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灵魂的“拷问”

作者:丁华乾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5日  来源:光明日报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笔者有幸先读由何建明执笔,与厉华合著的《忠诚与背叛——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重庆出版社出版一书,最大的感受是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拷问”。

灵魂的“拷问”,实际上是拷问信仰。

当你读了《忠诚与背叛》后,假设是你被捕面对竹签子、老虎凳等刑具,面对带血的枪口;等待你的是皮肉之苦,甚至是肉体的毁灭时……你会不会不寒而栗?会不会大义凛然、坦然应对?

带着这个问题,有关人员曾对无数参观者做过调查,有相当一些人几乎脱口而出:我可能没有勇气像烈士一样面对死亡考验,说不准……结果并不理想,让人揪心。

60年前,同样面对这个问题,即忠诚还是背叛的问题,一些人选择了前者,一些人选择了后者。

选择了前者的如江姐、王朴、陈然、许晓轩、许建业、李青林等同志,他们不惧严刑拷打,保持革命气节,大义凛然,牺牲在黎明前的黑暗。他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儿女,象征信仰的力量。他们为后世景仰、被视为楷模!

选择了后者的如刘国定、冉益智,他们由党的看似“忠诚”的上层领导干部,一下子背叛了党组织,变本加厉地出卖同志,得到了苟且偷生,但全国解放后,他们受到应有的惩处。他们遗臭万年、千夫所指!

可以说,“拷问”有两种,一种是肉体的“拷问”,一种是灵魂的“拷问”。

肉体的“拷问”,几乎是人的肉体不能承受的,而灵魂的“拷问”则让被拷问者刻骨铭心,触及的是思想深处的东西,如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具体说就是信仰。“拷问”的结果,或让人坚定,或让人欣慰,或让人自责、痛悔,这种“拷问”甚至可以伴随人的一生。特别是背叛者、动摇者,会承受严酷的灵魂“拷问”。

应当说,当年的江姐等革命者既经受了肉体的“拷问”,又经受了灵魂的“拷问”。据本书作者发现,白公馆、渣滓洞里的所有女性竟然没有一人当叛徒,个个意志坚定、宁死不屈。

灵魂的“拷问”,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

作者对于灵魂的“拷问”,显然已经毫不避讳地指向了当今的每个读者、每个共产党员。

作者的可贵之处在于全面还原红岩历史,披露白公馆、渣滓洞这个人间魔窟的内幕,让真正的烈士群体包括那些长期未能甄别的烈士“浮出水面”,让许多鲜为人知的史实解密……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原始的、真正的故事,呈现了一个真实的英烈群体!

这无疑是对红岩史料的一大补充、是对红岩研究的一大突破,也是作者对红色文化的一大贡献!

如今,革命战争时期肉体的“拷问”,不再是共产党人面临的“拷问”,而灵魂的“拷问”则相对更大量、更经常、更现实。

在现实中,我们发现,有的人是冲着党的执政地位来的,入党是为了改变自身和家庭地位,说白了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还有的人,本是抱着为人民服务的热情入党,但地位变化后,手中有了权力,面对灯红酒绿、物欲横流,渐渐地把权力异化成了商品,为自己兑换更多的利益。

马丁路德·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使你倒下,如果你的信念还站立着的话。”一些人在形形色色的新的考验面前“变节投敌”。如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在赖昌星的红楼“温柔乡”中,抵挡不住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彻彻底底做了俘虏。成克杰、胡长清等一大批曾经的“高官”,疯狂敛财,最后被处以极刑。当他们身陷囹圄之时,灵魂“拷问”才开始,无不深切痛悔、泪如雨下。

当前,腐败已成为影响党的形象的一个突出问题。它似乎印证了这样一个历史逻辑:对于一个政党,执政越久,风险越大,越需要跳出“历史周期率”。

本书更为详尽地披露了“狱中八条”产生的背景、经过及主要内容。让我们惊叹的是,早在60多年前,白公馆、渣滓洞监狱里的共产党员们牺牲前集体留给党组织的最后遗书——关于“防止领导成员腐化”、“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严格进行整党整风”等建议,对今天具有多么重要的现实性、针对性和指导性啊!

它启示我们:忠诚与背叛这个问题,贯穿于党的建设的全过程。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