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日本推理宗师:以黑帮情妇视角看世间纷繁

作者:松本清张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来源:《兽之道》  

坐落在山丘斜坡上的“芳仙阁”旅馆,内设有枯山水庭园造景,除了主建筑,最近又增建了新馆。

……

凌晨四点了,天色未亮。平常这时间,值夜班的女招待早已就寝,但今晚的情况特殊,她们还无法上床休息。

有客人走进“白妙”的房间。确切地说,他是刚才待在“深雪”的男客,现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妙”是由成泽民子负责料理。由于传来服务铃声,民子跪坐在房门外的走廊上问道:“请问有什么吩咐?”房内有人答复。民子轻声挪开隔扇,眼前是一名年约四十岁、相貌温文儒雅的男子,蓄着稀疏的胡子,个子高大,体格壮实。民子以前没见过这位客人。对方站着,上衣已脱去,领带解开了一半。

“我有点累,可以替我送瓶酒过来吗?”男客俯视着跪地的民子说道。

“马上给您送来。请问要点什么下酒菜?”

“哦,什么都行。三更半夜,也不好意思挑剔了。”

语毕,他笑了笑。

“知道了。”

“白妙”和其他客房一样,内有两个相通的房间,隔壁房间已铺上寝具。面向庭园的房间有一处宽广的缘廊,上面摆着一套藤制沙发,但临窗的窗帘已拉上,室内显得阴暗许多,只有壁龛处亮着一盏台灯。

民子穿过柜台,走进厨房准备斟酒,还弄了几样简单的下酒菜。工作到深夜时分的厨师,这时候也休息了。

“现在还要送酒呀?”同事看到正在准备酒菜的民子便出声问道。

“好像只有一位客人回房呢。”民子一边摆盘一边说道。

“其他人还在玩吗?”女招待抬起下巴,指了指“深雪”说道。

“嗯,看样子要玩到天亮呢。”

“怎么样?那个回房休息的客人,是赢还是输啊?”

“不太清楚耶。”

“看他的脸色应该可以猜出七八分吧。如果赢了,肯定是喜上眉梢;若输了钱,自然会垂头丧气或满脸怒容,心情一定糟透了吧。”

“说得也是。”

民子回想那个住在“白妙”的胡子男子,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对方并没有露出沮丧的神色,也没有焦躁不安,反倒是表现得沉稳自在,一派绅士风度。

“我看不出来。”

“话说回来,不管是输是赢,无非就是输赢多大金额的问题。若输钱的话,一个晚上会输掉多少?”

“这种事我哪知道啊。我们跟他们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人。”

没错,这种事确实是她们难以想象的。照这种情况来看,每个人少说也要花掉五十万吧。民子来这家旅馆当女招待,扣掉伙食费,每月实拿仅一万日元,即使有客人赏小费,加起来也就顶多三万日元。

不过,这样的薪水比起其他旅馆的女招待已好上很多。虽说老板娘是个任性的女人,但女招待们愿意在这里咬牙撑持,图的就是不错的待遇,她们中还有不少人得扛起养活丈夫和子女的重担呢。

民子端着托盘,打开了“白妙”的隔扇。

“让您久等了。”

客人脱掉西装,换上旅馆提供的茶色条纹铭仙丝绸的室内睡袍,一只手凭靠在茶几上,臀部垫着一块坐垫,一双长腿随意伸展。民子在客人的注视下,把菜肴和酒壶摆在桌上,并在客人面前恭敬地摆妥一双筷子。

“请慢慢享用。”话毕,民子正要退下。

“小姐,”客人用懒洋洋的声音说,“好累哦。现在可以泡澡吗?”

这家旅馆的每间客房都备有浴室。

“当然可以,需要替您放热水吗?”

民子作势正要起身时,客人说:“不用了,待会儿,我自己来就好。实在太累了,我先休息一下。虽然顺序有点颠倒,但我还是喝过酒再泡澡吧。”

客人指着自己的脸孔说:“你看,我累得脸上还冒油汗呢。”

“是的。”民子朝他的面孔瞥了一眼,恰巧要半蹲下来。

“不好意思,再给我一条热毛巾好吗?”

“好的。”

“这么晚还送酒菜来,真是辛苦啦。”

“不会啦,这是我分内的工作,有事尽管吩咐。”民子拿着热毛巾回到房间里。这时,客人还没动筷。

“谢谢!”客人摊开冒着热气的毛巾,往脸上捂了许久,然后用力擦了擦手指,再把它丢进篮子里。

“小姐,很忙吗?”

“不,现在只剩下这里。”

“说得也是。这时间早没有像我这样不睡觉又要喝酒吃菜麻烦透顶的客人吧。原谅我的任性冒昧,要不要陪我喝一杯?”

此刻已凌晨四点多,民子认为不太妥当,而且房内只有一位男客。然而,对方也是初次邀杯,她又不好谢绝,于是,民子拿起了酒壶。

“谢谢啊。”客人接过盛满酒液的杯子,送往胡型妥帖的嘴边。

“好酒,”他一口喝下说,“对不起,可以再帮我斟一杯吗?”

客人微微一笑。此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赌徒,反倒让人觉得是个有教养的男人。

“请问小姐贵姓大名?”对方客套性地问道,语气里没有任何矫饰。

“我叫民子。”民子斟了第二杯,轻轻点头说道。

“是吗,在这里做很久了?”

“是的,刚好一年半了。”

客人思索了一下,说:“这家旅馆的情形我不太了解,做了一年半算久吗?”

“也不算。我们旅馆里工作超过六七年的资深员工多得是呢。”

“哦,她们肯定很能吃苦耐劳吧。收入还不错吗?”

民子没有回答,只是含糊地微笑以对。民子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那些色彩鲜艳的寝具看起来十分刺眼,对方若是带女人来温存,她反倒不在乎,就算摆着被褥也没什么。

“不瞒你说,我的生意多少跟旅馆业有关。”

民子心想,他该不会是某家旅馆的老板吧,与待在“深雪”的其他男客不同,说不定是受同业之邀的赌场新手。从年龄上来看,对方不仅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也展现出处事干练的从容气度。刚才,同事问她有没有从对方的脸色看出赌局的胜负,她答说不知道。因为这位客人是个极其温和的绅士。不过,她终究不便直接问明客人的真正职业。

“怎么样?那个房间里在做什么,你们大概也猜得出来吧。”客人绽开笑容问道。

民子不知怎么回答,微微笑了一下。

“我第一次来这儿,受朋友之邀,可根本勾不起兴趣呀。”

“是吗?”若不答腔气氛会更尴尬,民子只好顺势接答,“但毕竟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实在很难想象。”

“是吗?之前,我也这样认为,可人都会随环境改变,没什么不同。我倒不觉得自己跟以前有什么改变呢。”

“真是这样吗?”

民子认为该回自己的房间了,这种心情格外焦虑,真想找出停话的时机。

“你们几点休息?”

“一般来说,凌晨四点才睡。”

客人拿起桌上的手表,看了一下。

“啊,都五点啦。糟糕!耽误你睡觉的时间了。”

“没关系,请别客气。这是我们分内的工作。”

“真令人敬佩呀。”客人说,“若是别的服务员遇到这种情形,多半会板着脸。你叫民子是吧,你的态度这么亲切,不,本来这种状况就不可能让你会有什么好心情,而你却没有摆出臭脸。”

“承蒙您夸奖了。”

“你在这儿领多少工资?这样冒失探问实在对不住。”

“加上小费,每个月大概有三万日元。”

民子之所以据实以告,是因为对方的职业与旅馆生意有关。对方的问话绝不是客套话。

“三万呀,”客人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嗯,我觉得……”

民子向他鞠躬正准备退下。

“别急着走,再坐一会儿嘛。”

“可是……”与男客单独待在房内,让民子感到坐立不安。在住宿的男客当中,有些人会调戏负责接待的女招待。然而,眼前这位男客不像是那种人。民子之所以坐立难安,是怕被其他同事说闲话。

“你忙不过来吗?”客人见民子扭扭捏捏,不禁问道,“我跟柜台打个招呼。”

客人察觉到民子的不安,随即拨通了桌上的室内电话,他握着话筒等候对方接听之前,始终对民子投以微笑。

“我想再跟你多聊一下。我跟这里的老板娘很熟,先得征得她的同意才行吧?”

话筒彼端传来应答,客人对话筒说道:“老板娘在吗?噢,是你啊!我是田代啦。”

这时候,民子才知道对方的姓氏。她没办法离开房间,只好尴尬地跪坐在榻榻米上。

“不,民子小姐服务得可真周到呢。我想再跟她多聊一下,现在,我精神正好呢,再聊个十分钟,没关系吧?”话筒彼端似乎表示没问题,民子还听到老板娘传来的笑声。

“谢谢!什么?我不会耽搁她太久的。对了,再送壶酒过来吧。”

放下话筒,客人回到坐垫上,神情雀跃地说:“我已经跟老板娘打过招呼,你安心留下吧。”

尽管如此,民子依然踌躇地说:“我可能不是聊天的好对象呢。”

“不会啦。我多少在商场上打过滚,只要看上一眼,对方是什么样的出身、教养和性格,大致都可以猜得出来。”

“好恐怖哦。”民子笑了笑,“承蒙您不嫌弃,那我就坐下打扰了。”

“这也没什么不好啊。何况我已经向老板娘打过招呼,想跟你再多聊一会儿。”

“聊些什么呢?”

“恕我冒昧直问,你结婚了吗?”

“嗯,您认为呢?如果有丈夫,我就不必抛头露脸做这差事了。”

“一般人都会用这样的抱怨搪塞,我想知道真正的答案。”客人面露微笑,语气很真切。

“您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民子温柔地反问。

“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嗯,请不要误会哦,我可不是暗藏色心要诱拐你。我也勉强算是同业者,可以比较超然看待这件事。纯粹是你走进这个房间时,我想从另一个角度多了解你而已。”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民子不知所措,“您这样盯着我,让我很不自在呢。”

“实际情况呢?我猜,你没有丈夫是吧?”

“嗯。”民子直率地答道。

“猜得没错吧。你住在这里吗?”

“是的……一个星期休假一天,回自己的公寓一趟。不过,是回去洗衣服和打扫。”

“跟丈夫分手了?”

“是的。”

“是因为他去世了,还是其他因素离婚?”

“他死了。”

“哦,有没有小孩?”

“没有。”

“这样倒没有拖累……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样问很无聊,你有喜欢的对象吗?”男客的眼里依然带着微笑,但其眼神像是在要求民子认真回答。

“目前没有。”民子垂下视线回答。

“是吗,像你这么标致的女性,不可能没有爱慕者吧?”

“才没有呢,况且我年纪也不小了。”

“几岁了?”客人问后接着说,“嗯,我大概猜得出来。”

“那么,您尽量猜吧。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敢有非分之想。”

“总有人勾引你吧?尤其在这种地方工作,客人免不了要跟你打情骂俏的。”

“全是在逢场作戏。”

“这么说来,你真的没有追求者啰?”

“嗯,真的没有。”民子故意出声笑了笑,“您这样好像在跟我提亲似的,又像在身家调查呢。”

“说不定我是真的在跟你提亲呢。”客人也开玩笑说道,“对了,你刚才说月薪有三万,所以你觉得这个待遇不错啰?”

“嗯,我觉得很满意,在别家旅馆可拿不到这么多呢。虽说工时长了点,但这也没办法。”

民子抬眼看向客人,对方似乎在想什么,刚才他提到在做和旅馆业相关的生意,难道真是旅馆的老板?看来,这样的解释很是很合理。这么一来,无论是在“深雪”赌博,或表现出赌局新手的态度,都能符合这样的推测。倘若对方的旅馆目前尚有女招待的职缺,说不定这次面谈得宜的话,民子还会被他挖角!

然而,这事仍然有点讳莫如深。倘若对方有心挖角,大可不必亲自出面,私下请第三者到这里斡旋即可。而且,客人在留她聊天时还特地向旅馆老板娘报告……想到这里,民子越发想不透了。

……

民子回到了位于中野区江古田的住处,步出车站,她往南走了一阵,然后拐进了一条小巷。早晨的阳光依旧和煦,但周遭全是阴暗潮湿的房舍。她走进狭小的巷弄,又向另一条小巷深处走去,那里挤挨着狭小的房子。

民子的住处就在其中一间,那里显然不是她跟同事所说的公寓。在走回住处的途中,她感受到邻居从背后射来的露骨的目光。民子就是那个外出工作一个星期,仅得一天休假返回住处的女人。民子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旅馆女招待的装束,回家时多半会换上便服。

“我回来了。”说完,她在格子门外伫立了一会儿。若没看清楚屋内的状况,她是不会贸然开门的。

2

略有裂痕的玻璃门被缓缓推开了。一个系着围裙、年约三十四五岁的矮小女人睡眼惺忪地迎了上来。这女人眉毛稀疏、眼睛细小,脸庞略微浮肿。

“阿关嫂,”民子唤了一声,“我回来了,辛苦你了。”

系围裙的女人咧嘴一笑,几乎把牙龈全露了出来。

“没什么事吧?”

“嗯。”

“好,你没打电话来,所以应该跟平常一样吧。”

民子走进屋内,这时候才有了回到家里的感觉。屋内有一间两坪半和一间三坪的房间,全由这个雇用打扫。她原本就是个喜欢做家事的女人。

民子走进那个三坪大的房间,丈夫宽次仰躺在被窝里,眼睛骨碌碌地随着她的举止转动着。房间里的光线虽很黯淡,他的目光却显得十分锐利。

“我回来了,”民子往病人的脸探望了一下,“气色不错嘛。”

宽次这样瘫躺在床上已经长达两年多了,自从脑中风以后,肢体功能便出现障碍,只有吃饭时还可以勉强下床。现年三十七岁的他看起来却像四五十岁。

“你看起来满面春风嘛。”宽次语声颤抖地说着,自从生病以来,他讲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是吗?”

民子知道宽次想借机说什么,因为他在等候她的归来。

“看你气色红润,想必是吃了不少美食吧?”病人直盯着民子。

“才不是呢。”

“听说在旅馆可以吃到很多美食。”

“我们和房客不一样,女招待的伙食很差。”

“少骗人!我问过其他人,什么事情都很清楚哩。旅馆女招待只要跟厨师交情不错,要吃多少好料根本不成问题。听说客人吃剩的菜,也可以顺口尝尝。”

“我才不可能做出那种丢人现眼的事。”

“当然有可能,只要跟厨师交好,随时都能吃到免费大餐。”

这个病人似乎变得嘴馋了起来。

“你净说些奇怪的话呢!”

“我有讲错吗?”

宽次在棉被里不安地扭动着身体。阿关嫂好像在后面洗衣服,传来阵阵的淘洗声。

“像我这样躺在床上的废人,净吃些烂东西。你瞒着我在外面胡搞,我可是清楚得很。”

民子知道对方又要无理取闹,尽量微笑以对、不予搭理。

“你卧床太久,成天只会疑神疑鬼。”

“民子,扶我一下。”宽次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

民子以为宽次要下床,趋前扶住他的肩膀时,手却被他抓住。他手上的力道格外强烈。

“阿关嫂会过来啦。”

“别管什么阿关嫂……你这只手被很多男人握过吧。”

“胡说什么嘛!”

宽次抓住民子的手腕,朝自己的鼻前拉去,从指甲到手背用力闻嗅了起来。

“你看!我猜得没错吧,你的手指沾着各种男人的味道,就算再怎么洗,我都闻得出来。”

“不要胡闹了!”

“旅馆女招待跟妓女没什么两样。只要客人给钱,二话不说就上床。我看你八成跟哪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上过床了。”

“放手!”民子用力甩开丈夫的手,“你要是那么担心,就别让我到那种地方上班呀!要养活瘫痪的你,又要付阿关嫂的薪水,靠一个女人的工作根本应付不来。”

“别以为我躺在床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你别瞧不起人,我不会饶你的。”

宽次摇摇晃晃地撑起上半身,冷不防把民子拦腰抱了过来。

“唔、唔……民子。”

自从生病以来,宽次的欲望已无昼夜之分。他扭动着身体,把民子拉到自己怀里。

“干什么?安分一点好吗?”

民子极力想摆脱丈夫的搂抱,但很快又被他缠住。宽次患病之后,左手的感觉变得迟钝起来,能灵活摆动的就是右手。他用右手勾住民子的脖颈,拼命想把她压在床上。他气喘如牛,呼吸急促。

“放开我!”民子拼命挣扎,最后用猛力推开宽次,使得原本就坐不稳的他险些往后倒下。

“混账东西,还想逃啊!”宽次的嘴唇沾满口水。

“我不是要逃啦。现在是大白天耶……而且……”她抬起下巴往后面的水声处指了指,“而且阿关嫂随时都会进来。”

“那女人脑袋有问题,就算被看到也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真要这样,阿关嫂可是会吃醋的。”

“不可能!”

尽管宽次这么说,表情却有些怯懦。因为民子知道他和阿关嫂发生过肉体关系。阿关嫂在八年前死了丈夫,她住在附近,有个十岁的儿子。平时,靠打零工和帮佣维生,民子到“芳仙阁”工作以后,就委托她照料丈夫的生活起居。宽次说得没错,阿关嫂确实脑子有点迟钝,自从守寡以后,还曾与三四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不过她完全不以为意。

从某种程度来说,民子对于自己不在家的一个星期当中,宽次染指这女人是予以默认的。甚至可以说,她是刻意让他们发展成这种关系的。宽次脑中风后在欲望方面,比健康的时候强烈多了。这很可能是生病的关系,使得他越来越无法抑制性欲。所以,当他看到有七天没见的民子时,霎时眼神大变,满脑子只想做爱,理智似乎完全控制不了他,急着把民子拉进被窝。

对于妻子每个月只在家里待四五天的宽次来说,很难不与身边的女人发生关系。况且由于阿关嫂脑袋有点问题,纵使被宽次强拉上床也未必会抱怨,民子对此毫不介意,或许是因为她格外理解丈夫的苦闷吧。

宽次卧病在床的头两个月,完全是由民子照料。民子每天得为他换上干净的尿布,所以很清楚他身体的异状。民子知道宽次与阿关嫂有不正常关系,但至今却从未提起,宽次还以为她不知情。因此,当民子冷不防迸出“阿关嫂会吃醋的”这句话时,宽次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那女人才不知道什么是吃醋呢。”宽次终于冷静下来说道,不过表情依旧有些羞赧。

“是吗?”民子冷笑道,“但她对你可非常亲切呢。”

“难不成是你在吃醋吧?”

“我才不会吃醋呢,太无聊了!话说回来,阿关嫂特别照顾你,我倒要感谢她呢,这样我才能安心出去工作。”

“你真的这么为我着想吗?”宽次翻瞪着眼说,“应该说,多……多亏我躺在床上,你才有机会撇下我,跟其他男人上床吧。”

“请不要乱说好吗?我连续忙了一个星期,身体快累垮了。”

“谁晓得你是为了什么搞得那么累呢!”

“好,告诉你原因吧。我要是不出去干活,哪能养活你和阿关嫂啊?”

“我呀,每次看到你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要是身体还健康的话,真想狠狠揍你一顿。”他用略显撒娇的口吻说道。

宽次在没生病以前即是个能说会道的男人,生病以后还是喜欢逞口舌之快。

“我简直像个靠你卖淫吃软饭的窝囊废。”

“太过分了!”

“这个道理连傻子都懂,凭你一个旅馆女招待的收入,哪来的钱付给阿关嫂啊?”

“要跟你说几遍才懂?那家旅馆的客人出手大方,小费给得比较多。”

“天知道他们给的小费是什么意思呀。你拿到的小费一定更多,你八成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万一苗头不对,干脆撇下我远走高飞吧,不是吗?民子,你是这样盘算的吧?”

一如往常,宽次的愤怒到最后总会演变成牢骚和哀求,因为他始终无法摆脱民子弃他而去的不安。

两年前,宽次倒下时,民子就在他身边。当时,他脸色苍白、意识全失,请医生过来诊察之后,诊断为脑血栓。民子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他得了脑血栓,也就是脑部的血管塞住了。”

“救不活吗?”

“如果情况严重,就会瘫痪,必须再观察三四天才能知道结果。”

“就算救活了,也会瘫痪吗?”民子眼前一片黑暗。

“如果情况好转,应该不会越来越严重。不过,若不特别注意,下次再发作,后果恐怕就不堪设想了。”

民子在酒廊陪酒时,就与宽次同居了。一开始,宽次是民子的客人,三不五时来店里捧场,花钱爽快,也很敢玩。当他向民子提出同居的要求时,民子当下就点头了。

他表示自己在画廊当业务员,还说目前画作的流通量很大,可以拿到很多佣金,而且画廊是采取奖金制,收入非常丰厚。事实上,那时候的景气确实不错。然而,他们同居以后,他已不在画廊工作,而是只要觅得可能的买主,便跑到日本桥和银座的画廊居中牵线,赚取几成不等的佣金。

在画廊跑业务之前,他曾经是某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那期间认识了不少有能力高价收购画作的富豪。由于他能言善道,而且缠功一流,拉保险的业绩还算不错。不过,后来因为盗用公款而丢了差事。走投无路之际,便拿着画作向当时认识的富有客户兜售。

他们既然已经同居,民子就算知情也不能怎样。起初,宽次对民子百般溺爱,为了把她留在身边,拼命卖画。因此,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陷入困顿,每个月还能存点钱。

然而,这种生活持续不到一年,宽次又开始在外面勾搭女人,四处玩乐,还动不动就对民子大发脾气。而且,他又因为这种病而倒下,今后恐怕连一毛钱的收入也没有了。于是,民子每天翻报纸找工作。她一度想回酒店上班,最后还是选择收入最多、有高级温泉标记的“芳仙阁”旅馆。固定薪资还不错,加上是高级旅馆,客人给起小费多半很大方。来这里投宿的男客,几乎都会携带女伴,以大亨和颇有地位的社会人士居多。通常,他们给起小费来会格外慷慨。

由于旅馆提供食宿,她便委托住附近的阿关嫂照料病后的丈夫。其实,她很清楚,在酒廊上班的收入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多,除了需要置装费,还得跟朋友交际应酬,无谓的花费很多。而在“芳仙阁”工作,仅手边的衣物就够用了。

况且,旅馆的同事都吝于花钱,她也可趁此机会努力存钱。只是,宽次对于每周才回家一趟的民子充满妒意,经常在深夜时分仰望阴暗的天花板,胡乱猜想妻子在外面做什么,每每想到此处便几乎要发狂。

宽次不良于行,因此只要民子一休假便紧抓着她不放。宽次因为身体不好,个性越来越乖戾。有时候民子正在睡觉,宽次竟然用烟头烫她的脖颈,有时候还会揪住她的头发或用指甲抠抓她的肚子。只要民子在家,不管白天或晚上,宽次总会需索她的身体。即便他的反应日渐迟钝,记忆力也迅速衰退,唯独性欲越来越强烈。

宽次出言责骂民子在外面有男人,虽无法亲眼证实,但他自己好像已经信以为真,这个妄想导致他的性情变得更暴躁、偏执。其实,这也正反映出他内心很害怕失去民子。

……

尽管如此,有时候她仍然会有坠入深渊的绝望感。在旅馆忙碌了一个星期,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回家后还要满足宽次的性欲。宽次几乎不可能完全康复,往后不知还能活几年,这样子只会让她浪费青春、徒增束缚。

民子虽已三十一岁,不过她觉得自己还算年轻。旅馆里不乏有男客向她示爱,更有男客指名要她服务,在“芳仙阁”的女招待当中,就数她最受客人青睐了。不仅男客对她情有独钟,就连男服务员和厨师也频频向她示好。由于她在“芳仙阁”并未表明已婚身份,可能是这个原因引发了男人对她的欲望,不过也不全然如此,其中也有真诚的男人。

许多客人会不禁问道:“像你长得这么标致,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工作?要是有兴趣,我介绍你到称心的酒廊或酒店上班。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论到哪家酒店都很抢手。”

民子倒不是没有重返酒店的自信,而是因为太熟悉陪酒女郎的生活,每每想到此时就提不起劲。眼下,她的确很想逃离这种半囚禁的生活,在酒廊或酒店上班,对她来说根本不成问题。不过,她不是应该在稳固的基础上展开新生活吗?

昨晚投宿在“白妙”的那位男客的身影,顿时在民子的脑海中浮现。男客的说辞虽然有点像客套话,不过她却不那么认为。她感觉那是对方使出的计策,只是那番让民子为之心动的谜样的话语,却让她联想到对方在从事某种专门事业。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