淀,通...

触摸和体验思维之物

作者:王璜生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4日  来源:  

  认识陈琦已经好多年了,当年我在南京艺术学院做学生读硕士时,他已经是学院的老师,见面时还得叫一声“陈老师”。后来,我在外面工作一阵,回南艺读博士,我和他成了同学,政治课、外语课、计算机课一起上课时,我们还经常有一些“密谋”,当时就多直呼其名。想不到,现在在南京之外的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我们又成为了同事,按学院的习惯,相互之间多互称“老师”,但是与老同学见面,还是习惯互呼姓名。

  在南艺称他“陈老师”那阵时,我就到过他画室看画,那时他的“明式家具”、“古瓷器”、“古琴”等系列作品刚出来,影响很大,我也特别喜欢这一系列的作品。这些作品使用的是水印木刻手法,这是陈琦坚持并将之推到极致的一种艺术方式。在这批作品中,陈琦对水与版之间的关系,对水分的控制、水痕的把握,对版的刻画、印痕的考究,对表现对象的形、体及结构的处理和精致的掌控,还有,对被称之为本质的单纯“美”和内核的“文化”的表达和体认,都构成了作品重要的出发点和特点。

  之后,他的一系列作品如“二十四节气”、“荷花”、“水中鱼”、“梦蝶”、“手印”等,经常见诸展览和刊物。有一个阶段以创作木版蝴蝶及传统文化图像相关的版画为主,一种中国式的“庄生梦蝶”与历史文化相纠结的心理图像,依然考究于印痕、结构、意蕴、内涵,但似乎变“单纯”而“精致”为丰富而大尺幅,而且还尝试过巨大尺幅的版画创作如“手印”等,这多少与当代艺术及思考、尝试有关,也体现了陈琦一直以来安静思考及挑战现实的气质和努力。

  近期,他给我看了“水”的系列作品,可以看出,他在进一步地构筑他的单纯、精致,同时又宏大、寥廓的一种画面。在这样的画面上,我们可以游动于具体的对水的形态、水性、自然的空间和情境、光影的视觉场域等的美学体验,而同时更游动于抽象的超现实的对形式的会意、对观念的关注、对水的文化关怀等。其实,陈琦的作品中,从古琴古家具到荷花梦蝶,再到当下的水系列,总存在着具体的物象中的超现实观念,他意在于具体物象上把握和雕琢出具体的“美”,而更有意超越这种具体的物象和具体的美,而表达一种朦胧的、深沉的、寥廓的东西,这东西也许是一种观念、一种文化意蕴、一种精神的恍惚和体验。

  而他的最新作品是“时间简谱”。我认为,这是他艺术创作思想的重大转折,是从有形的物象以探询无形的观念,转向于从追问永恒的无形的观念而落实于具体的物理形态。“时间”是一个永恒、抽象甚至是无法描述的东西,而从艺术表现的角度和方式,更可能是一种挑战。陈琦的智慧之处在于他从时间的痕迹入手,以他特长的精致考究的思维和手艺,结合现代的视觉表达方式和图像方式, 将“时间”物化为艺术的物件和图像,综合呈现在书籍、版画、木雕、影像,使“时间”成为可触摸之物、可观赏之物,更成为可体验、可思维之物之象。

  解读陈琦,不如静静走进他的作品,静静触摸和体验他的思维之物。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