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张 炯:难能可贵的探索

作者:张 炯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2日  来源:文艺报  

收到龙彼德寄来的诗集,见书名题为《坐六》,颇为困惑,因为这标题似乎了无诗意。打开细读,才知诗人有深意存焉。这本诗集实际上由6首长诗构成。《坐六》是头一首,其他还有《止水》《大海兽》《大裂谷》《听〈安魂曲〉的六个最佳地点》《时间游戏》等。这些诗不是一时写成,有的从构思到写成达数年之久。于此可见作者创作之艰辛。它们组合在一起,既取“六六”大顺之意,又指顺中有不顺、不顺中有顺。其结构和书写都与“六”相关。

读毕,我首先被长诗构思的阔大宏伟所吸引。如果说,诗缘情和言志,那么作者在这六首长诗中所表达的情和志就很不一般。

《坐六》把人放在天地四方之中,以“六合”、“六识”、“六欲”、“六殛”、“六度”等章和散文“说美”去展开自己的情思。“六合”把诗人放在宇宙的中心而顾望四野和宇宙;“六识”以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去感受和思考现实的世界;“六欲”给人类的色欲、权欲、杀欲、贪欲、自为欲、创造欲等画出肖像并予以褒贬;“六殛”对上天给人类的六种惩罚:夭折、疾病、忧愁、贫穷、罪恶、瘠弱做了形象的写照并寄以深切的悲悯;“六度”借用梵文“度到彼岸”之意并作出新解,对寻觅、回忆、独白、搏斗、梦想、奉献等做了生动的描绘;“说美”则以散文对“天上之美”、“地下之美”、“哲学之美”、“艺术之美”、“生命之美”、“死亡之美”的各种境界进行沉思和选择。

《止水》一诗引孔子言:“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又引白居易诗:“动者乐流水,静者乐止水”,以此为全诗十三章的题词。这就昭示此诗的哲思。全诗用一系列突兀乃至令人骇异的意象,反复吟咏水之流与止、动与静,或跌入深谷,或势若奔雷,或如“鼓盆而歌的旷达”,或如“灵光一闪/泻入那河中之河”,或“出路在无出路之处/形状在无形状之时”,或“白云排开进军的仪仗/狂飙起自于深深的峡谷”……说的都是水流的种种形态,实际上也可看做是象征国家、民族或人生的命运,曲曲折折,或动或静,或流或止,历千山万壑,最后奔流入海:“远梁近峁皆呼啸而东,它闻到了咸腥的气味”。诗名《止水》虽也写静,歌颂的却是动。

《大海兽》写人与鲸大战,掀动了大海大洋,“画出亿万个大旋涡/把地狱的火焰/烙遍两个半球/把人类的欲望/牵引得团团乱转”。这种生死搏斗,最后两败俱伤,以致“天地间惟余黑暗”。说的是人与鲸,其实象征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揭示的是人如果无休止地破坏自然,最后必定会导向人与自然的共同毁灭。

《大裂谷》共七章,分别以“地壳被猝然撕裂”、“神界一片混乱”、“圣人纷纷复活”、“史书本本缺页”、“搏杀在海陆同时进行”、“烦恼即菩提”、“啊,大裂谷”等为题。全诗描绘天崩地裂,世界一片混乱,走向毁灭,连歌唱“烦恼即菩提”的“荆棘鸟”也“血肉模糊”,感到“要摆脱烦恼必须接受烦恼,要更新自己就得撕裂自己”,最后在湿婆之舞中,宇宙才得以重生:“回声从各个星系传来,与你共舞的是整个宇宙。”在那纷繁的意象中,展现了人间天上的历史与神话,歌唱了世界毁灭与创造的循环。

《听〈安魂曲〉的六个最佳地点》描述“在莫扎特临终处”、“在罗丹工作室”、“在广岛和平公园”、“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塑像前”、“走进耶路撒冷”、“航行于太平洋”等六个处所,诗人所发出的感叹和感悟。既感叹莫扎特“弥留之际还鼓起腮帮/欲吹响《审判经》里的小号”,又祈望罗丹面对“四个未完成囚徒”的塑像,不应“给他们镣铐与锁链”;面对广岛“没有标志墓穴的十字架”,责问“耶和华啊,你为何不反对”!又感叹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被押上断头台”却“突然改判四年流放”之后的痛苦!既责问圣城耶路撒冷:“宗教可以分成三个/灵魂岂能分成三类”,又顿悟“大海洋接纳大地上所有的河川/大智慧接纳全人类所有的苦难”,感受到“此刻一切是那样安详/空气中有淡淡的甜香/颤抖的弦乐和凄切的低音管复起/轻柔奇特的巴松管隐约如晨曦……”全诗将对音乐的聆听和对人类的各种苦难的关怀连系在一起,寄托和表现诗人对和平与幸福的祈愿。

而作者构思于温哥华,写于吉隆坡、武夷山,完成于杭州的《时间游戏》则是22节的长诗。它既是对时间的叩问,也是对时间的玄思和遐想。它以丰富的想象力,赋予无形的时间以有形,展开时间的多种维度,将过去与未来、科学与艺术、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现实的冲突与虚幻的矛盾都在时间隧道里自由地穿插、回朔和思考,融奥妙与严肃于一体。

这些长诗综合在一起,就让我们看到作者的诗思不仅独特,而且充满了对人生哲理的追寻、对人类苦难的关怀、对宇宙秘密的智慧叩问,可谓思接千载而精鹜八极。诗人以博大的胸怀拥抱整个世界,思考历史、人生与宇宙,思考哲学与宗教、艺术与科学,思考人类的前途与命运。其中,就诗体而言,大多分行分节分章,字数长短不一,有两章是散文诗或散文。无疑,《坐六》不仅是6首抒情长诗组成的超长诗,还是一首内涵丰富、主题多向、诗体的多彩多姿的大诗。

不难看出,诗人在《坐六》这本诗集中,对诗的题材和主题有新的开拓,写前人所未写,而且在艺术表现上也有新的创造。这就是把中外古今前人的诗歌传统都熔铸在一起,沿着民族化和现代化的标向,展开自己的创新。长诗中不仅出现了中外古今的许多人物和典故,而且把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中的各种艺术手法,包括超现实的、象征的、抽象的、荒诞的各种手法都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来。以丰富的想象、联想、通感、比喻和大胆的幻想,构成种种奇特的、怪异的乃至荒唐的意象,去推进情感和思想的奔涌。诗中的情与意,在每节诗句中有时让读者难于解读、含蕴隐晦,但全诗仍然能让读者悟到大的题旨。像《止水》中的许多诗句就相当怪谲,如“一个个今日的太阳/以冲刺的加速度滚下高坎/发出玻璃般的碎裂声/硫磺与火从中爆出/填平了‘十里龙槽’”,这样去形容水流,诗人的想象实在非常大胆而诡异,却极有表现的张力。读者如果不细加揣摩和体察,就难以一下便联想到这是写水流。又如“大群勇烈跌入深谷/左冲右突出不来/不是一匹铜奔马/而是十万匹铜奔马/踏得十万只飞燕吱哇乱叫/翅影出一片黄色的惊恐……”这样去写水流,也是平常人很难想象的,但如果读者去过黄河的壶口瀑布,面对过那里的惊涛怒浪,那就会为作者的上述两段描绘而拍案叫绝。《止水》中不仅有许多类似的大胆想象的描绘,还有许多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闪耀着智慧火花的警句,如形容瀑布的水流“不愿互相践踏非得互相践踏/不忍彼此消耗被迫彼此消耗”;又如“瀑立的浪花是一句句遗嘱/遗传的不是万贯家财而是万世痛苦”等等。类似的诗句在其他长诗中也多有所见,如“树林太多反而不知栖在哪棵枝上/可以随便选择竟导致不会选择”(《坐六·六度 》)“正义可以切片标价拍卖/良知更能过秤换取黄金”(《坐六·六欲 》);“痛苦与幸福同驻一枚果核/挑战与机会共处一个瞬间”(《大裂谷》);“时间是无门可入的/未入之前不见门在何处/进入之后门也并不存在”(《时间游戏》)。在《中国式现代诗》一书中,龙彼德曾说,现代诗应做到“个性化与人类性的统一”、“形而下与形而上的融合”、“多方面与多手法的运用”。我以为,在《坐六》这本诗集中,龙彼德的构思和艺术表现是做到了自己所期许的。

《坐六》出版后,已经获得热烈的反响和许多评论家的好评。我也赞许龙彼德在六首长诗中所做的努力。中国的新诗自“五四”以来已有数代诗人做出不懈的创造,使得中国的现代诗无论题材、主题、形式和风格上都有了崭新的拓展和变化。我们不仅需要抒情诗和叙事诗,需要生活抒情诗,也需要政治抒情诗和哲理诗、寓言诗、讽刺诗;需要小诗,需要大诗,需要新古体诗,也需要新创的各种体式的诗。龙彼德写诗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写过各种各样的诗。《坐六》无疑是他十分自觉的新的探索,也是他创作时间最长的力作。我希望他的探索能获得广大读者的欣赏,也希望他在诗歌创作道路上会有更多的成就。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