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从“家事”中领会“国事”

作者:贺绍俊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2日  来源:作家在线  

《家事连绵也峥嵘》这本书我读起来感到特别亲切,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本书的作者彭蜀湘是我的妻子。说实话,我读到这本书的初稿时更多的是一份惊喜。我和我的妻子每天的工作都是面对着电脑,但我面对电脑是与文字打交道,而她是与数字打交道——她在一个单位负责财务工作。我们的工作仿佛是井水不犯河水。突然有一天,她对我说,她要写一本书。我当然很高兴,看来她对我的文字也感兴趣了。她接着说,你是大评论家,那你要给我提批评意见,还要帮我修改。我也大言不惭地答应了。我暗自高兴,我的才能可以直接在妻子面前显摆显摆了,何况我心底里还有些怀疑,她从来没有写过书,能行吗?我已作好准备要对她进行一些写作上的启蒙,诸如怎么结构呀,怎么叙述呀。后来我就看见她真的坐在电脑前开始写了,她写得那么认真那么投入,有时我在她跟前停步,也朝电脑屏幕上瞧一眼。后来我忙我的事,也就没有在意她写得怎么样了。再后来,她有一天告诉我,她已经写完了,问我要不要看一遍。我将信将疑打开她的文件,就在电脑前读了起来。我得承认,我准备的那些结构、叙述之类的教诲都没有用武之地了。事实上文学虽然需要技巧,但仅有技巧是成就不了真正的文学的,文学还关乎灵魂,还关乎生活。

妻子写的是父母的历史,父母并不是名人,也不是伟人,他们的历史只是普通人的历史,也就是说这本书只是讲述一个普通人家的家事。然而,家事无不连着国事、天下事。作者的父亲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还只是一名十余岁的少年,却为了躲抓壮丁,不得不逃离家乡。日本侵略军点燃了战火时,他又报名参加了军校,很快成为了抗日战场上的一名汽车兵。而当国共两党全面爆发内战时,他宁可当一名逃兵,也不愿意去干杀害同袍兄弟的事情。为了保家卫国,他又参加了朝鲜战争。朝鲜战争归来后,他又跟随大队伍转战北大荒,为建设国家的粮仓艰苦奋斗了多少年。作者的母亲当年嫁给了一个国民党的汽车兵,从此就再也不能廝守在父母身边,做母亲的贴身小袄了。她因此才成为了志愿军家属队的一员,在家属队里她不仅学会了识字写字,还懂得了如何为国家分忧。我是从这本书里第一次知道了历史上还曾经有过志愿军家属队,这是一个产生在特殊年代里的特殊组织:丈夫在前方打仗,妻儿在后方集中学习集中生活,既解了军人的后顾之忧,又让年轻的军人家属迅速跟上新中国前进的步伐。于是在这个家属队里,家事和国事融为一体,国事也成为了家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们的历史观念中,往往只有大历史的位置,但如果大历史的宏大叙事缺乏众多小历史的支撑,也就失去了生活基础。因此,这本书虽然说的只是家事,却对我们深入细致地了解和研究历史大有益处。

这本书的写法也是值得称道的,作者怀着对父母的敬爱之情,讲述着历史往事,因此字里行间都透出一股温暖的亲情。作者没有高谈阔论,没有刻意的形式,而是以娓娓道来的文字,讲述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细节,这些细节带着生活的情趣,带着亲人们的悲欢,也带着岁月的印痕,就像绵绵春雨,润物细无声,它会以浸染的方式缓缓打动读者。虽然说作者没有刻意学习和使用写作技巧,但这种以情入文的方式,以细节为基本结构的方式,不就是一种技巧吗?这正是我所要强调的文学关乎灵魂和关乎生活的意思,文学来自人类的精神活动和人们的生活经验,因此在我们的精神活动和生活经验里,就包含着一种文学的内在结构,一个对精神世界充满向往的人,一个对生活经验充满了悟性的人,就能够抓住文学的内在结构,当他诉诸文字时,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文学。过去我们强调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往往只是片面地理解为只要有了丰富的生活经历,就一定能写出好作品来。其实还不是这么简单。文学的确就在我们的生活之中,这是文学的原生态,实际上我们每时每刻都与文学的原生态相遇,有心人就会在这种不断的相遇中把握文学的内在结构,同时也就接近了文学的真谛。我想,我的妻子应该也是这样一位有心人。

(《家事连绵也峥嵘》,彭蜀湘著,作家出版社20128月出版)

《家事连绵也峥嵘》这本书我读起来感到特别亲切,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本书的作者彭蜀湘是我的妻子。说实话,我读到这本书的初稿时更多的是一份惊喜。我和我的妻子每天的工作都是面对着电脑,但我面对电脑是与文字打交道,而她是与数字打交道——她在一个单位负责财务工作。我们的工作仿佛是井水不犯河水。突然有一天,她对我说,她要写一本书。我当然很高兴,看来她对我的文字也感兴趣了。她接着说,你是大评论家,那你要给我提批评意见,还要帮我修改。我也大言不惭地答应了。我暗自高兴,我的才能可以直接在妻子面前显摆显摆了,何况我心底里还有些怀疑,她从来没有写过书,能行吗?我已作好准备要对她进行一些写作上的启蒙,诸如怎么结构呀,怎么叙述呀。后来我就看见她真的坐在电脑前开始写了,她写得那么认真那么投入,有时我在她跟前停步,也朝电脑屏幕上瞧一眼。后来我忙我的事,也就没有在意她写得怎么样了。再后来,她有一天告诉我,她已经写完了,问我要不要看一遍。我将信将疑打开她的文件,就在电脑前读了起来。我得承认,我准备的那些结构、叙述之类的教诲都没有用武之地了。事实上文学虽然需要技巧,但仅有技巧是成就不了真正的文学的,文学还关乎灵魂,还关乎生活。

妻子写的是父母的历史,父母并不是名人,也不是伟人,他们的历史只是普通人的历史,也就是说这本书只是讲述一个普通人家的家事。然而,家事无不连着国事、天下事。作者的父亲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还只是一名十余岁的少年,却为了躲抓壮丁,不得不逃离家乡。日本侵略军点燃了战火时,他又报名参加了军校,很快成为了抗日战场上的一名汽车兵。而当国共两党全面爆发内战时,他宁可当一名逃兵,也不愿意去干杀害同袍兄弟的事情。为了保家卫国,他又参加了朝鲜战争。朝鲜战争归来后,他又跟随大队伍转战北大荒,为建设国家的粮仓艰苦奋斗了多少年。作者的母亲当年嫁给了一个国民党的汽车兵,从此就再也不能廝守在父母身边,做母亲的贴身小袄了。她因此才成为了志愿军家属队的一员,在家属队里她不仅学会了识字写字,还懂得了如何为国家分忧。我是从这本书里第一次知道了历史上还曾经有过志愿军家属队,这是一个产生在特殊年代里的特殊组织:丈夫在前方打仗,妻儿在后方集中学习集中生活,既解了军人的后顾之忧,又让年轻的军人家属迅速跟上新中国前进的步伐。于是在这个家属队里,家事和国事融为一体,国事也成为了家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们的历史观念中,往往只有大历史的位置,但如果大历史的宏大叙事缺乏众多小历史的支撑,也就失去了生活基础。因此,这本书虽然说的只是家事,却对我们深入细致地了解和研究历史大有益处。

这本书的写法也是值得称道的,作者怀着对父母的敬爱之情,讲述着历史往事,因此字里行间都透出一股温暖的亲情。作者没有高谈阔论,没有刻意的形式,而是以娓娓道来的文字,讲述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细节,这些细节带着生活的情趣,带着亲人们的悲欢,也带着岁月的印痕,就像绵绵春雨,润物细无声,它会以浸染的方式缓缓打动读者。虽然说作者没有刻意学习和使用写作技巧,但这种以情入文的方式,以细节为基本结构的方式,不就是一种技巧吗?这正是我所要强调的文学关乎灵魂和关乎生活的意思,文学来自人类的精神活动和人们的生活经验,因此在我们的精神活动和生活经验里,就包含着一种文学的内在结构,一个对精神世界充满向往的人,一个对生活经验充满了悟性的人,就能够抓住文学的内在结构,当他诉诸文字时,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文学。过去我们强调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往往只是片面地理解为只要有了丰富的生活经历,就一定能写出好作品来。其实还不是这么简单。文学的确就在我们的生活之中,这是文学的原生态,实际上我们每时每刻都与文学的原生态相遇,有心人就会在这种不断的相遇中把握文学的内在结构,同时也就接近了文学的真谛。我想,我的妻子应该也是这样一位有心人。

(《家事连绵也峥嵘》,彭蜀湘著,作家出版社20128月出版)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