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城邦暴力团》——奇书、反书、隐书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2日  来源:  
一句话点评:香港作家倪匡说它是近十年仅见的“终生小说”,可以一生不停地反复阅读的好小说。

这是一部不能轻易开口谈论的巨著,必须耐下心来仔细阅读,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以及作者的良苦用心。香港作家倪匡说它是近十年仅见的“终生小 说”,可以一生不停地反复阅读的好小说。我同意。这种小说一般的作家确实很难驾驭。他必须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的底蕴,还必须具备张大春所说的丰富的“另类 知识”才有可能胜任。所以,《城邦暴力团》堪称是一部“奇”书。

另外,它还是一部“反”书。所谓“反”是因为它与我们过去对小说的理解不同,也与张大春以往的小说有很大的差别。作者写这部小说是在1999年 到2000年之间。那时,武侠小说热已近尾声,甚至开始衰微,而酷爱武侠小说的张大春却借用武侠小说的形式,对过往流行的武侠小说进行了一次反动:文字和 叙述的生涩冷僻、让人产生陌生化和距离感,也让痴迷于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的读者在阅读上有一种挫败感。可是,你一旦进入其中,便会领悟中国侠义文学的传 统和它恒久的魅力。所以,张大春的写作既是对传统的武侠小说的模仿和致敬,也是对它的去除和终结。从这一点来说,《城邦暴力团》有后现代的因素。说到 “反”,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小说利用了民间文化、江湖文化,对官方文化或庙堂文化进行了颠覆和揶揄。

所以,《城邦暴力团》还是一部“隐”书。所谓“隐”,在汉语的字义里有多重的解释:藏匿、精深、微妙、隐语,甚至还有怜悯。小说将历史、庙堂, 将作者自己甚至自己的写作旨意,隐藏于江湖和武侠之中,其中充满了典故、暗语、行话、影射,还有隐喻。它是对我们熟知的表层历史的颠覆和解构。我们知道, 历史的运行和发展有其表层的水流和旋涡,但是更有内下的暗流涌动,甚至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暗河,这些因素,恰恰时常主导和改变着历史的走向、水流、速度和起 伏。而这些对历史学家来说往往是不值得记录或者轻视和忽略的东西。但是,历史的秘密就在这里,《城邦暴力团》正是为我们解开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历史谜团。

美国作家托马斯·品钦在小说《万有引力之虹》中有这样一段话:如果说,为了避免毁于历史的离心力,有些秘密交给了吉普赛人,有些交给了犹太教神 秘哲学论者、圣殿武士、蔷薇十字会员,那么,这个可怕的秘密和其他秘密,就已经在各个族群中找到了安身之所。对此,英国评论家迈克尔·伍德评价道:“秘密 是从历史中拯救出来的,或者四散在历史的各个不起眼的角落。”而这些秘密的碎片恰恰是历史重要的组成部分。没有它们的历史是不真实的,或者至少是不完整 的。张大春将民国以来,尤其是1949年以后的帮会组织和形态重新复活在小说中,他们是黑道人物,身处两种社会,虽然在与政权官府的勾联中,此消彼长,但 他们世世代代隐姓埋名,且永远不得翻身,最后被抛弃和遗忘。小说中大都是小人物悲欢和命运,但是正是这些小人物,在关键时刻影响着中国的历史,虽然经常被 埋没,虽然经常担当着反面角色,但是他们成为历史的记忆,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历史。正如张大春在小说所说:“在大历史的角落里,无数个和我一般有如老鼠的小 人物居然用我们如此卑微的生命、如此狎琐的生活,在牵动着那历史行进的轨迹。”陈思和先生在评价这本书时说:江湖即现实,我说:江湖即历史。历史就隐藏或 者说被遮蔽在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上。所以,我们不仿把《城邦暴力团》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参照着来阅读和理解。

关于小说的结构,我非常赞同张大春在《小说稗类》中的说法:他引用旅美著名学者陈世骧有关武侠小说的话:“要供出这样一个可怜芸芸众生的世界, 如何能不教结构松散。”我引述这句话,并不是说《城邦暴力团》结构有问题,而是想说它的结构的自如和可延展性。对于小说结构,张大春的说法是:“从武侠衍 生出的中国小说叙事传统从未因循‘形式与内容的统一’而立法,无论现实、史传或传奇,也都没有一个像建筑物的类喻式结构。结构不是美学上的回答,它只是说 话人和小说家为了完成叙述而提出的种种假设。”《城邦暴力团》大概也依据了这种结构形式,它没有采用线性的或者是循环式的历史叙事方式,而是将现实与历史 叠加揉碎,让人物和故事在非理性的混沌式的讲述中,获得假设与想象。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