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三重门 周国平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可爱的骨头 迟子建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莫言:假如我是亲历者 《红高粱》可能会更有意思

在观看完电视剧《红高粱》的片段后,莫言先生潸然泪下。

刘和平:文艺作品是另一种历史真实

从创作角度来说,不一定我动笔的那一天才是我创作的开始。可能是长久的积累和沉淀,通...

小平数樱桃

作者:黄亚洲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4日  来源:  

  坐在京城6月的风里,尤其是坐在这么一个近两亩地的五彩缤纷的院子里,谈论一位伟人的种种事迹,且大都是与家庭生活相关联的一些事情,特别惬意。

  青砖房子倒是一般的,两栋,都是二层,呈“L”形,偏是这个院子面积大,且缤纷,有树,有灌木,有草,延伸着爬上青砖墙的便是绿油油的爬山虎,爬的面积好大。

  毛毛在我们没有坐下前,先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这个院子。她说父亲早先就说过,房子不讲究,但是院子一定要大一点的。决定给父亲修这个房子的时候,父亲还在岗位上,因为原先住的房子小,所以要修个大一点的房子搬过去。谁知刚开始修,父亲就又一次被打倒了。待到父亲第三次“复出”,这房子也刚刚修好,所以就搬进来了。

  院子里原来的树只有3棵,一棵是双龙树,其实是紧挨在一起的两棵松树,另一棵是更高大一些的白皮松,再一棵是百年石榴。现在我们看到的雪松以及其他树木与花草,都是后来自家陆陆续续补种的。总之,这个大院子现在已经俨然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了,散步于其中应该极为舒适的。据说,小平就常散步于绿树之间,当那株百年樱桃红果累累之时,小平就曾驻步树下,仰脸数樱桃,1、2、3、4……101、102、103、104……毛毛无意中提及的这个细节令我很感兴趣:一是说明伟人也是常人,也有童心,可爱得很;二是又一次证明了小平对数字的敏感。我知道小平无论是作报告还是私下谈话,都是喜欢引用各种数字的。数字不仅是思想的体现,而且是思想的骨骼。每个务实的人都喜欢数字,数字体现精微。

  小平喜欢桥牌,其实这也是一种高级的数字运算。我后来在他书房的玻璃书柜里,看到了并立摆放的三张奖状,都是桥牌协会颁发的,北京桥牌协会1995年颁给他的是一个称号:“远东杯名人桥牌赛最佳防守”;第二张是中国桥牌协会颁发的,更早,1986年,颁的是一个头衔:“兹聘请邓小平同志为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而另一张则由世界桥牌协会颁发,颁的是一句话,感谢他“为世界桥牌发展及推广之杰出贡献”。看来小平很珍视桥牌领域的这些荣誉,把它们端端正正展览在自己的书柜里,这是一个人善于理性思维的证明和荣誉。

  说到这里,又想起早上出发时走的路径,觉得很有意思。我们是从毛家湾一号集合出发的,这个院子曾为林宅,我们出发前又一次特意观看了“副统帅”的办公室,那办公室里有两台黑白电视机,一台小的是北京牌,一台大的是进口的;又在“副统帅”夫人的办公室里看见了一台特大的地球仪,这让我一下子联想起了当年号召“世界革命”的雄心壮志,我们那些年都饿得人瘦脸黑的,但红袖章上那团“解放全人类”的火焰却一直燃烧不熄。后来我们驶离了毛家湾,越野车转了两个弯后驶入地安门内大街,不多远就是米粮库胡同,然后大家下车,络绎走进了曾有伟人数樱桃的那个花草斑斓的院子。

  我们的行车路线活像中国的当代史,只转了几个弯,就是迥然不同的另一境界。

  要感谢伟人的精于计算,他算出了穿蓝色补丁衣服的10亿中国男女的腰包里到底有多少铜子儿,并且迎着重重阻力义无反顾地去改变这个答案,并且,谢天谢地,他也成功地改变了这个答案,让徘徊的中国大地真正实现了“莺歌燕舞”,就像他每天散步的这个灿烂的院子。

  而且,还不能说他只懂数字而不懂得浪漫。作为政治家,他也很懂浪漫,“一国两制”、“搁置争议、后代解决”都是想象力奇特的浪漫,鲜有政治家能提出如此新奇的思路。我在他的玻璃书柜间,还看到一件精致的圆形“玉龙”雕件,据毛毛介绍,这是海峡对岸的一位极有知名度的人物特意托人带来的,由于受礼者属龙,所以这件礼物颇可解读,颇有深意,这里只能对赠礼者的身份守口如瓶。当然,如果这种神交继续向纵深发展的话,中华民族的发展前景又将突然展现出一种令人陶醉的浪漫了。小平真是不乏浪漫的,正如他经历中的那种三落三起。

  但是要指出的是,小平的所有浪漫思路都是建立在他的数字模型基础上的,他是一个务实的人,他清晰地知道自家的粮仓里有几斗米,自己的箭匣里有几根箭,他不说过头话,脚踏祖国的大地,认认真真地数樱桃,而不做好高骛远的事。

  他改变了中国。

  而且是方向上的改变。

  小平谢世前有嘱咐,将自己的遗体提供医学解剖。据毛毛介绍,医生后来感叹说,他的心脏很健康,是40岁的心脏;这时候毛毛的二姐插话说,她当时听说的是30岁的心脏;这时候毛毛的大姐又更正说,医生当时说的确实是40岁的心脏。我想,不管是30岁还是40岁,小平的充满朝气的思想和活力,仍是我们这个国家目前的状态写照,30岁至40岁之间,年轻、稳健、充满力量。

  我的80多岁的母亲,由于“帕金森”而多年站不起来,但她听说我的一部分写作涉及邓小平,便两眼有神,每一次见我辞别,便用微弱的声音说:快去,快去,不要管我,不要讲时间,也不要讲稿费,你快动身。我好几次从北京回来,她见我便问:啥时候电视放? 我说早呢,剧本还在一遍遍改呢,她的眼光每次都会暗淡。我知道,她是怕自己坚持不到看见荧屏上的邓小平的那一天。她曾是月薪24元的民办小学教师,由于邓小平一次又一次的复出而工资大幅提升,也不用再填写“家庭出身:地主”那样的表格,最后以“五好教师”、“高级教师”的身份退休,甚至退休后还不停地涨工资。所以一提到“邓小平”三个字,她就两眼有神,尽管声音微弱。

  多少善良的中国百姓,心系小平。

  小平数樱桃的时候,我相信,其中必有一颗,是我母亲。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