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悲情英雄——读中篇小说《英雄血》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2日  来源:  

一个秋日的雨后,我坐在阳台的靠椅上,读蒋韵的 《英雄血》。这是一个很适宜阅读的季节:天空很蓝,云彩很淡,气候也温润。读蒋韵的小说,是需要一个舒适环境的。开始还在想,以蒋韵这样外表柔弱的女子, 为何要写这样一篇有关英雄的小说?读完之后,则沉浸了许久,甚至在内心感到了一种隐隐的疼。

在这篇小说中,蒋韵把笔触伸向了抗日战争这个宏大的题材,但她讲的又不是关于作战的故事。小说的题目虽然有英雄二字,但书中的主角似乎又与我们 传统思维中的英雄相去甚远。作者很巧妙地设计了不同国度的两个人物:中国黄土高原的宝生,日本福岛的吉田耕夫。两人相隔万里,日本的侵华战争却使他们遭 遇,并引来一场悲剧的发生……

这的确是一场悲剧,并且悲剧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宝生,是作者精心刻画的一个人物。他生活在黄河岸边,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一顿香得令人心颤的胡萝卜羊肉,使他发誓:要让姐姐以后天天吃上这样 的美餐。为了这个理想,他去当驼工,整天拉骆驼走高脚,即使再苦再累,只要想到他的姐姐,“眼眶就发热,心变得很柔软,像被太阳照暖的一池山水浸泡着”。 然而,当他买了一堆礼物回乡看望亲人时,听到的却是姐姐被日本侵略者强暴惨死的噩耗!

读到这里,我曾一度掩卷。想,这个故事也未免太残酷了,都不给宝生一线的希望,甚至空气中都弥漫了哀伤。从此,驼工宝生变成了边区的战士鲍仇,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以血还血!

故事写到这里,可有许多种情节走向。比如,鲍仇从此英勇杀敌,骁勇善战,从战士一路升迁到团长、师长乃至共和国的将军,就像曾经热播的一部电视 剧。但是作者笔锋一转,讲起了日本国的一对姐弟俩。弟弟耕夫被征入伍,姐姐则将一首诗歌用血写在白绫上为他送行:“弟弟呀。我为你哭泣,你不要死去,你是 我最小的弟弟……”

这种场景,虽然描写对象是日本的一对姐弟,弟弟还是侵华日军中的一员,但同样悲情万里,怪异得令人惊心。也许,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它会在读者的心弦上,弹拨出荡气回肠的共鸣音响。

几年后,他们邂逅了。一个是投奔到中国军队的日本共产党员,著名的外科大夫;一个是解放军的团长,血肉模糊的重伤员。吉田耕夫用高明的医术,救 活了鲍仇。从这个意义上讲,吉田是鲍仇的救命恩人。但是在鲍仇的眼里,吉田则是个日本人,是害死他姐姐那个国度的人。于是,随着鲍仇射向吉田耕夫的一颗子 弹,悲剧在这里引发了高潮。

这是作者在小说中第一次详细描写鲍仇的杀人场面,可对方却是一个抢救过他性命的人!读到这里,我感到周围安静极了,心的某个地方,却传来一阵莫名的震撼。

作为小说中的人物,我们无法去指责鲍仇:怎么会这样没有觉悟?正如小说描写的那样,面对军事法庭的提问:“你为什么要杀害一个国际同志?”他 说:“我没办法。”是的,他真是没有办法。因为,这就是那个黄河岸边的后生,那个拉骆驼走高脚的宝生,那个一心想让姐姐天天吃上胡萝卜羊肉的弟弟。我们无 法使他的心灵高尚,也无法让他在强烈的复仇心理面前战胜自己。也许,只有这样的描写,才符合人物性格的发展逻辑。

当然,作者也让鲍仇为自己的举动付出了代价。但我们能感觉得到,作者对这个人物赋予了极大的同情。在他倒下的时候,“那些夏天的草海,在地上最卑微贫贱的生命,在最后时刻拥抱了他……”

两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倒在了不该倒下的地方。小说的题目是英雄血,但文中谁是英雄?是宝生,还是吉田耕夫?作者没有给出答案,但回头读一下小说开篇的题记,似乎我们会悟出点什么:

“……这不是水,这是那二十多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