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坼裂》:超越地震的人性重塑

作者:白烨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6日  来源:文艺报  

约略知道歌兑的长篇小说《坼裂》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写的是汶川大地震中的医疗救护,便对于作品没有抱以多大的期待。因为描写地震救援与地震余波的作品已有不少,实在难以再有什么花样翻新。但认真阅读了《坼裂》之后,却不免让人大为惊异。这部作品是典型的地震题材,但涉及的内容既深且广,远非一般的地震题材作品所能相比,甚至可以说,它立足于地震又超越了地震,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一部小说力作。

《坼裂》以男军医林絮与女军医卿爽双向视角的交叉叙事,一方面以连续不断的突发事件,描述了两人各自在遭际地震时奔赴灾区的医疗救护,一方面又以通话、短信、回想、打听等直接与间接的方式,描写二人相互之间的思念与惦记。工作责任心强和医疗技术好,使得他们在各自的医疗救护队成为真正的主刀与主力,但彼此的倾心与关心,以及各自的情感徜徉,又使他们把战友当情友,把战场当情场,从而使艰苦又紧张的地震救援,始终伴之以诗意气氛与浪漫气息。可以说,作品的两位主角,以及他们的地震经历,都显得较为特别,甚至有些另类,逾越了人们一般的或通常的阅读经验。

正是在主要人物的不拘一格,主干故事的不主故常上,这个作品又显示出了自己的新意与深意。年轻又帅气的林絮,医术精湛,恃才傲物,但在面临突发的地震灾难时,却在内心释放出的“英雄主义情结”主导下挺身而出,直接从私下“走穴”的天府医院走上抗震救灾第一线,而令他心有不甘的是,“今晚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约会恐怕要泡汤了”,觉得“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和他及他的爱情开了个玩笑”。而博士军医卿爽,因为“英气迷人”,被院里选为女军人的形象代表,在医院选派医疗救护队时她慨然参加,实际上有着既去工作又去找寻林絮的双重目的,她心有戚戚然的,也是“一场对峙了很久很久的战争,在某一时刻突然打响,又突然中止”。这两个年轻军医,没有在地震救援需要他们时有所犹豫,而是义无反顾,但也没有因为身在军营,肩负重任,而放弃他们之间那种“暧昧”又“扑朔迷离”的私情。明里是同事,暗中是情人,战场不退缩,情场不示弱,这样的新人物,增添了较多新异性与复杂性,也多出了不少个性化与人情味。

作品由林絮、卿爽这两个主人公的复杂性情,以及他们的所见与所闻,渐渐地为你打开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情感世界的分化与分离,或者说,展示了与地震造成的大地“坼裂”的同时发生于人们内心的诸多“坼裂”。卿爽因为丈夫常年在外留学,相互感情淡漠,婚姻有名无实,她除去与林絮有着“关于身体的探险”和“精神层面的神交”外,还时不时地与他共同沉溺于“网上虚拟恋情”,也即她与他“在网上‘二’了”二人世界,“在地上‘三’了”第三者;而林絮明知卿爽是有夫之妇,尚有婚姻存续,却基于“爱心能近似,爱好不矛盾,性爱可满意”的自我理由,不管不顾地“想着她,追着她”。还有他们在地震之后的救护中看到的种种人性异常与人生异象:正在举行婚礼的“新郎”与“新娘”不幸双双死去,而两个家庭则围绕着他们的葬礼,展开了无休无止的纷争;外号“鬼眼睛”的小伙在得到寡妇情人以命相救后,又救出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而老婆早就知道他与寡妇情人的关系,想到以后会多一份得到政府的补助救济和住房,便让其与自己办假离婚再去与死去的寡妇补办结婚手续,而他照此办了,却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去找他的寡妇情人。在这里,地上的“坼裂”终止了,人们心灵深处的“坼裂”却在延续,可以说,地震让人们变得更为诡异了,也让人们表现得更为真实了。

作品中最为有力的一笔,是林絮与卿爽隔着垮塌的银杏河桥不期相遇,彼此相爱与惦记的两人都格外惊喜,面对混杂着木头与石头的滚滚洪流,林絮想要靠一根竹竿爬到卿爽这边来,卿爽则褪下全身的衣服撕成布条结成绳子要悠到林絮那边去,因洪水不断暴涨都只好作罢,但在卿爽借以存身的断桥桥墩被圆木、水泥块拥堵得快要塌陷时,林絮不顾一切地开着他的轿车撞向堵桥的水泥块,虽然之前从车上跳了出来,但受伤的他随着脚下的桥板“像一条鱼那样,无声无息地钻入激流中”。这样一个救护了几百个地震伤者又为救护卿爽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勇者,却因其“走穴”的最初起因,“没有出现在医院抗震救灾人员的名册上,这也就是说不能算做因公执行任务”,“他不能被宣布死亡,因为军人在非执行任务中死亡,只能算病故”。退而求其次的处理办法是:“他只有被列为失踪”。但在民间,在网络,林絮却构成了热门话题,成为人们心中的“英雄”,被誉为“真医生”。由此,林絮被“坼裂成活着和死去的两个部分”,而卿爽则慢慢回归了“一名普通的麻醉医生”,收养了一个叫“泓妹子”的地震孤儿,“像灾后重建那样,重构了她生活中缺失了的一切”。此后的她,在人们的眼里,“心理成熟度最大”,“医生魅力增长了许多”。生死之际的这种奋不顾身与无私相救,既把林絮与卿爽之间的个人私情升华到一种人间大爱,也让他们各自稍显杂沓的人生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看似彻底的“坼裂”,其实又在新的意义上重塑了自我,重构了关系,并让耀眼的人性之光定格在了银杏河桥畔。

作为一个初涉写作的小说作者,不无神秘色彩的歌兑无疑是新人一个。但这个文学上的新人,因为本身就是一个专家级医生,参与过地震现场的医疗救护,书写的就是基于自己的经验、感受与想象,因为感慨系之,耿耿于怀,因为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作品充满一种十足的生气与不羁的锐气,始终饱带个性激情的人物和满含生活底蕴的叙事,使得作品具有从多个角度与层面感染人、打动人和启迪人的内力与魅力。毋庸置疑,像歌兑这样有备而来的作者,像《坼裂》这样情文并茂的作品,均为当今文坛所不可或缺又不可多得,因而都值得予以特别关注和格外看重。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