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活着 可爱的骨头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林少华: 不“黄”的读物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0日  来源:  

《性别战争》作者:奥利维雅·贾德森

夫人,我是一只野蟋蟀,有一件事可把我气坏了。我一直在唱歌,不停地唱,却连一个姑娘都没有看到。我最后一次见到的那个姑娘跟着一个一直躲在灌木丛中偷懒的家伙走了,丢下我和几只嗡嗡叫的苍蝇做伴。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这是“一只怒不可遏的蟋蟀”从美国得克萨斯州写给塔蒂阿娜博士的信。博士在回信中写道:“有一个臭名昭著的战略是:‘让其他的家伙埋单,我和姑娘回家。’而你正是这个战略中的倒霉蛋。”

博士的真名叫奥利维雅·贾德森,上面的话引自她写的一本科普读物《性别战争》。中文版出过删节本——删去了若干“性描写”——现在我手头上的是全译本。出版者在装帧上显然是独具匠心,不但封面封底是黄色,就连书围也是黄色,说是“黄书”绝不为过。但文字不“黄”,就算“黄”,那也是之于动物的 “黄”。而之于动物的黄——关于蚂蚁或蟋蟀的性描写,我想对于人、对于正常的男人和女人,应该不至于造成什么诱惑或刺激。

准确说来,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严肃正经的、以性为切入点和核心点的关于生物进化论的科普读物。作者是牛津大学博士、进化生物学家、伦敦帝国学院研究员。为了写这本书,她不但披阅数以百计的专著和论文,还直接面见相关的专家。书中对动物的两性关系——小到螨虫大到狮子——的叙述十分科学,所用数据甚为精确。其中含有微妙而丰富的信息和启示性,足以让我们人类对于生命、对于大自然产生敬畏和悲悯之心,促使我们改变人类中心主义,自觉保护环境,疼爱身边双双飞舞的蝴蝶、上下追逐的蜻蜓以至一棵极不起眼的狗尾草。

不过此书最大的特色在于它无所不在的幽默。从开头引文不难看出,这位女博士是以极不正经的语言讲述正经得简直令人战栗的事情,以拟人化手法描写大小动物的“性生活”。在她笔下,雌性成了“姑娘”,不忠实者被表述为“水性扬花”,雄性则被调侃为“拈花惹草”,就连它们根本不解的“强奸”的字眼也出现了。放心,绝对无伤大雅,更和轻佻、猥琐无关。这的确印证了T·S·艾略特的说法,幽默也可以是严肃主题表达方式之一。而且是难度相当大的表达方式。光幽默或只严肃都不难,而将二者熔于一炉则非易事。这不仅需要开朗的性格、高度的智慧、渊博的知识,还需要天纵之才或神来之笔。不信你就找来看看,绝对让你一直开心到底、笑到最后。如第一章开头就寓庄于谐,一举颠覆常识:“男孩花心、女孩忠诚的说法对吗?大错特错!在绝大多数的种群中,两性之间的冲突都是因为雌性们的水性扬花而引发的。”如何,不觉得有趣?

不过就这点来说,我觉得更有趣的是动物们到底和人不同。作为人,除了潘金莲等极少数女性,一般说来,还是西门庆之流更成问题。换言之,引发家庭以至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较之女人的水性扬花,更是男人的拈花惹草。雌性动物的水性扬花,目的是为了留下更多、更生猛的后代,而并非为了性爱之乐,那么男人是为了什么呢?

与此相关,第二点让我觉得人和动物不同的是,同为雄性,人比动物幸福得多。男人再差,也能找到配偶并受法律保护。而在大多数动物种群中,只有极少数雄性经过生死角逐后获此艳福,而“沉默的大多数”终生不知两性之爱是什么滋味。也就是说,雄性动物比男人为此付出的努力大得多。甚至要为此使自己变得漂亮。谁都知道,作为人,女人比男人妩媚动人;而动物则相反,雄性比雌性顾盼生辉。孔雀就是个典型,开屏的都是雄性。依书中说法,雄性们除了惹是生非,打架斗殴,就是“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臭美上”。

第三,性事对于动物比人重要得多。动物们来到这个世界,一是为了生存,二是为了生殖,为了留下后代。因此,性是其全部活动以至进化的关键驱动力,而人就不同了。性固然重要,但同样重要或更重要的节目比比皆是,如事业、财富、声望、名誉、健康等等。

尽管如此,看书当中,我仍将对所有动物以至所有生命的敬畏之心保持到最后一页。一本好书!


相关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确编译:第1行不是<z:config>标签:/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