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回忆,可以很温馨——评黄蓓佳《艾晚的水仙球》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2日  来源:  

黄蓓佳的最新力作《艾晚的水仙球》为我们剥开了成长轰轰烈烈的外表,展现了其安静却不乏炽热的一面。故事带我们回到了处在转型期的八十年代初。 留存在我们记忆之中五角钱的小雪糕、蜂窝煤、“中华牌”铅笔、金币巧克力和风靡一时的邓丽君的歌,镶嵌在开裂的水泥墩子和热气腾腾的大马路上,不断闪现在 我们的回忆里——被迫产生的孤独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几乎所有中国家庭都曾经历的共同生活,这一种复杂的情感在圣埃克苏配里的《小王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里面的某处一定有一口属于他的井”。

书中讲述的是一个活在过去的故事。和所有献给孩子的书一样,我们要暂且抛下各种身份,转以孩子的目光来审视这本书——当然是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 艾晚在水仙球的世界中出现。在这个家庭中,我们要接纳一位常年出差的业务员爸爸,一位永远忙于家务的操心妈妈,一对学习认真,表现出众,但因为自身的性格 遭遇滑铁卢的哥哥姐姐。毫无疑问,作为艾晚的同龄人,“我们”的哥哥姐姐都是引人称奇的高中生,身为姐姐的艾早性格要强,不甘人后,学习认真刻苦。但像每 个时代中的悲剧人物一样,姐姐在高考前陷入了突如其来的早恋之中,耽误了学业,所以便与高等学府失之交臂。哥哥艾好完全符合当时人们的“神童”标准——博 闻强识,涉猎颇广,毫不意外地被名牌大学提前录取。可是这么一位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的哥哥完全不懂得如何与人打交道,更没有基本的自理能力,所以最后不得 不休学在家。艾晚,或者说更多的身为艾晚的“我们”或许没有这么惊人的智商,但性格非常乖巧,会帮父母分担忧愁,替陷入早恋姐姐严守秘密,替“百无一用” 的哥哥打理生活。常年在外的爸爸心怀内疚,每次回家都要给孩子们带礼物,最操劳的妈妈为每个孩子费尽了心机。

这是一个典型的八十年代的家庭。“我们”正以艾晚的视角注视着可能发生在每个生命中的这一切故事:“神童梦”、“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 怕”、“早恋”、“垮掉的一代”。生活在黄蓓佳的笔端下是平静而悠闲的——但在这平静下却时时让人觉得有一种力量快要喷薄而出,不管是在艾早与陈清风的事 件当中,还是在艾好高中名校的巅峰时刻。一张一弛的叙述模式都让我们深刻体会着孩子,或者说,过去的自己的脉搏——“我们是否已经忘记了年幼时的种种美 好”,“我们是否做好准备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对于动辄万年计算的世界史来说,我们仍然如此年轻。尽管我们也会老去。可是,尽管如此,活过也仍然是自己 存在的证明,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感觉甜美。

以黄蓓佳为代表的当代儿童文学作家们正在努力使人们回想起往日悠然而又紧凑的生活节奏。《艾晚的水仙球》正如水边亭亭玉立的花束,让我们不自觉地慢下匆忙的脚步,观望着回忆中的点点往事。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