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新文学散文史之探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4日  来源:中华读书报  

刘绪源先生酷爱周作人的文章,读得深而细,常有新解,能启读书人心扉。三年前读过他的《解读周作人》,以为那十八万字的一本小书真是一部力作。我也喜读周氏作品,但只觉得有味,味在哪里,说不出。读了刘著,便颇能得一点意趣。比如许多人责备周作人后期作品太爱抄书,成了文抄公。《解读周作人》就在《作为文体探险家的周作人》里有力为之一辩,辩得也确有道理。这些就能使愚钝如我者,开了些窍。我当时以为,解读周作人好像可以说是为中国新文学史里的散文小品门类,解开半壁江山。还有另外半壁,则当从解读鲁迅着手了。人们不是常说吗?周氏二兄弟统领了新文学的散文领域。二先生半壁,大先生亦是半壁。现在我手上有了刘绪源先生的新著《今文渊源》,“今文”者,不是经学的今文、古文之争里的今文,而是指新文学中的白话文,主要是散文。它们的源头在哪里?这书就是要对此有个“新解”。说起来,也是不能只由周氏二弟兄作为两支源头。我想也许这是刘绪源先生在《解读周作人》之后又作了深一层的探讨吧。
人们不能忘记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发动者是胡适先生。刘绪源先生细考了胡适个人文章中“谈话风”的风格以及它的渊源:来自《圣经》,来自儿童文学,来自讲演。胡适之文章以后,才是铺天盖地的“谈话风”在新文学里兴起。我之所见极狭陋,我觉得像刘绪源先生细剖胡适的文章,把胡适议论文字当做文艺作品来欣赏,归为一代文风的开创者,实较少,所以可以说这是有创新意义的。以前我们尊重胡适对新文学的贡献,主要尊崇其主张;再者,仰视其学术成就。但是对他当时所用的文体,则较少评及。我极欣赏刘绪源把白话文称之为“文章”。既是“文章”,则必定可读可诵可赏。胡适的文章就是如此。它清浅、直白,又风趣、引人;什么深奥、复杂的道理和事件过程,一经他说,都变得易于接受,可以读得津津有味。
那么这本书就是以胡适开宗。请想,最初主张白话文的人,自己的文章不“白”,何以服众?所以胡适一生的文章都是如此。同时,或略有先后,就是周作人和鲁迅两根线。我最欣赏作者对这三位的区分。胡适的文章可称“一清如水”,这当然好。但是如果所有的文章都是“一清如水”,新文学的散文岂不单调?而且实际上也不可能。新文学散文主张的也不是这种单一。自然有不同的笔调出来。首先是有周作人自觉地提出“美文”,他自己在实践上也更有成就。但周氏的散文,或曰小品,或曰书评,总之不再是胡适式的“一清如水”,相反,“涩”了起来,而且“苦”,有平淡处,与苦涩相间,平淡处也染上苦涩。“苦雨斋”、“苦茶庵”、“药堂”里出来的货,自有它的气味,苦、涩。同时有鲁迅的杂文,那是匕首和投枪,气味又不同。这两兄弟文章又自有相通之处。刘绪源总结这三者的不同,总结得很精确、精辟:胡适的“谈话风”是向着学生听众,周作人则向着与自己站在相同水平上的读者,他的朋友,招手通气;而鲁迅则是写给他的敌人看的。谈话的对象不同,谈话风就不同。后面,作者还说到那位林语堂,他的文章是先学鲁迅,后学周作人,以办“幽默”刊物而广为人知且载于文学史,他也有自己的听众,那就是“面向更广大的读者市场”。这是林的谈话风的所向。我喜欢作者在自己的著作中着重使用和辩明“文人”和“文章”。文人应有深厚的文化修养,修练成“文人”并不易,那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的程度。既是文人,写出什么题材、体材的作品都该是文章。“文章”就该可读可诵。
此著细数胡、周、鲁三根线以下的,或加上林语堂的第四根线以下的、众多追随者、仿效者。刘绪源对这些人里的许多,也作过较细的阅读和研究。所以读者完全可以把此著当做一部散文史来读。我喜欢作者直接论到现在的概念“大散文”。这是直接逼近当代的问题。前几年还在讨论,有人讨论谁是首倡者,什么作品是代表作。作者指出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那是风行一时,亮出“大散文”牌子,又确实取得一定成就的作品。作者肯定余秋雨“对当代散文发展的贡献”。我也同意这一点。作者又从史的角度指出,余秋雨却并不能说是这一种散文形式的开创者。在余秋雨之前,已有前辈或前导者,比如黄裳先生,他的文集《榆下说书》里的《关于柳如是》和《晚明的版画》就是大散文。“而真正开创了大散文形式的,我以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出版的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刘绪源还说:“这是一部长篇‘论文’,但它有文采,有诗意,有‘余情’,是全完可以作为散文来读的,其生命力绝不低于《文化苦旅》;它研究的是中国审美趣味史,其独创性和学术含量,也非《文化苦旅》所可比肩。”我欣赏这种公允之论。这段历史才过去三十年,但毕竟已成历史,谈出来也算解决“历史问题”,使曾经痴迷于这两部书的读者,若有所悟地会心一笑。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