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三重门 周国平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可爱的骨头 迟子建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莫言:假如我是亲历者 《红高粱》可能会更有意思

在观看完电视剧《红高粱》的片段后,莫言先生潸然泪下。

刘和平:文艺作品是另一种历史真实

从创作角度来说,不一定我动笔的那一天才是我创作的开始。可能是长久的积累和沉淀,通...

当代战争文学研究的新探索

作者:罗先海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4日  来源:  

  中国新文学学会第29届年会暨“和平文化与战争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于近日在湖南怀化召开。会议由中国新文学学会、湖南省文联和怀化学院联合主办。来自日本、加拿大、马来西亚和中国大陆、台湾近180位国内外专家、学者,围绕和平文化理论与战争文学叙事、战争文学整体研究、抗战文学评价、战争与人性、战争题材作家作品(影视)研究、战争诗歌研究、战争文学的历史真实性、战争文学中的国民性以及日本的战争文学、台湾的战争文学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研讨。

  在研讨过程中,王庆生强调,战争既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话题,同时也是一个具有深刻内涵和实际意义的话题,贯穿于整个人类发展史。铭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弘扬珍爱和平的传统,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永驻人间,是每个人的期望与责任。张炯则从新文学整体研究的视角出发,将中国新文学战争书写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是20世纪上半叶,从北伐战争开始,谢冰莹《从军日志》,蒋光慈《少年漂泊者》《短裤党》等间接地描写北伐战争和十月革命战争初期,拉开了新文学战争书写的序幕;第二个时期为新中国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前期;第三个时期为改革开放后30多年。认为战争与和平构成了人类历史的悲欢交响曲。刘绍峰指出,我们既需要透过战争文学思考战争的根源,倡导和平,也需要通过探讨文化与国家的关系探究具有现代品质和精神的和平文化。熊元义认为,反思战争文学要站在时代的高度反思中华民族应有的世界地位。那种“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观点某种程度上也拘囿了学术思维,我们讲的是对世界问题作出贡献,而事实上一个民族也不能置外于世界,所以,应该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优秀作品才是世界的。只有通过树立正确的民族文化观来反思战争文学,反思当代文学,推动文学的发展,这样中国的文学才是更有希望的。“战争文学与和平文化”的主题研讨在会上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一致肯定。

  那么,和平文化与战争文学二者之间是对立的关系,还是有着深刻的内在关联?和平文化为战争文学的发展能不能提供新的研究视域,从和平文化的新视角研究战争文学又如何展开?这是本次会议研讨的核心问题。谭伟平认为,和平文化与战争文学之间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关系,就二者关联性而言,至少存在创作和研究两个层面的关系。董正宇谈到,进入新世纪以后,世界范围内由战争文化向和平文化的转向,为我们重新审视20世纪中国文学的整体状况提供了新的视角。张益伟则从和平文化理念出发,具体展开对新世纪日华文学灾难叙事的研究,认为日华灾难文学在和平理念的观照下打破意识形态的重重壁垒,在生命认知和人与自然关系处理等多种层面都有价值的彰显和意义的开拓。曾铭(加拿大)以加拿大把和平提高到国家第一要务来抓为例,谈论华人对加拿大文学、历史学方面的贡献,在会上提出了希望加大“和平文化与战争文史学研究”的期望。林宛莹(马来西亚)以马来西亚华裔作家小黑为例,通过其创作轨迹探讨马来西亚华人在抗战时期为了坚持理想的追求而作出的身份选择。

  对于创作者而言,当他们面对客观的历史战争素材时,要融入自己的价值观念去看待战争,描写战争;而对于评论家而言,则应以历史的眼光去评述传统和当下的战争文学样本,以自己对战争的看法引导创作者的心态。创作者和评论家之间应该通过互动共同推动战争文学理论与创作的繁荣是与会专家们研讨的又一共识性的问题。王智新(日本)“关于日本文学如何反思侵略战争”的主题发言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高度关注。他认为,由于日本战后不同时期“反战文学”缺乏对战争和平性质的认识,所以,他们不可能达到人类对和平理想境界追求的高度。他期待着日本作家能从加害者的角度,从整体上,从广阔的文化背景上,探讨和剖析战争的内在原因;如能对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给予必要的批判,将具有更加发人深省的影响和巨大推动力量。倘若如此,这必将是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福音。同样是来自日本的华纯,通过浅析日本战争文学中过度的“被害”意识,揭示当下日本社会为何存在战争认识的误区。谭桂林认为:对于战争文学的研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发掘并且有所研究,也确实体现出了当下的一个思想高度。相比新中国初期对于战争研究的思维模式和批评模式,我们现在的确进步了很多。在近代创作方面,由于作家本人的体验和经历有所欠缺,对于战争问题的思考或者说是思想背景有所欠缺。客观地说我们的创作也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如若我们的创作再上升到一个更加多元多角度的思考层面,相信我们的创作成就会得到更加广泛的认可。

  如何看待战争中的人性问题?怎样解读战争文学中有代表性的文本和典型的文学样式?也是与会专家学者们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从“战争人性”与“人学”视角,肖向东认为,中国当代战争文学创作经历了从“十七年”“政治性”主题审美规范下“人性”的遮蔽,到“文革”“神魔斗争”模式荒谬演绎中“人性”的扭曲,再到新时期“民间化”写作取向对“人性”深度发现的过程。谭元亨结合自己的创作心路历程,认为对人道主义的研究,一定要把历史打通,包括近现代史,把文史哲的各个学科领域打通,从而拓展我们的视野,以更开阔的文、史、哲的眼光,寻求战争文学中人道主义的思想脉络及其逻辑起点。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20世纪是一个战争的世纪,在中国新文学史上,不仅在战乱时期涌现了许多战争文学作品,在新中国成立后,战争文学创作一度构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主旋律。与会代表们充分肯定了中国新文学和战争文学的实绩,尽管相比世界文学而言,中国经典战争文学的代表性不够突出,但进一步拓宽战争文学理论与创作的研究视域,相信能不断推动战争文学的繁荣和发展。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