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三重门 周国平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可爱的骨头 迟子建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莫言:假如我是亲历者 《红高粱》可能会更有意思

在观看完电视剧《红高粱》的片段后,莫言先生潸然泪下。

刘和平:文艺作品是另一种历史真实

从创作角度来说,不一定我动笔的那一天才是我创作的开始。可能是长久的积累和沉淀,通...

“作家批评家是文学战壕里的战友”

作者:行 超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4日  来源:  

  在这场青年作家、青年评论家相聚的盛会中,我们不仅看到了思想火花的碰撞,更看到了他们对彼此才华的尊重、珍惜、鼓励。用湖南作家郑小驴的话说,他们是文学领域的知音,也是文学战壕的“战友”。

  作为一位文学编辑和批评家,李云雷近年来持续关注青年作家的创作动向,对他们的作品及时作出自己独特的理解和阐释。他认为,目前中国文学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格局,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中国作家有必要也有可能讲述出与以往不同的新的“中国故事”。青年作家身处这个重要的历史时期,也处在个人最有创造力的年龄,有着远大的抱负和追求,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愿望与能力,必定可以讲述出新的中国故事。李云雷进一步阐述,目前困扰青年作家的最大问题有两个,一是他们的视野、格局较小;二是他们普遍受前辈作家美学上的影响过于强烈。青年作家要想讲述一个既不同于传统、也不同于西方的“中国故事”,就必须要不断提高自己创造中国新文化的自觉意识,不仅要有历史感、世界视野,更要有一颗真正表达中国人的经验、情感与精神的“中国心”。

  1980年出生的杨庆祥现已是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不仅出版多部个人评论集,还有诗集问世。他认为,目前文学界过分强调“青年批评家”的概念,实际上,文学批评与文学发展一样,都有一个绵延不断的进化过程,不能把某一时间的批评事件从历史中抽离出来。对于文学批评来说,不管是青年批评家还是更年长的批评家,都应该坚持一些亘古不变的原则,比如对美的追求、对思想性的追求等。他还谈到,作家与批评家之间理想的关系应该是能够爱惜彼此、理解对方,能在精神层面相互促进,达到心灵相通。然而目前的现状是,大部分年轻作家叙事能力强,技巧、手法也相对成熟,但他们普遍思想力偏弱,对社会、对历史的观察不够,在这种情况下,文学发展非常需要批评话语的介入,青年批评家应该勇敢地担负起这一责任,在理论、思想等方面起到引导的作用。

  来自解放军代表团的傅逸尘说,与新时期和上世纪90年代的军旅文学相比,新世纪军旅文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多地融入了西方文化、大众文化等元素,目前,“70后”军旅作家正以集体的姿态崛起。在对军旅文学的长期研究与批评实践中,傅逸尘发现,军旅文学同样关注人性、生命和广义存在,由于书写的对象不同,军旅文学更能体现日常状态下军人的特殊心理与困惑。他还强调,文学批评应该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批评家不能固步自封,将自己困在狭小的象牙塔中。青年批评家应该更多地关注文学现场,关注正在发生、正在进行的文学事件,尤其应该关注同代人的创作动向。

  作为“80后”新锐批评家之一,刘涛近年来广泛关注青年作家的写作动向,多次参与文学期刊、媒体组织的针对青年作家的批评活动。事实上,刘涛的理论背景也十分深厚,他对思想史、西方美学史、中国古典文学、中国现代文学都颇有研究。这些理论学习不仅极大提升了他的文学素养,更使他开阔了视野,也让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刘涛认为,当下的青年作家与青年批评家从知识结构方面来说,与前辈有着很大的差异,对于年轻的文学工作者来说,了解历史、了解时代非常重要,只有在学习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才有可能突破个人化写作的瓶颈,真正地读懂历史、看清现在。他还特别强调,青年作家要做同代人的批评家,要与同代作家一起成长,互相砥砺、互相学习、互相促进。

  不同于以上几位青年批评家,出生于1986年的郑小驴是一个地地道道、专心致志的小说家。他坦承,自从2006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以来,自己一直是走“期刊”路线的,也正是因此,与大多数“80后”相比,郑小驴很少受到大众和媒体的关注,他的写作似乎一直只是在小圈子内被认可,而这也正是目前严肃文学处境尴尬的表现。不过,郑小驴并不因此感到沮丧,对他来说,文学写作是自己内心表达的需要,而非出于任何的功利目的。当问及如何回应评论界对“80后”个人化写作的质疑时,郑小驴表示,这恰恰是评论界对他们这个群体的片面理解和误读。出生于湖南农村的郑小驴自认为在小说中表现了很多现实问题,只不过这种表达不是传统的宏大叙事,而是通过个体经验传达出来的。对他个人来说,生命中最大的困惑来自城乡文明的碰撞对他产生的影响,以及由此带来的身份转换、精神困惑——这些一直都是他的小说所着力描写的。同时,郑小驴还认为,目前一些青年批评家长期对自己及其他青年作家的作品追踪阅读、深入阐释,他们与自己的成长环境、生存环境相同,面对的困惑也一致,因此常常一语中的地说出了作者心中的话,在这种良性的互动中,青年作家与青年批评家不仅能够相互促进提高,更会收获一份珍贵的“战友”般的情谊。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